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65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后世的一些严格尊崇史料的学者坚持认为赵匡胤一心是想把皇位传给他的二弟,理由就是赵匡胤直到临死之前都在有意地打压自己的儿子,不让其过于地出风头,但这种说法站不住脚,其实在他逝世之前他就已经开始让他的儿子抛头露面了,尤其是在他生命的最后时段里,但他自己恐怕是怎么也没想到他这样做竟会让他提前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或许他还以为自己还有大把的时间来培养自己的儿子,可是他错了。

  赵廷美和赵德昭政治地位的突然升高很明显是赵匡胤有意为之,在迁都失败之后他有意要在皇族内部建立起新的势力以抗衡一家独大的赵光义。然而,要让他突然对赵光义翻脸甚至拿下赵光义,这种事他还真的做不出来,一来他是真的不忍对自己的这个弟弟下那么重的狠手,二来赵光义的势力在开封城以及朝廷内部官员体系中盘根错节,贸然行动定然引起官场地震,再者说,赵光义尽管已经在挑战和威胁他的皇权,可这人毕竟还没有做出什么特别出格的事,赵匡胤如果要下手实在是没有由头。于是,他只能选择对自己的这个弟弟徐徐图之。

  这年的6月,赵匡胤还想出了一个“阴招”来对付赵光义——风水。这件事必须得深度思考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而在正史的记载里这件事却显得是那么的温馨可人,但这就是政治,表面其乐融融暗地里却是你死我活。这件事便是赵匡胤认为赵光义的晋王府地势过高没有水景,他亲自到晋王府去巡视,然后命人开渠引水至晋王府,而且前后数次亲自视察工程进度,催促其赶快完工。
  表面看这可真的是兄弟情深,长兄如父,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晋王府立在这儿这么多年了为什么现在突然要引水,而且还是这种兄弟间矛盾已经公开化的敏感时期?后世的解读是有人向赵匡胤说晋王府有王气,注水入其府可毁其风水断其王气。如今看来这是封建迷信,但在当时这却并非妄言,即使是如今的那些受过高等教育的达官显贵和商贾富豪不也是各路大神的忠实粉丝吗?
  赵匡胤此举是要断赵光义府邸的王气,我个人是认同这种解读的,但想想也是可悲,一个帝王竟然要用这种手段去对付他的政治敌人,他就差没有扎纸人了,但从这之中也可以看出赵光义此时的实力和势力已经让贵为皇帝的赵匡胤很是忌惮了。换了别的帝王,面对拥有这等权势且敢于跟自己对着干的臣子或许早就挥刀子砍人了,即使这个人是皇族兄弟,可谁让他们两个是亲兄弟呢?谁让宽厚仁德的大宋太祖陛下不是唐太宗呢?

  另一个可以说明赵匡胤有意要打压赵光义的证据在《宋史.太祖本纪》里可以找到一丝线索,在给赵光义的府中建好水池之后,赵匡胤在接下来的这个7月里先后三次去了赵光美的家中。这可不是什么兄弟间串门,而是一个帝王主动到臣子的家里去而且是一个月里先后去了三次,这在古代是何等的尊宠?除了赵匡胤,放眼所有的帝王恐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这种事难道还不足以说明什么问题吗?

  不管是在《宋史》还是在各种版本的《资治通鉴长编》里,有关于这段时期的一些敏感史料和人物几乎没有踪迹,尤其是赵光义在回到开封后几乎处于消失和隐身的状态,似乎这段时间他乖得很,而他反对迁都的事似乎也就这样过去了,谁都没有再提。这就是历史的悲哀之处,当最高的统治者决定抹平一段历史的时候没有人能够阻挡这些事的发生。
  作为具有独立思维能力的我们如果真的相信这期间赵氏兄弟间毫无芥蒂,那我们也就太天真了。尽管我们现在无法知道(也永远不可能知道)这期间赵光义都干了什么,但他一定是做了什么事的。面对赵匡胤的种种对自己不利的举动,作为一个在权谋之道上把赵匡胤远远甩出几条街的顶级权谋家,赵光义不可能坐以待毙,他不可能就那样安安稳稳地等着某一天被他的大哥来一个安乐死。他肯定会反抗,会针锋相对,至于具体的手段,这已经被永远地埋在了历史的长河里。

  在破坏了赵光义府邸的风水并把自己的三弟和长子给扶植起来后,赵匡胤认为自己可以在内政上面松口气了,他开始把自己的视线投向帝国的北方边疆。他马上就要五十岁了,人生的大好年华已经到了最后关头,可中华尚未一统,燕云十六州更是被强敌辽国人给牢牢地霸占着,此时他若不加快步伐做点什么恐怕就要遗憾终身了。那还等什么?华夏一统的千秋伟业现在可就剩下当初让他饮恨而归的北汉了,那就打吧!

  公元976年8月,赵匡胤正式下诏攻打北汉。他任命侍卫马军指挥使党进为河东道行营马步军都部署,宣徽北院使潘美为都监,虎捷右厢都指挥使杨光美为都虞候,这三人连同宋将牛思进、米文义分别率兵分五路共同向太原进发,然后合兵攻取太原。
  另外,赵匡胤再又下令郝崇信与王政忠出汾州,阎彦进与齐超出沁州,孙晏宣与安守忠出辽州,齐延琛与穆彦璋出石州,侯美与郭进出忻、代两州。这些人的任务就是扫荡太原周边的所有州县,阻绝一切可能会去援助太原的力量。
  这次攻伐北伐宋军的具体兵力在史书里没有记载,但看这阵容应该是不少的,而且看这种战略部署,宋军不但是要中心开花,而且还要四面出击,赵匡胤这完全就是不想给刘继元留活路。党进这伙人等了好些年终于是等到再次攻击太原的机会和命令了,他们急吼吼地杀入了北汉境内,一路上几乎是畅通无阻地直抵太原城下。北汉皇帝刘继元表现得还是那么的纯爷们儿,他派人率军列阵于城下想打击一下党进的嚣张气焰,党进这边是求之不得。一场恶战下来,北汉军队被党进一顿暴打,在被党进杀了千余人之后他们赶紧麻溜地再次躲进了那道堪称坚不可摧的太原城墙里面。

  刘继元这下可是慌了,相比几年前,此时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全国一统的宋军实力更加的强大,可他自己的北汉却是原地踏步甚至是还不如从前。刚刚被党进整得又恐又怒的刘继元还没回过神来,紧接着那边又传来了让他更加糟心的坏消息:宋朝的将军群落里以治军严明而著称、时刻都让他手底下的大兵们夹着尾巴做人的“杀人狂”郭进在太原以北的大地上疯狂地扫荡,光是人口就掳掠了三万余人,而宋朝的定难军节度使党项人李光睿也率领大军虎视眈眈地屯驻在黄河边上,就等着黄河冰封之后越过黄河杀入北汉境内。

  这个李光睿或许在历史上不是那么的出名,但你或许知道李继迁以及后来的李元昊是什么人,没错,他们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头衔——宋朝的定难军节度使。当然,这时候的党项人还谈不上是宋朝的敌人,更不是什么后来的西夏,这时候的他们表现得相当乖顺,是宋朝忠实的藩臣。至于李继迁和他的好孙子李元昊,这个后面再说,他们在后面有大把露脸的机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