《细说两宋》
第61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重压之下,李煜终于是同意妥协了。请注意,不是投降,是妥协,因为他还有花招可耍。他告诉曹彬,他可以让自己的儿子李仲寓到开封去充当人质,但又迟迟不见他的儿子出城。曹彬耐着性子再次派人去见李煜,他叫人转告李煜,你家的公子可以不去开封,只要到了我的大营里我就下令停止攻城。李煜的回答是,再等一等,我儿子的衣服和行囊还没打理妥当——如此拙劣的借口亏他想得出来。曹彬再次催促:再晚一点,金陵可就要破城了!

  把曹彬气得要死的是,李煜再次选择耳聋,他没有搭理曹彬的威胁。
  曹彬这下是彻底火了,宋军全军上下也火了,李煜这不是在玩人吗?好吧!既然如此,那就让他见识一下什么叫血腥和暴力吧!
  相信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那就是一个人在耐心被消磨殆尽的时候所积攒的那种想要摧毁一切的能量是多么的可怕,单单一个人就是这样,那么如果是十万正在参与灭国战争的军人都是这样,那么这种能量又是具有怎样的爆炸当量呢?而此时的宋军就是这样,见此情形赵匡胤也开始担心在金陵城下被憋疯了的宋军会发疯,如果金陵城是被硬攻下来的,到时候血灌瞳仁的宋朝大兵们肯定会难以抑制杀人的冲动,金陵势必成为人间地狱。赵匡胤几次派人告诫曹彬,如果金陵要经过血战才能拿下一定不能乱杀人,尤其是不能伤害李煜全家。曹彬也是左右为难,他手里有赵匡胤赐给他的那把可以先斩后奏的御赐宝剑,可他不想走那一步,他不想做得那么绝。苦思冥想之下,他想出了一个办法。

  很快,曹彬重病不起的消息传入了宋军将领的耳朵里,诸将都来探视。只见曹彬对他们说道:我的病不是什么药可以治好的,我这是心病,但只要你们与我盟誓,城破之日不乱杀一人,那么我的病就好了。
  仁义的曹彬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这些将军们也不好多说什么了,人家可是有天子之剑的,他完全没必要说这些,谁敢乱来当场军法处置就完事了。主帅大人如此给面子,他们怎么可能不知好歹?于是,众将焚香盟誓,第二天,曹彬的病就完全好了。
  公元975年11月27日,金陵城在宋军的猛攻之下终于是被攻破了。南唐将领呙彦、马诚信、马承俊兄弟率领所部士兵与宋军展开巷战,这些人全部战死,南唐勤政殿学士钟蒨不愿做亡国奴,全家赴死壮烈殉国。

  南唐就此被埋进了历史的尘土里。南唐所辖十九州、一百零八县,六十五万五千零六十五户人口并入宋朝版图和户籍。大宋朝臣集体向赵匡胤表示祝贺,而大宋的皇帝陛下听闻是在城破之后李煜才投的降不禁潸然泪下。
  他说:国家分裂,老百姓受苦最深,而这次又是经过血战才拿下的金陵,想必因战而死于刀下的人也是不少,如此说来这件事也没什么可值得庆贺的。
  随后,赵匡胤下令拔出十万石粮食运往金陵以赈济城中因围城而出现的饥民。攻灭一国不为之而喜,反为之而落泪,如此帝王,恐怕也真的是千古唯此一帝,关键是这人还是一个武将出身的帝王。
  再来说李煜。这个人我觉得在国破之时其表现连刘鋹都不如,后者在山穷水尽之时知道自己打不过赵匡胤,于是选择了投降。别的不说,他承认自己是个软骨头,他觉得向强者低头不算丢人,他没有因为自己的苟安而选择让他的子民和士兵去给他拼命,去做无谓的牺牲。可李煜呢?他也承认自己打不过,可他不肯低头,不肯承认自己是个贪生怕死的软骨头,但他又不敢拼命,也就是所谓的两头都想保全但又两头都无法保全。这就像是一个缩在墙角里瑟瑟发抖的胆小鬼,他不敢出去拼命又不敢舍生取义,最后非得别上来把他拖出去才肯低头认输。

