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62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就在这举国欢庆之际,公元976年3月,吴越国王钱俶主动到开封来朝见赵匡胤。钱俶所带来的贡品比以往多出数倍,而赵匡胤也是对其甚为礼遇。他让自己的皇长子赵德昭亲自到商丘去迎接钱俶,然后还封钱俶的妻子孙氏为吴越国王妃,而后又在宫中设宴款待钱俶。当晚的宴会,钱俶在拜完赵匡胤之后又准备向赵光义和赵光美以及赵匡胤的儿子们行跪拜大礼,赵匡胤见状赶紧叫身边太监把钱俶扶起来,还让钱俶跟赵光义和赵光美从此以兄弟相称。这个脸可是给得太大了,但钱俶坚决不受,甚至最后跪拜请辞,赵匡胤只好作罢。

  钱俶来开封之前本来是顾虑重重的,尽管赵匡胤跟他保证不会强留他,可帝王心术这种事谁能说得准,但他又不想成为第二个李煜,不去说不定会挨打,所以他只好硬着头皮来了。在开封的这些日子,钱俶深深地被赵匡胤的一系列作为所折服甚至是感动,等到赵匡胤即将西巡洛阳时,钱俶主动提出要侍驾随行,然而赵匡胤不许,最后钱俶只好把自己的儿子留下来代替他陪伴赵匡胤的左右。钱俶走之前,赵匡胤在讲武殿为钱俶设宴送行,他对钱俶说道:你是南方人,南北风土不一样,这里渐渐开始变热了,你还是最好早点回去。

  想起自己临行前的种种顾虑,再联想到进入开封后的种种礼遇以及赵匡胤此时的这一番话,钱俶一时间无法自制,这个老爷们儿当场落泪了。他恳请以后每三年到开封来朝见一次天子,但赵匡胤却告诉他,杭州与开封路途遥远,以后我没叫你来你就别来了。
  离开京城之日,赵匡胤给了钱俶一个黄布包裹,然后他告诉钱俶,现在不要打开,等到上路了你再独自打开。半路上,钱俶打开了包裹,只见里面全是宋朝的大臣们劝赵匡胤不要放钱俶回去,然后就此吞并吴越国的奏折。钱俶顿时一阵后背发凉,但同时也更加佩服赵匡胤的仁德信义。
  也不知道钱俶是否真的理解了赵匡胤为何会有此作为。诚然,赵匡胤想向他表示善意,但赵匡胤显然也有另一层意思:我给你面子,我不主动叫你纳土归降,那样我们双方的脸面都不好看,但我希望你能够主动提出来。
  回到杭州,钱俶将自己的王座由面南而坐改为了面西而坐,他的解释是,西北方是京都开封的方向,我岂能跟天子同等规格?另外,以后每次向开封进贡时,钱俶都将贡品摆于庭堂,然后焚香祭拜一番之后才运往开封。
  看到这里,我不禁想起李煜。很难想象的是,如果李煜当初也能够像钱俶这样主动进开封朝见,那么南唐的历史是否会被改写呢?这个没法去验证,但有一个事实确实活生生地存在于世人面前,那就是赵匡胤完全靠着个人的仁德信义让钱俶彻底臣服。
  送走了钱俶,赵匡胤带着包括赵光义在内的朝中大臣一起前往西京洛阳府。表面上他这是去祭祖,但实际上赵匡胤在内心里还另有打算,他准备将宋朝的都城从开封迁往洛阳,但这个想法他还没有明说。
  洛阳是赵匡胤老家,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如今他已是半百之年了,更是统治这个帝国已经十多年的皇帝,以这种身份带领着群臣和衣甲鲜亮的千军万马重回故里该是一种怎样的豪迈和激越呢?如今的他可谓是应有尽有,然而他也失去了很多,比如永远成为了追忆的父母。
  到达洛阳之前,赵匡胤首先去了今天的河南巩义县,因为这里有他父亲赵弘殷的陵墓。面对着自己眼前的这个已经逝去了二十年之久的父亲的陵墓,贵为大宋天子的赵匡胤想起父亲当年的过世忍不住是当众号恸大哭。
  公元956年,赵匡胤跟随周世宗柴荣攻打南唐,他先是奇袭清流关然后长驱直入进逼滁州,在城下他以五千人大败数万南唐军队并亲自冲锋直扑南唐的中军几乎当场阵斩了南唐的主帅皇甫晖。遥想当年,那时的他是何等的意气风发。当夜,同样是随军出征但却因为病重而不得不回京调养的赵弘殷路过滁州顺道想来看一眼自己的儿子,可赵匡胤却因为夜间不得开城门的军规而让抱病在身的父亲在城外待了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早上才打开城门让父亲进城。虽然这不是导致他父亲在不久之后就身亡的直接原因,可这事在赵匡胤的心里是让他背负了巨大的罪疚感的。

