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的无爱婚姻》
第9节

作者: 红烟火

收藏本书TXT下载
  身为自由撰稿人的谢铭当然也不会错过热点,而且就算她想偷懒,也架不住杨主编的催稿。她以“大清已亡,女人何苦为难女人?”为题写了一篇心灵毒鸡汤给她发了过去,没想到这位主编大人竟然一字都没让她改就给刊发了。
  出院的那天,谢铭给邻床的病友签了名,她拿出一张一直保留的绘有阳光下的银杏树的明信片,用签字笔在背面认真地写了祝福的话并且工工整整地签了“抓狂萝莉”四个字。
  谢铭的母亲郑琴得知自己女儿被人当成小三打的消息时,谢铭已经出院回家住了两天。她风风火火地赶到谢铭的住处,一进门就拉着女儿打量了半天,嘴里不住地咒骂曹哲这该死的骗子。
  谢铭本来不想这么快就跟她说这事,谁知道她自己却先知道了。趁着母亲主动送上门来,所以她便把握良机说道:“妈,我一直纳闷了,您是打哪儿给我找来这么多单身男青年、男中年让我跟他们相亲啊?就算是你朋友介绍的,也不至于这么不靠谱吧?”
  “哎呦,我闺女真是受委屈了,妈等下就去找那姓曹的算账去!”郑琴顾左右而言他。
  “妈,我早就找他算过账了,他跟他老婆已经通过媒体给我道歉了,住院费、医药治疗费他也都付清了。”谢铭知道母亲想要避而不谈,所以打算更直白地发问:“妈,我现在就是想知道你是打哪给我物色来这么多的相亲对象?算起来,你女儿架不住你软磨硬泡,单不说以前,就这两年来见过的男人也至少有七八十了吧?这些人职业、背景大不相同,我们家亲戚又不多,你那些朋友我用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所以我一直纳闷您到底是使了什么神通找了这么些人来。”

  “就……妈平常不是爱去跳广场舞吗?认识了好多人,所以就请他们帮忙给物色物色合适的。”
  “妈,我的事情就不用您操心啦,您看我现在单身不也活得挺好的吗?您……”

  谢铭正说着,却听见母亲的手机响了起来。郑琴拿起手机一瞧,是个陌生的号码,她并没有立即接通,而是攥着手机对自家女儿说道:“宝贝儿,妈这边还有点事,妈先走了啊,晚上妈炖猪蹄汤给你送过来,给你补补胶原蛋白……我走了啊……”
  “呃,妈……”谢铭见母亲快步而出,并顺手关上了门,只能气得朝无辜的防盗门吹胡子瞪眼。
  话说郑琴出门之后便匆忙进了电梯,见电梯内无人,她迅速地接通了电话:“喂,请问你哪位啊?”
  听了对方的回答后,她顿时眼前一亮,开口说道:“哦,我不是她本人,我是她母亲,这电话号码是我的,我啊……就是先给她把把关……”
  说起来,虽然自由撰稿人听起来挺小资的,可是对于谢铭来说工作却并不轻闲。杨主编是她的大学学姐,所以时常向她约点稿子,还有本地一些杂志报刊也会给些活,但并不足以支付她日常的开销。因此为了让她的生活过得滋润,谢铭平常也会给一些平台写连载,大多是一些鸡飞狗跳的家庭矛盾中篇。偶尔她也会应《心语倾听》节目之邀客串,拿些出场费
  ,收入虽然达不到大富大贵的水准,但水平也在中上,足以让她这个单身狗过着无忧无虑的小资生活。
  这次她无辜被打,给了她一些灵感,于是她又有了个中篇构思。母亲走后,她泡了杯速溶咖啡,坐到电脑桌前与编辑聊梗,聊到差不多的时候便着手写了起来。

  才刚写了个开头,便接到了《心语倾听》节目组打来的电话,盛情邀请她下周去做节目嘉宾。谢铭知道节目组大概是要蹭热点,也知道她那篇《大清已亡,女人何苦为难女人?骂好听点的说她是女权婊,骂不好听的就是一些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好在她心理足够强大,很快将这些负面消息消化得一干二净。
  应了节目的邀约后,谢铭暂时搁笔,拿起手机刷起了朋友圈,一眼便瞧见了好友刘晓娜发的动态,画面是她与儿子出游的自拍照,照片的右下方还有一只突兀大脚,附上了“我的美好生活!”文字。谢铭猜想照片上的那只穿着锃亮皮鞋的脚一定是她老公的,这个时候一家三口出去旅游,还真是惬意。看到这,她有些羡慕好友的这种悠闲无虑的生活,不由自主地伸手给她点了个赞。
  点赞不到一分钟,谢铭收到了刘晓娜发来的消息,不过是普通的寒暄,紧接着又收到她发来了一张图片,并附上了文字消息“我一位朋友在相亲网站看到了你的征婚资料,如果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些靠谱的朋友认识认识。”
  谢铭点开一瞧,顿时愣了住。从来不相信相亲类网络平台的她根本不可能把自己的资料放在那些网站上,不过当她看到刘晓娜发来的截图上有她的照片时,立即便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她按照截图上的信息下载了相亲平台的APP,通过搜索找到有关她征婚信息核对了一下,从照片到资料与她百分百相符,而且还开通了会员功能。看到她老妈真是越来越能干了,已经退了休的人竟然会使用这些网络功能为自家女儿征婚了,还真跟得上潮流。
  虽然进行了几个深呼吸,可是谢铭还是无法平复内心的激愤,她真没想到母亲会使这一招,难怪她给她找了这么多相亲的人选,原来都是通过这些相亲平台联系上的,想来她老人家为了把她这个大龄女儿嫁出去还真是绞尽脑汁、无所不用其极。
  实在是忍无可忍,她抓起手机给拨通了母亲的电话,那边才刚接听,她便冲着话筒说道:“妈,你是不是在相亲平台上给我征婚了?”
  电话那头郑琴一听事迹败露,当然是矢口否认:“什么平台啊?好好的你说话这么冲干嘛?”
  “妈,你别跟我装傻了,这种事我上网一查就查出来了,你女儿都三十出头了,这点头脑还是有的。不管你今天承认还是不承认,赶紧把平台上的资料都给删了!”
  郑琴听她这么一句,坏脾气“噌”的一下就上来,抬高声音对着话筒说道:“对啊,你也知道你三十出头了,换作别人家里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你怎么就不知道体谅体谅你妈,早点找个人嫁了呢?你说你现在一直单着,你妈出去脸上多没面子啊?人家见面天天聊孙子孙女儿,我呢?我就你这么一个闺女到现在还不结婚,你说说作为你妈我多另类啊?跟别人凑在一起连个共同话题都没有!”

  母亲的这些话,谢铭听得耳朵都长茧子了,每次跟她摆事实、讲道理,她都置若罔闻,还老是强词夺理。她还真就不明白了,为什么他们这些做父母的不能为了自己而活,偏要为子女而活?明明儿女都成人了,是独立的个体,可他们偏要固执地绑架子女的人生?他们这辈子,除了为子女而活,就不能找点别的人生乐趣吗?
  谢铭越想越觉得不可理喻,更觉得无可奈何,她对着话筒有气无力地说道:“妈,您女儿另类不代表您另类呀,您有自己的人生,您女儿我也有自己的人生,我有选择怎么过我人生的权利!妈,您与爸离婚这么些年了,要是遇到合适的,就找一个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