  受降之后,曹彬先是对李煜进行了一番抚慰,叫他不要担心自己的身家性命,而且曹彬还派人守在他的宫门口,任何人都不得擅闯。然后,曹彬叫他去府库里装银子以便到了开封之后他还可以继续过大款的日子,一旦里面的东西被记录在册他就不能再动了。进了府库,李煜又变得慷慨激昂加悲愤了:国都亡了,我还要这些银子干什么?史称其将府库中的大量财物都发给了身边的亲近之臣,至于他自己有没有拿抑或拿了多少就不清楚了。

  另外,据《南唐书》和《江南别录》记载,李煜还干了一件事,这件事对中国的书法来说是一件相当惋惜的事:由于他和他老爹李璟都有很深的文艺和文化情结,南唐的府库里也就珍藏了很多的名家字画,这里面就包括钟繇和王羲之的墨宝真迹,然而这些东西在城破之后被李煜命人给烧了。

  有些东西既然我得不到,别人也休想得到——别以为这是没文化、没教养的人才会有这种想法和行为。
  好了,这个磨人的李煜终于是该谢幕了,但这只是他的南唐谢幕了。至于李煜,他在历史上的名声和地位这时候才刚刚开始拉开大幕,等到他日夜在亡国的悲愤和苦闷中痛苦不堪之时,等到他写出那些不朽的名篇佳句之时,他的历史地位才会真的得以确立。他不是一个好的国君,但宋词能够在中华文化历史上与唐诗并列,李煜功不可没——不过,这是后话。
  日期:2020-11-30 14:48:26
  平定了南唐之后,赵匡胤开始大赏有功之臣,就连南汉的那位末代皇帝刘鋹也得到了封赏,他的爵位由侯爵变成了公爵,成了宋朝的彭城郡公,而李煜也被封了个侯爷,只是名字稍微有点膈应人——违命侯。另外就是宋军灭唐的主帅和都监了,原宣徽南院使、义成节度使曹彬被封为枢密使、领忠武节度使,山南东道节度使潘美晋升为宣徽北院使,李汉琼、刘遇、田钦祚、梁迥以及未来的北宋一代名将李继隆等人也获得了封赏。

  曹彬就此成为了宋朝的第一军人,不但是节度使还是枢密使,他以一个军人的身份掌理宋朝的军务,这在整个两宋的历史上是极为罕见的。宋朝以文人治天下,即使是军事第一长官也得由文官来担任,后来的狄青尽管有大功却也只是枢密副使,至于再后来同样以军人身份成为枢密使的张俊,这个人现在不提他也罢。
  曹彬获封枢密使还得“归功”于潘美。当初发兵之时赵匡胤就公开许诺事成之后要给曹彬升官,让他出任宋朝的枢密使。事后,潘美在私下里向曹彬提前祝贺,而曹彬却只是淡然一笑,说此事难成。潘美问原因,曹彬回答:北汉未平。等到二人回朝面见皇帝的时候,赵匡胤果然变卦,他说:曹彬啊,本来我是让你当枢密使的,可枢密使已经是最大的官儿了,再往后你再立功我就没法再封你了,我看你今后为我攻下太原我再封你当枢密使吧!

  听到这话,潘美当即忍不住笑场了。这一幕恰好被赵匡胤看到了,赵匡胤觉得潘美这是在笑话他说话不算数,于是红着脸问道:潘美,你在笑啥?你给我说清楚!
  潘美将之前曹彬的那个预言说给了赵匡胤听,赵匡胤这下彻底无语了,这明摆着他是没退路了,他也只好一咬牙把枢密使的帽子戴在了曹彬头上。另外,他还赏赐了曹彬五十万贯钱财。当曹彬回到家看到满屋子的铜钱不禁发出了一句人生感悟:当不当枢密使又有啥关系,有钱比啥都实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