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3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电话好半天才接通,不等肖毅说话,对方直接叫出他的名字:“肖毅,是你吗?”
  “是、是的,徐、徐行长好。”
  “你找我什么事?”
  肖毅一听,对方连问他在哪儿都懒得问,就直接说道:“我、我出来了,现在要、要求回去上上、班。”肖毅舌头有点不听使唤。
  “上班?肖毅,是我听错了还是你喝多了?”
  “都、都不是。”
  “这么说你真的打算回来上班?”

  “是的,我知道你做不了主,你请示你的上级,到时给我一个答复。”
  哪知,徐守宁说道:“我现在就给你答复,你是有职业污点的人,别说咱们这私企银行,就是所有和金融、财务有关的大大小小的机构都不会用你这样的人,这个梦还是别做了。”
  肖毅:“徐守宁,你不必这么快答复我,我说了,你请示你的主子后再给我答复,否则,我就直接找他去!”
  肖毅说完就挂了。

  一旁的小石突然有些后悔,支支吾吾地说道:“哥,其、其实你不回来也好,眼不见心不烦,嫂、嫂子也不会同意你回去上班的,他们走得很近。”小石也喝多了,有些口齿不清。
  肖毅的那根神经突然被人刺中,他一机灵,酒就醒了一半:“你听到什么就直说,少跟我啰嗦!”
  小石小心地说:“其实,你入狱之前背就人风言风语的,你入狱之后,有些话更难听了……有人说,丈夫入狱妻子升职是有人一手操办的……”
  肖毅打住他的话,他不想听了,喝完最后一口酒说:“改天再喝,小石,我先走了。”说完,也不等小石结账,就走出饭店。
  他默默的走在大街上。,对于“丈夫入狱妻子升职”这件事,他以前还真没多想,一直认为是王辉觉得对不起自己,对自己家人的一种补偿,他现在才明白,王辉这一步棋走的是一箭双雕,既让他为一笔违规贷款顶雷毁了他大好的前程,又夺走妻子杜鹃,还不信守当初的承诺,对他的手下打击报复……
  这一切,都让肖毅气愤难平,此刻,他突然有了要夺回一切的想法,可这一切,又谈何容易?正如徐守宁说的一样,有了职业污点的人,哪里还有可能回到银行系统?别说夺回一切,现在就是回到行里做个基础职员,也是痴人说梦……
  刚刚下肚的酒,慢慢地在身体内发挥着效应,心沉谷底的肖毅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四仰八叉的躺在地上,苦楚的泪水夺眶而出。
  “如果你出狱后的人生,遇到了过不去的砍,你就给这个号码打电话,他能帮你问题,但你如果遇到的砍可以过去,就别打这个电话,最好一辈子都别打。”
  昏沉绝望之际,狱中老胡曾经的一句交代,闪现在肖毅的脑海。
  老胡是个老头,是他曾经的狱友,两人是忘年交加生死交,亦师亦友、亦兄亦父,虽然关系如此,但在老胡当初说这番话时,肖毅只是应付性地记下了号码和老胡的交代,并没有往心里去,因为老胡这个人平时是有些疯癫的。
  可现在,他已不想再想那么多,凭着记忆,凭着酒劲儿,他拨出了号码。
  如果肖毅没有喝酒,如果他不是走投无路,他是绝不会打这个电话的,他这个电话,完全是在昏沉绝望之际打的。
  肖毅彻底醉了,对方最后说了什么,怎么挂断的电话他都记不清了,更没当回事,当初他跟王辉的君子协议都靠不住,何况一个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的电话?
  肖毅回到家时,发现正门没关死,他一推就开了,迎面就看见门口的脚垫上扔着他那只从监狱里带回来的提包,他想起来了,这只提包是上午丢落在丈母娘家栅栏外面的。

  杜鹃回来了,丈母娘也在他家,看到他满身酒气地进来,母女俩谁都没搭理他,不约而同地别过脸,不看他。
  他冲着母女俩嘿嘿两声,说道:“妈,您来了,杜鹃,你回来怎不给我打个电话,害得我在外面流浪了半天。”
  不容杜鹃回答,丈母娘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指着肖毅的鼻子骂道:“你还有脸埋怨老婆?刚出来就喝得醉醺醺的,以后杜鹃还怎么跟你过?”
  “妈,你小声点。”杜鹃忍不住说道。
  哪知,丈母娘的声音更高了,她气壮山河地说道:“你怕邻居们听见了?咱家这点事早就别人嚼舌烂了,这会你怕了,早干嘛去了。”她说道这里,又冲着肖毅说道:“肖毅,我知道,我跟你李婶的话他都听见了,索性我就恶人做到底,把话说开,光明正大,省得以后偷偷摸摸碍手碍脚的……”
  肖毅从岳母的话里听出了弦外之音。
  杜鹃有点急,说道:“妈,还是以后再说吧,他刚出来,现在不合适。”
  “有什么不合适的?你傻吗?鹃鹃我告诉你,你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马上跟他离婚!”
  杜鹃看到母亲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样子,没敢再吭声。
  肖毅笑了:“妈,你看我刚出来,您也不问问我今后有什么打算,上来就让我离婚啊?”
  岳母刚要说话,被杜鹃拉在座位上,说道:“肖毅,你说说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肖毅说:“我打算回银行上班。”

  岳母一听,不屑地撇着嘴,满脸鄙夷地说道:“回银行上班?你还真敢想啊?谁要你啊,你以为银行是你们家开的?”
  杜鹃没有理会母亲的话,她严肃地说道:“肖毅,你给徐守宁打电话的事我知道了,他找我谈了话,这是不可能的。而且,你给他打电话的这个事,还在行里变成了个大笑话。”
  肖毅听出她口气里的责难,问道:“那又怎么样呢?”
  “怎么样?你说怎么样?你再次成为全行的焦点!别人都在说你是不是蹲监狱把脑子蹲坏了!”杜鹃的火气上来了。
  肖毅摇了摇头,说道:“我的计划是回行里上班,这事,跟徐守宁怎么说的没关系。”
  杜鹃冷笑:“肖毅,你能不能正视现实,你现在是什么身份,徐守宁是什么身份?难不成,你觉得王辉能帮你?你能清醒一些吗?”
  岳母又从座位上站起来,扯着嗓子尖锐地说道:“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这么厚的,人家都说得一清二楚了,还想美事呢,我真服了。算了,我不听了,鹃鹃,你也看到了,就他这幅好高骛远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的德性,你跟着他不会有好日子过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你自个要想好。”说完,就往门口走,经过肖毅跟前的时候,狠狠瞪了肖毅一眼,从鼻孔“哼”了一声,开门出去了。
  岳母走后,杜鹃说:“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就要进卧室。

  当她从肖毅身边过的时候,肖毅拉住了她的手,说道:“媳妇,对不起,你也知道,当年的事我是扛雷的,让你跟着我操心了……”
  杜鹃皱皱眉,移开自己的手,说道:“肖毅,如果还想在滨海混,就不要再提当年的事了,木已成舟,事还说得清吗?还有意义说吗?”
  杜鹃持这样的观点肖毅并不意外,却故作生气地问道:“你什么意思?难道你也认为我是罪有应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