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7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么愚蠢的话你也能说出来?你小看他了,”徐守宁撩起眼皮看了他一眼,又问道:“会开得怎么样?”
  “嗨,别提了……”曹小东沮丧地将开会情景跟徐守宁做了汇报。
  徐守宁听完宣曹小东的汇报后,沉思一下说:“这个肖毅,比之前成熟稳重多了,看来蹲监狱也能锻炼人啊。”
  “你说你们也是的,干嘛非要让他回来?还上赶着登门去请他?给了他多大的脸呀——”曹小东不满意地说道。

  徐守宁说:“你以为我就那么稀罕他?还不是王行长的主意,这事我一直在琢磨,到底是什么人给咱们王行灌了迷魂汤,居然让他回来上班,而且还恢复原来的职务?”
  “那还用说,肯定是有人吹了枕头风了呗——”曹小东耷拉着眼皮阴阳怪气地说道。
  徐守宁沉吟着说道:“嗯,只有这一种解释,他一定是耐不住别人的软磨硬泡,心一软就答应了,答应就答应吧,就别亲自去家里接他了?今早要不是我拦下,他还要上来亲自主持肖毅的欢迎仪式呐,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意味当年抓肖毅抓错了,如果抓错了,那么真正的罪人是谁?一连串的问题他可以不考虑,但我不能不考虑,不能不顾及王行的脸面,所以我连楼都没让他上来,直接让他回单位了。”

  曹小东说:“怎么可能抓错?单据上都是肖毅的签名,白纸黑字能错?还有,肖毅不可能有什么关系,如果真有关系,当年判他的时候怎么不替他说话?如果非说他又什么关系,只有一条,就是杜鹃。”
  “是啊,那个小娘们儿,把王行的心都掏走了,又媚又骚,谁能抗的住啊——”徐守宁的脑海里浮现早晨看见杜鹃的那一幕。
  他意识到在下属面前失态了,立刻绷起面孔说道:“说吧,你想要哪间办公室?”
  曹小东用手指着头顶,说:“我想要您的上面。”

  “上面?展室?”
  “是展室旁边临窗的那间小屋子。”
  “那儿太背静,不适合办公,部里有事找你也不方便。”
  曹小东神秘地说:“那里的确不太适合办公,但却适合我,尤其是您累了、没精神了,可以……”
  他举起两只手,刚到下巴位置,还没容他做下面的动作,就被徐守宁严厉喝住:“行了,别废话了!你跟办公室联系吧,搬家的时候别那么高调,许多副主任都没有独立办公室,因为你们是骨干科室,特殊照顾一下,要注意影响,肖毅回来了,凡事更要低调,嘱咐你那两个小喽喽兵,说话办事多注意。”
  “行,我知道了,谢谢您。”曹小东点头哈腰地说道
  忙忙碌碌一直到很晚,肖毅才回家,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几个菜,还有一瓶红酒。
  杜鹃见他进来了,笑意盈盈地说道:“回来了,洗洗手吃饭吧。”
  肖毅怔了一下,昨天晚上她对他还是满脸嫌弃不冷不热,今天突然大反转,让肖毅还真无法适应。
  见肖毅没有反应,杜鹃就走过来,说道:“饿了吧,今天我特地弄了几个菜,给你庆祝。”
  对着满桌子的菜,肖毅没什么胃口,说实在的,如果杜鹃的态度不变,对他还是讽刺挖苦,他感觉可能比现在好。
  杜鹃连着给他夹菜,说道:“今天行里所有和我碰面的人见了我都给我道喜,还有发微信表示祝贺的,我跟妈也说了,她不信你有这么大的本事,说回银行还真就回银行来了。”
  肖毅说:“是啊,你妈从来就没看得起我,我就一窝囊废,冷不丁做了一件让她惊掉下巴的事,没吓着她老人家吧?”
  肖毅说这话时有了几分自豪,他忽然想到那个神秘人物,老胡说得没错,他还真帮上了自己。
  杜鹃怪嗔地看了他一眼,一边给他夹菜一边说道:“你就不要怪她了,她就是这脾气,好话也不能好说,这辈子都改不了。”
  肖毅斜着眼看着杜鹃,说道:“我看不是,她提起别人,那种羡慕,那种敬佩,让我都起鸡皮疙瘩,可一旦说起我这窝囊废就完全不同了。”
  杜鹃的脸红了,她瞪了肖毅一眼,说道:“你看你还记仇了?没劲!来,端杯,祝贺我们夫妻团聚。”
  肖毅知道杜鹃接下来有话要说,夫妻几年,没有谁比他更了解杜鹃的了。
  果然,杜鹃喝了一口酒后说道:“对了,我问你,你到底是通过什么关系回来的?”
  “真想知道?”
  杜鹃点点头。
  “那好,喝酒!”

  两个人将一瓶红酒喝完,肖毅也没说,他装作喝醉了,嘴里含糊不清地嘟囔着什么,倒在沙发上就装睡着了。
  杜鹃以为他真的睡着了,就查看他正在充电的手机,希望能从通话记录中发现什么蛛丝马迹,肖毅眼睛睁开一条缝,又闭上了……
  有了第一天在单位跟曹小东过招的胜利,肖毅对自己重回主场有了信心,第二天,他精神百倍地来到单位等康瑞祥。
  刚进来,就看见以前自己的部下小范从监控室里走了出来,他正要跟小范打招呼,这时康瑞祥的车到了。
  他向曾经的部下挥挥手,就钻进了汽车。
  车上,康瑞祥问道:“范杰也是你曾经的部下吧?”

  肖毅叹了口气,说道:“是啊,他和石峰都是搞尽职调查的好手。”
  哪知,康瑞祥却说:“我看未必,如果是搞尽职调查的好手,为什么当年没调查出天龙公司是诈骗贷款?”
  肖毅无话,他已经为此付出三年自由,如何辩解都毫无意义。
  康瑞祥继续说:“不要总是觉得自己有多委屈,就算是被人陷害也只能说明你技不如人,没有风险意识,咱们私企银行,比不得那些官字头的,人家亏损了背后还有国家,咱们不行,咱们的钱都是股东们辛辛苦苦攒下的家业,这就需要我们严把各个关口,马虎不得。”
  肖毅心想,那么大的一笔钱,签字的时候手都是抖的,怎能没有风险意识?展现在他们面前的都是盖着政府的大红印章,谁能想到这些都是假的?
  当年,本市最大的一家地产公司,仗着跟省里主要领导的关系,在省城接二连三地拿地,那几年,只要开发商头天拿到地,第二天就能凭几张图纸卖出楼盘,将钱圈进来后,再补办各种手续,这就是所谓的“先上车后买票”。
  这家公司就是这样发展起来的,最后,用虚假地产开发项目抵押贷款,骗取滨银支行巨额资金。如果不是这家公司老总卷入一起涉黑案件中,他们还蒙在鼓里。地产帝国轰然倒塌,明星企业的袍子下各种丑恶大白于天下,省、市两地有多名官员被查,肖毅就是因为这起事件受到的牵连。
  但肖毅一直怀疑这里面有人做了手脚,不然他怎么就像着了魔似的一步又一步地掉进坑里了,好在他是干净的,干净的就连有关人员到他家搜家时都是无功而返。
  “不过你小子命好,总算有贵人相帮,还能回银行工作,要是别人摊上了,结果就没这么好了。”
  康瑞祥在试探他,肖毅没说话。
  康瑞祥不罢休,又说道:“有人说你是托了王辉的关系才回来上班的,凭我对王辉的了解,他是不会同意的,除非上面有人为你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