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两宋》
第79节

作者: 海历

收藏本书TXT下载
  接下来就是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了:为了能够尽可能快地解决战事,为了能够不战而屈人之兵,同时更是为了震慑朗州城里的军民,李处耘做了一件让赵匡胤甚至让那些熟知他的人怎么都不敢相信的事:他下令将俘虏中体形肥胖者数十人给烹煮了,然后让手下的士兵给当场吃了!

  烹煮活人,然后吃人!很难相信这样的事竟是出自于在扬州深受老百姓爱戴的李处耘之手,要知道就在不久前他还严令手下士卒不得在荆南的首府江陵城里胡作非为,可就是这样的一个人竟然做出了如此为人所发指的事!没错,这些人都是所谓的敌人,可这些人真的罪大恶极到了要将他们活活给煮熟然后再被吃掉吗?李处耘啊!当年的辽国人那般凶残可也没有听说他们吃过人肉啊!
  吃完人,李处耘将剩下的俘虏刺面之后放回了朗州,这些人将李处耘吃俘虏的事告诉给了朗州城的军民,朗州城就此大乱,而李处耘的目的也达到了——朗州军民争相出逃,而朗州也被人纵火烧城。慕容延钊率领的大军主力不久之后进入了朗州,很快,李处耘又遣将把周保权这个小孩子从一座寺庙里给掏了出来。
  至此,湖南遂平,得其十四州,六十六县,九万七千二百八十八户人口。从出兵到战事结束前后不过两个月时间,激烈的战斗几乎没有,而荆南和湖南两个割据政权就此从历史上消失。
  接下来就要单独说说李处耘了。他确实是有军功,甚至可以说这场战争里最大的功臣就是他李处耘,而非全军的主帅慕容延钊。可是,他烹食活人的行为激起了湖南百姓的民愤和动乱,直到半年之后湖南才算是安定了下来,而最重要的是他的所为更是玷污了大宋帝国的国威和军威。有史以来大国一统天下虽然兵戈征伐不可避免,可却没有哪一个所谓的王师有过明目张胆的吃活人行为,如果赵匡胤不对他加以处罚,那么此后的统一战争他就没法继续下去,其他割据政权的军民就会把宋朝的大军当成一群畜生和野兽继而拼死抵抗。

  另外,赵匡胤虽然起于行伍但他憎恨战场之外毫无人性的野蛮屠杀,战场的事就在战场上说,在那个地方无论怎么杀戮都可以不受指责,可在战场之下,他绝不允许自己的军队有如此毫无人性的行为发生。但是,李处耘毕竟立有战功,值此天下未定之时,赵匡胤对他的处罚如果过重势必会让军心懈怠。这就是一个当皇帝的为难之处,表面上生杀予夺大权在握好不风光,可做每一个决定都需要全盘考虑问题,各处都需要去平衡。

  可悲的是,李处耘丝毫没有意识到他的行为已经触犯了赵匡胤的底线。攻下湖南之后,他更是居功自傲,赏罚决断之权他完全一把手给揽了过来,这让本就重病在身的慕容延钊更是怒不可遏。平心而论,李处耘为了稳定湖南的局势而采取的一系列举措包括严刑峻法和严明军纪都是没有错的,可他错就错在完全把主帅慕容延钊当成了摆设,甚至连慕容延钊手下的军卒犯了军法他也直接就砍了脑袋。

