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的无爱婚姻》
第50节

作者: 红烟火

收藏本书TXT下载
  王威胜兄弟二人才刚闹过不久,刘晓娜收到了一位朋友的消息。这人是王威胜单位的同事,与刘晓娜也都认识,说是王威胜昨晚被朋友提醒去看了她发到网上的帖子,今天一早就请假没来,于是就问他是否去找刘晓娜麻烦了。
  因为这位朋友是王威胜的同事,所以刘晓娜不得不抱有戒心,不过还是跟那人在微信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聊了一会儿之后,刘晓娜便得知王威胜上门来闹的原因了。原来是他昨晚上接到了一朋友打过去的电话,幸灾乐祸地说他已经成了网红。一头雾水的他经由朋友这么一提点,打开电脑一瞧,顿时气得七窍生烟,于是当晚全家开会,想办法要以牙还牙,于是刚才就上演了那么一幕。
  刘家经由王兄弟俩这么一闹,家中的气氛非常沉重。刘家二女儿吃完午饭后便赶去单位公司上班,而刘晓娜的儿子受了惊吓,连午饭都没有吃,一直抽抽噎噎地哭着。后来是刘晓娜的母亲把他带到了主卧哄了好久才饿着肚子睡下了。

  哄了孩子睡着后,刘母走到客厅,在刘父身旁坐了下来,叹着气说:“娜娜,你这么一直带着孩子躲起来也不是个办法,他们两兄弟今天实在是太过分了!”
  “过分?他们这样我都习惯了!比起他们来,王威胜他妈妈更恐怖,整起人来让你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回想起过往种种,刘晓娜仍觉得浑身发寒。她看着父母,一字一顿
  地说:“爸,妈,我真的不想再过那种噩梦一般的生活了,我绝对要跟王威胜离婚!”
  “离婚?离婚有你说的那么轻巧吗?说起来你年纪都这么大了,孩子也都四岁了,这离婚再找的话,可就不容易了。”刘母是一心不想女儿离婚,而且她觉得也没有到离婚地那一步。
  刘父看着今天像流氓地痞一样的王威胜,显然是吓了一跳。印象中的王威胜虽然不太爱说话,但人看上去挺老实的,也很少听他爆粗口,谁知道今天给他来了个形象大反转,这让他一时难免接受。他瞟了刘母一眼,又看了看自家女儿,皱着眉头问:“之前你带着孩子回来说小王跟你闹离婚,我们见你那样也就没多问。你嫁到王家这些年,一向是报喜不报忧,这突然闹了这么一出,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对谁错。唉,今天闹了这么一出,也不知道后面还会折腾成什么样!你说说你发帖之前怎么不跟我们商量商量,他们家肯定是看到了帖子,所以这才打上门了!”

  “我不发帖子还能怎么办?回来跟你们商量你也没有给个好的建议。本来我就下定决心要离婚的,我就没指望着还有跟王威胜过下去,我再在他们王家待一阵子,估计早就被他们折磨死了!”
  刘晓娜回想起当初与王威胜相识正是父母撮合的,而且她当年与王威胜相处时就发现他这人有着许多与他身份不符的恶习,所以就闹着要分手。后来她已经与王威胜划清了关系,结果她父母架不住王威胜父母的劝说与所表现出来的诚意,硬生生地将她拉到了酒店与王家一家人见面。而王威胜则趁机向她献殷勤,各种示好表现,并承诺愿意为她改掉身上的坏毛病,当着两家人的面她也不好一直拒绝,也就半推半就地与他和好了。

  正是因为那一次的转折,让她陷入了王家一家的套路之中。想起她没与王威胜结婚时,王威胜的父母对她可是热情周到,谁知道从她嫁到王家后,应王威胜母亲丁敏的要求必须要在婆家历练三年,所以从此之后,她便成了王家的保姆。后来与王威胜搬出去住,她以为从此过上了自由的日子,结果发现她还是无法逃离婆婆丁敏的手掌心。

  刘父见她顶嘴,本就心气儿不顺的他抬高声音说:“结婚之后夫妻双方闹矛盾也很正常,相互忍忍不就过去了?你说说你把这事往网上这么一发,这事不就闹大了吗?他们王家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尤其王家二老又特别要面子,现在我看你要怎么收场!”
  “是啊,这小王本来做生意不顺欠了债要跟你离婚,而你又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带着孩子躲到家里来,前些天又在网上发帖让他们家丢面子,所以他今天失态也在情理之中。不过……我还真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能这么闹……唉,真是粗俗,跟流氓地痞似的……”刘母当然是不希望女儿在这个年纪离婚,还是希望事情有转圜的余地。
  刘晓娜听着父母的话,暗想着他们还帮着王威胜说话,心里头的火直往上冒。她现在也管不了什么报喜不报忧,索性就把这些年她被王家精神虐待的事情都讲了出来。
  她从没有觉得回忆过往竟然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想起往日所经历的桩桩件件,她觉得自己七年的人生真是喂了狗。她把从结婚第二天被王威胜要去了嫁妆钱讲到了她被老公、婆婆逼着打掉头一胎,又讲到再次怀孕的时候王威胜与别的女人有暧昧关系,紧接着又讲到生完孩子坐月子时被婆婆各种无理要求折磨的惨事……

  刘父、刘母听后,自然是心疼女儿的遭遇。他们先是沉默不语,后来刘父重重地叹了口气,轻声问道:“娜娜,这些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跟我们讲?如果你早跟我们说的话,也许我们能早点想办法解决。”
  刘母听女儿说完,抬手抹着眼泪说:“是啊,是啊,你说说你一个人受了这么多苦,就算平常很少回家,打电话跟我们说说总是可以的吧?这些年你一声不吭地忍着,妈想想就觉得心疼!”
  “他们家管我管得那么严,就连吃饭的时候王威胜他妈妈都要给我洗脑,要求我三从四德、恪守妇道,我都觉得她就是从封建社会穿越过来的老僵尸。这些年来,我稍微不顺他们的意,他们家就撺掇着王威胜跟我离婚。我想着为了孩子,再苦再难我也得忍着,很多事情我也没办法跟你们说,说了也没有用。”
  刘晓娜再是理智冷静,说起这些惨事的时候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落了泪:“这些年来,爸妈你们不是一直被王家二老压制吗?他们家一向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你们两位老实人心里不也都清楚吗?我想着这种事情我一人忍着也就算了,免得让你们也跟着担心。如果我把这事跟你们说了,你们万一去跟他们家商量交涉,只要我还跟王威胜过一起过日子,我肯定会被他们变本加厉地折磨的……你们根本不知道,他们家真是杀人不见血,他们对我全是精神方面的折磨。只要我有一点儿做得让他们不满意,王威胜就把孩子带回婆家,把我一人丢家里不闻不问,也不让我看孩子……直到我主动认错,他们才开恩似的让我把孩子接回身边。”

  刘父、刘母听后,沉默了半天也不说话。他们也没想到,刘父与王父作为曾经的大学同学,两家经由男方姨妈的撮合而成为了亲家,小两口的日子本该是和和睦睦的,然而女儿嫁到他们王家却受了这么大的委屈。
  “爸,妈,我当初就说我跟他不合适的,你们硬要把我跟王威胜往一块儿凑。结果倒好,没结婚之前他是人模狗样的,可是一结婚他就现了原形。说起来我跟他谈了没有一年也超过半年了,谁知道他婚前婚后简直判若两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