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后的无爱婚姻》
第79节

作者: 红烟火

收藏本书TXT下载
  刘晓娜主动递上了自己随身带着的证件,因为她没带房产证,又只好给物业打了电话,并且再三承诺开门之后立即把房产证拿给开锁人员过目。这开锁人员起初有些为难,但看了她的身份证后,又与物业通了电话,又见她信誓旦旦地保证,一时心软,便帮她打开了房门。
  谁知道房门一打开,眼前的景象惊得在场三人都说不出话来。打开门后,从客厅到厨房,地上一片狼藉,就像是家中进了盗贼一般。
  不过刘晓娜还算镇定,反正她现在是觉得没有什么事是王家做不出来的,所以她快步地进入了房间,打开了卧房的门找到了房产证与结婚证拿给开锁的过目。这开锁的看过之后,才放心地把刘晓娜的身份证交还给了她。
  这时正赶上邻居中午下班回来,瞧见了许久没见的刘晓娜,礼貌地朝她打了招呼。不过当她走到门边准备开门时,一眼便瞧见住在对门刘晓娜家中的狼藉。
  为免邻居有什么不好的猜想,刘晓娜连忙解释说:“哦,门锁我打不开,刚叫了开锁的来给打开了,谁知道门一开就是这样,我还以为家里头闹贼了呢!”
  比刘晓娜年长几岁的女邻居伸头看了看,又四下打量了一番,这才接口说道:“前些时候我见你老公跟家里的人来过,说是要给门换锁,后来还搬了个稀奇古怪的东西进去,是用红布盖着的,大概有小型洗菜盆那么大,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后来他们走了后,也没人再来过,应该不是闹贼了!”
  “哦,我现在搬家了,所以过来收拾下东西。”虽然刘晓娜知道对方心知肚明,但还没有明说她与王威胜闹离婚的事情。对于离婚这件事,她也不可免俗地觉得
  丢面子,只不过事情到了这份上,到了该说明的时候她也会毫不犹豫地说出来。
  “哦,那你们忙,我还要做午饭呢!”大概因为工作与家务事繁忙,女邻居的好奇心也没有刘晓娜想的那么大,寒暄了几句便开门进了屋。
  刘晓娜进屋之后,把房产证放回了原来的地方,结婚证则收到了自己的包里。她先是跟母亲在屋里头转了一圈,见四处狼藉,以前养的猫爬架落满了灰尘。之前她打电话问王威胜家里的猫被他弄哪儿去了,他恶狠狠地说被他掐死了。后来她从朋友那边打听到,王威胜跟他弟弟把那只英短拿去卖了换钱。想想王家资产不少,却总是做这些万年缺钱的没出息事情,可见原生态家庭对儿女的影响真是根深蒂固!

  刘母转了一圈后,瞧见次卧摆着的古筝,还有更衣室的钢琴,于是提议说:“娜娜,咱们当初陪嫁的钢琴、古筝什么的,既然他们家用不着,那咱们就搬回去吧,放在这里太久了反而会坏掉。”
  “那等下我找个搬家公司来,把当初我陪嫁过来的东西都搬走,省得被他们拿去卖了。”刘晓娜边说边走到更衣室,随手找了两个装衣服的大袋子准备收拾衣物。
  打开了衣柜,满满一柜的衣服,都是一家三口的。王威胜虽然不在这儿住,但衣服也都还在,可见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花钱如流水。像他这样把钱不当钱看的人,每天开销很多,光是他一身名牌衣服就足以抵得上全家两三个月的开销。所以他跟刘晓娜结婚以来,从来没有往家里拿钱,反而是编出各种理由向她要钱花。现在想想,刘晓娜觉得自己还真是圣母白莲花!

  就在她把头埋在衣柜整理衣服的时候,她的手突然被衣服下面锋利的东西给划了一下,疼得她倏地收回手。低下头一瞧,右手小指下方被划出一道血口子。
  她赶紧走出门,从自己带来的包里翻出纸巾擦了擦,好在划得不深,只是从伤口处渗出一些血珠子。
  “妈,衣柜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刚刚划到了我的手!”刘晓娜心头忐忑,再次踏入更衣室时她伸头叫了在卧室整理的母亲。
  其实王威胜做过很多离谱的事情,她因为觉得丢人就没有跟别人说起过。她的公公婆婆虽然以前都在单位工作,而且他公公还是***员,但他们一家都特别的迷信。为了求财,他们这些年一直找人算命、开运,当初就连她嫁入王家之前,王威胜的母亲丁敏还特意要了她的生辰八字去请先生给算了算,看与他们家是否合得来。整这些没用的东西这也就算了,他们家每逢初一、十五都要郑重其事地拜菩萨。在他们家别墅的地下室,供着一尊说是可以保佑他们家发财和菩萨,但刘晓娜从来没有见过。因为王家说她是女人,不宜拜

  菩萨。
  若说王家在自家别墅供奉了菩萨,而王威胜则在自家养起了从泰国请来的“古曼童”。因为他喜欢赌博,所以特意亲自跟朋友一起去泰国请了一尊可以帮助他发财行运的“古曼童”回来,平常就摆在更衣室的东边靠墙的柜子上。刚请回来的时候,他给这“古曼童”买了小衣服、小鞋子,每天供它一些可乐、雪碧,还有小孩子爱吃的糖果饼干,见了它跟见亲妈一样。从此以后,也许是心理的原因,每次进更衣室整理衣物的刘晓娜总觉得这背阳的房间变得更加的阴森。

  刚刚刘晓娜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划了一下,这让她心头非常忐忑,总觉得这间昏暗的屋子里头什么人在盯着她,并试图伤害她。因此在踏进屋前,她想叫母亲陪她一起。
  刘母闻声前来,见她捧着手站在门边,不由关心地问:“怎么了?你被什么划到了?有没有伤到哪里?”
  “就是划了道口子,擦破了点皮。”刘晓娜边说边走向衣柜,小心翼翼地拨开上层的衣服说:“衣柜里可能有什么东西。”
  当她拿掉上层零散的衣物时,赫然发现衣柜中用红布缎面铺垫的盒子上插着几把寒光闪闪的刀,全部是刀尖向上。看到这儿,她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向后退了两步,口中喃喃说道:“妈,妈,你快看!他们家这是想杀人呢!”
  刘晓娜越想越后怕,如果刚才她整理衣服的时候稍微用力翻找的话,那她的手就不是被划出一道浅浅的口子那么简单了。
  刘母闻声上前一看,也是胆战心惊:“这王威胜还真是……哎呀,真是太狠毒了,他知道你会回来拿衣服,所以在里面藏了这么多把刀,你看看……这些尖刀不够,他还拿了一把那么大的切菜刀来凑,简直……畜生啊……畜生……”
  “妈,我觉得这……似乎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他们家一向迷信,肯定是在外头又找了什么人变着法子来诅咒我。”对王家人的秉性了解得极为透彻的刘晓娜用脚趾头想都知道王家干出这卑鄙无耻事情的目的。
  “妈,这衣服我也先不拿了,咱们先回去,下午我找搬家公司来搬我的嫁妆。之前王威胜把我的嫁妆钱都给要走了,家里头摆着的这些我不能便宜了他!”刘晓娜现在也没有收拾衣服的心情,说完便拉着母亲出了更衣室。
  经过王威胜的卧室时,她特意用手转了转门把手,见轻巧地打开了门,她于是走到里面看了看。相比较其它房间的凌乱,这个房间倒是格外的齐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