  他这样做有错吗?我不认为有错,可他的问题就在于他会做事却不会做人。古往今来这种人的结局和下场往往都是很悲哀的,一个人本事再强能力再大但如果不能为自己所处的环境所容,那么他迟早会被踢出游戏圈。
  后面的事就不需多言了,李处耘和慕容延钊相互上表弹劾对方,司令和政委不和甚至已经发展到水火不容的程度了,这事问题可就大了。两相指责之下,赵匡胤的选择是惩处李处耘,李处耘被罢免一切官职和军职外放淄州做刺史,直到这时候李处耘才感觉到了害怕。
  在这之前,他觉得自己是赵匡胤早年的幕僚和亲信,而且又是掌管全国军队调动之权的枢密院副使,另外他这次又是立下了赫赫战功的人,他认为凭借这些他就可以与慕容延钊相一较高下。可是,他想错了,一来他吃人的举动让给赵匡胤震怒,二来他的这个行为引发了湖南军民的暴动让赵匡胤不得不花费时间和精力去平乱,三来慕容延钊远比他李处耘更亲近赵匡胤,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都不可能成为赢家。

  接到诏令之时,李处耘终于知道自己败了。他没敢上表为自己辩解,因为他意识到了自己不可能斗得过慕容延钊,而且赵匡胤这样的安排也是给他留够了颜面,如若不然,仅凭他吃人这事赵匡胤就足以要了他的脑袋。

  李处耘三年之后病逝于淄州,当年还不满47岁。纵观此人这一生,除了吃人这件事几乎没有什么污点,可就是这件事让他的整个形象完全变了样并毁了他一世的名声。他的死连带着也让李家随之而家道中落,若不是后来赵匡胤感念他的功绩让他的那个此后威风八面且战功卓著的长子李继隆从军并让他的女儿嫁给了赵光义,恐怕李氏一门终无出头之日。
  立威何至于吃人?
  建功何至于独断专行?李处耘,惜哉!
  日期:2020-12-21 19:51:48
  平定了荆南和湖南,赵匡胤将下一个目标锁定在了西面的后蜀和南面的南汉,但这二者先攻哪一个却让他拿不定主意。
  公元964年9月,驻守湖南的潘美率军攻克了被南汉占据的郴州,由此宋军获得了攻击南汉的前出基地,南汉皇帝刘鋹大惧,可就在众人都以为宋朝要南下攻取南汉之时,一个意外情况的发生让赵匡胤决定转而西进攻取后蜀。
  事情的导火索是后蜀的山南节度判官张廷伟对后蜀的枢密使王昭远所说的一番话,他建议王昭远与北汉约兵两路夹击共同瓜分宋朝。王昭远也是一时脑子充血就同意了,可谁知道派去送信的人半路上一拐弯跑去见了赵匡胤,然后把事情全给抖露了出来。赵匡胤是又喜又怒,他没想到后蜀那块地方竟然有人敢主动招惹他,但他更惊喜于自己现在终于有一个合情合理的理由可以去攻打后蜀了。
  这年的11月,赵匡胤命忠武军节度使王全斌为西川行营前军兵马都部署,武信军节度使崔彦进为副,枢密副使王仁赡为监军,全军步骑混编共计三万余人出凤州(今陕西凤县)从北面攻击后蜀,同时,他任命宁江节度使刘光义为西川行营前军兵马副都部署,枢密承旨曹彬为监军,全军合计两万余人出归州(今湖北秭归县)从东面经由水路进攻后蜀。这个刘光义就是后来的刘廷让,赵光义当了皇帝之后他因为避讳而改了名,他也是 “义社十兄弟”之一。

  细看这份出征将领的名单可以发现这里面的大腕儿还真是不少,三位节度使加一位枢密副使,最不起眼的应该就是曹彬,可曹彬后来成了什么样的人相信很多了解宋史的人都知道。赵匡胤尽管通过各种手段让一些威名赫赫甚至是正值当打之年的将军回家去养老,可宋军的将军群落里面依然有大量的可用之人,或许这就是他为什么敢于解除那么多将军领兵之权的理由和底气。
  在出征之前,赵匡胤将众将召集到宫中对他们嘱咐再三:大军所到之处不得杀人放火,不得虐待当地官员百姓,不得挖坟盗墓,不得毁坏农田桑树,违者军法从事。另外,为了激励士气,他还许下重利:攻城克地之后,除了兵甲粮食需要登记在册,其余的战利品全都分给将士们,我这次只要土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