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64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伟丈夫是也!
  胡则的拒不投降让赵匡胤大怒,他派出曹翰前往江州讨伐。可惜的是,赵匡胤这回看走了眼,更是被愤怒蒙蔽了心智,之前他所一再强调的不可滥杀的平唐宗旨随着李煜的投降而被他暂时性地遗忘了,而曹翰虽颇有文采但追根究底却是一介骨子里藏着暴脾气的武人,而且曹翰这人在私德上更是有重大缺陷的,这个人不但贪婪而且嗜杀。曹翰围着江州对其一顿猛锤死砸,但江州城在胡则的拼死抵抗下却岿然不动,眼见强攻不成,曹翰改变策略改为围困,他就不相信小小的江州能够一直挺下去。

  这种僵局从公元975年的11月一直持续到了公元976年的4月,从寒冷的冬天一直打到了夏日将至,也就是说宋军在城下已经啃了将近半年的城墙了,但江州的城门他们还是没能砸开。宋军心里此时所积压的这种郁闷和愤怒是相当可怕的,明明我就比对方强,可我却长时间地拿对方无可奈何,而且自己还被时不时地被咬上一口搞得鲜血直流,这种事搁谁身上都要抓狂,一旦逮着了对方那指定是一顿近乎于变态的发泄和报复。

  这就是古代的城市攻防战的特色,如果一开始或者初期阶段就开门投降,那么一切都好说,可如果是宁死不降或者让对方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之后仍是拒降,那么就得死扛到底外加祈求菩萨保佑了,否则城破之时即使不被屠城也要血流成河。胡则和他守卫的江州正是属于后者。
  实力的差距和当时的局势注定了胡则和江州城的命运最后只能是一出悲剧,只是谁也没有料到胡则竟是那个为自己和江州城打开了地狱之门的人。被宋军围困数久的江州在进入4月之后开始初现断粮的情况,作为一座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外援和救星的孤城,城中军民的情绪也随着形势的渐趋恶化而变得日渐低沉,这让胡则也变得性情暴躁。这一天,因为厨子做的饭菜不合自己的胃口,本就身体有病且浑身邪火无处发泄的胡则瞬间暴怒,他命人将这个厨子拉出去砍头。生死时刻,胡则的妻子跑出来替厨子说了句公道话,这才保住了厨子的性命,但胡则依旧不依不饶地对厨子说了句:下次还这样定斩无赦!

  遇到这种事谁还敢继续待下去?为了保命,厨子偷偷地从城墙上溜出了城。不清楚他是被围城的宋军给抓到了还是自己主动去找到了宋军,反正最后他见到了正在为江州久久不能攻破而抓耳挠腮的曹翰。他向曹翰说了城中的情况,最重要的是,他指出了江州城防最为致命的薄弱环节——西南角的城墙。
  曹翰大喜,他带着一股宋军猛攻江州城墙的西南角,随即大批的宋军由此突入城内,江州城就此被攻破。可怕的事情就此发生了,城破之时,江州的军民选择了奋起抵抗,这让半年以来同样是怒不可遏的宋军顿时杀性勃发。不管曹翰是否曾经下令屠城,但宋军在江州城展开了血腥的屠杀是不争的事实。一场杀戮过后,江州军民的尸体塞满了城中的大小水井,实在是没地方塞了最后只能扔进了江里。可是,这还没完,烧杀掳掠自古就不分家,曹翰不但杀了人,而且还将江州的财物几乎洗劫一空,他动用了十余艘巨型战舰才将这些财物装载完毕。为了掩人耳目,他在船体表面装上的是从东林寺里抢来的五百余尊铁罗汉,他这一招成功地骗过了包括赵匡胤在内的所有人,至于他手底下的那些大兵们,这些人跟他都是同犯且洗劫江州的时候他们也没少得利,这种情况下谁会揭发他们的主帅?

  在这件事里赵匡胤也不是什么也没做,但等到这些时日以来被自己的好弟弟弄得是心烦意乱的他反应过来时一切已经为时已晚,当他得知江州已经快坚持不了多久时,他特意派遣使者前去江州告诫曹翰严禁大肆杀戮,可他的传信使者却因为一场大风而耽误了行程,等到使者到达江州之时,江州城已经成了一座死城了。
  至于那个胡则,当宋军攻入江州并冲进他的府中时,他已经病得起不了床。宋军可没有可怜他,而是将他带到了曹翰的面前,曹翰责问他为何要抗拒王师,胡则慷慨答道:这有什么好问的?我忠于自己的国家和主子,难道这有什么错吗?
  可惜的是,曹翰这个屠夫可不是赵匡胤,他可没什么尊敬敌人和赞赏敌人宁死不降的那种气度和情怀,他直接命人将胡则处死,而且是酷刑——腰斩!
  所谓性格决定命运,胡则的死亡以及江州的结局为这句话做了生动且残酷的注释。一个厨子做的饭菜不合你胃口你就要杀人,这事无论搁谁身上都算得上是一个暴戾之徒,放在皇帝身上那就更是一个千古昏君。权利真的是一把刀,既能杀别人但同时也能杀自己,当时的胡则无疑就是江州城说一不二的土皇帝。一个人突然间权力变大了脾气也就跟着变大了,在这种事情上很少有人能够例外,尤其是胡则这种权力场上的“暴发户”,但其本事却未必跟着见长,而为所欲为的感觉不可谓不爽。对“暴发户”来说这种事有时候是会致命的,不但致自己的命,也致别人的命。

  有一个假设,如果胡则没有对自己的厨子那般暴戾且发出了死亡威胁,那么江州是否还有屠城的悲剧?如果没有这个厨子的帮忙,江州至少还能挺几天,那时候赵匡胤的使者也到了,相信在皇帝陛下派来的使者的严令之下,曹翰再犯浑也不至于公开抗旨,江州即使是被强攻下来的可也不至于会有屠城的惨剧。后世很多人将此次屠城的账算在了曹翰以及这个厨子头上,这或许没有错,可我认为胡则在这件事上其实也难辞其咎。正是他的性格缺陷导致了厨子的出城逃亡,继而导致了城破,最后导致了屠城事件的发生,他的性格缺陷不但害死了他自己,也害了江州城里的百姓。有一点无可置疑,江州城里并非所有人都愿意慷慨赴死,胡则至少应该为那些惨死在宋军刀下的老弱妇孺承担部分的责任和指责。不知道敬畏或者说是没有了敬畏之心的人迟早被自己搞死,甚至会牵连他身边的人,胡则就是如此。

  悲哀!

  日期:2020-12-03 20:59:22
  江州平定之后,南唐的土地上也就此是彻底安宁了,赵匡胤为此而再一次地大赏群臣。赵光义已经位极人臣只能是给他增加食邑了事,而东府的长官薛居正和沈义伦则被加封为光禄大夫,枢密使曹彬和宣徽北院使潘美加封为特进,其余文武官员也是各自都有封赏。有一个细节是需要引起注意的,那就是赵匡胤给他的三弟赵光美和他的长子赵德昭加了一个开府仪同三司的职衔,这意味着二人可以建府并组建自己独立的政治班底了。如果对这个概念比较模糊,那么请参考李世民的秦王府以及他王府里的那些幕僚和将军们。

  这里想多说一句,有些知识渊博之人总喜欢说赵光义是赵匡胤的三弟,说赵德昭不是赵匡胤的长子,因为他们的前面都另外还有兄长,尽管都早亡了,可赵光义就应该是赵匡胤的三弟,赵德昭就不该称之为嫡长子。对于这种人以及这种言论,我就想说一句话:不杠你会死吗?全天下就你知道这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