  二十年了,赵弘殷早已作古,他没能看到自己的儿子成为大宋天子的那一天,更没有看到这个帝国在他儿子的治理下逐渐走向统一和繁荣富强,这是他的遗憾,更是赵匡胤的遗憾。念及于此,身为人子的赵匡胤又岂能不悲痛欲绝呢?
  祭祀完毕,赵匡胤登上了城楼,他命卫士取来一副弓箭,然后他张弓搭箭转向了西北方向。他尽全力射出了这支箭,尔后对身边的人说道:此箭所落之地即为朕之皇堂(陵墓)。
  日期:2020-11-30 14:54:23
  来看史书里的记载:李怀忠劝谏失败后,赵光义亲自赶来见他的哥哥,他直入主题细说迁都的诸多不利,但这些话赵匡胤的耳朵都快听出老茧了。他对赵光义说道:你根本不知道我的用心和想法,我不但要迁都到洛阳,我的理想都城其实是更远的长安。
  赵光义一听这话更慌了,他直接给他哥哥跪下磕头了,再一次地表明自己反对迁都的态度和理由。赵匡胤随即解释道:我之所以要迁都不为别的,开封城四周一马平川无险可守,面对辽国骑兵的冲击几乎毫无防御力,李从珂和石重贵的亡国教训不可谓不深。我大宋为此而不得不在开封城里囤积重兵,一旦迁都洛阳和长安就可凭借山川之险抵御外敌继而无需常年在国都里屯驻数十万的大军,如遇外敌入侵只需各处据险而守然后对来犯之敌聚而歼之即可。

  很遗憾,赵匡胤这一番极具战略眼光却也苦口婆心的解释对赵光义全无说服力,他抛出了一句他自认为神圣而光辉实则是狗屁的御敌之道:陛下,国之安危存亡,在德不再险啊!
  赵光义的意思就是说只要我们有德行就能万事大吉,你整那些天险有啥用?只有无德的帝王才会把自己的安危寄托那些所谓的天险之上。
  赵匡胤对此的回应是沉默,可我在这里就想问一句未来的太宗陛下:既然如此,那你后来为何要在开封屯积比你哥哥当政时期数量还要庞大的禁军?你不是有德吗?你的德行不是可以保国家安全吗?
  在德不在险,这话用来治理内政、防止内乱绝对是真理,是神圣而光辉的治国之道,但在抵御外敌这方面这句话简直就是脑残级别的屁话。请问你赵光义有德吗?就算有,可后来的辽国人被你的德吓住了吗?党项人被你的德吓住了吗?如果国家之安危真的是在德不在险,那你干嘛不解散军队让全国人民都读书修德,那样你的国家不就万年永固了吗?可事实上在你的手里大宋朝可是四处漏风啊!那时候你的德又在哪里呢?怎么不派出来抵御外敌呢?

  另外,说到德,先是有赵匡胤不明不白地突然暴毙而崩,然后你赵光义又吃相极为难看地抢夺了自己侄儿的皇位,然后你哥哥的两个儿子先后离奇地死去,你的弟弟赵廷美也贬死于房州,你的皇嫂死后你却拒不发丧,还有你对李煜老婆小周后的那些传闻中的所作所为,这些事哪一件能够体现你的德?在德不在险——你配说这句话吗?配提这个德字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