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14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曹小东说:“他不是老实好欺负吗,当时就想让他带带朱强和张宝做业务。”
  “老实?你哪只眼看他老实了,平时唯唯诺诺那都是装的,还好欺负?你真是瞎眼。”

  “等哪天找机会收拾这个老王八蛋一顿。”
  一直没说话的王辉问道:“肖毅这段时间都跟什么人来往?”
  “没见他跟外界有什么接触,就跟老康去开了一次会。”
  “什么会?”
  “滨西那个烂尾楼会议,对了,那个会就是谭青主持的。”
  王辉想了想说:“以后有关滨西烂尾楼的会议你别让肖毅参加。”
  徐守宁点点头,说道:“有关烂尾楼的协调会,市里一二把手都召开过无数次了,大领导都没有辙,一个小女子更翻不起浪来。”
  “说着说着又跑题了,你们对那个烂尾楼的兴趣远远高于我的事。”曹小东不满地嚷嚷道。
  王辉说:“你就看见你那点眼前利益了,肖毅到底是什么背景,现在我都不清楚。”
  “什么背景?难道他不是您让回来的吗?”曹小东问道。
  “我?你真以为我吃错药了?他是通过上边的关系,总行的黄行长亲自给我打的电话,我敢不让他回来?”

  “黄行长?如果他是黄行长的关系?那三年前,黄行长怎么没给他说话?”徐守宁分析道。
  王辉说:“是啊,我也在想这事,听黄行长的口气,肖毅回来上班这事必须办、立刻办,似乎是什么人给他施加了压力,不然他不会深更半夜地给我打电话。”
  “是这样啊——”徐守宁这才说道:“我一直认为是什么人给他求了情,您心一软,就让他回来了。”
  “我心软?你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心软!”
  徐守宁说道:“看来,肖毅还真有可能攀上更高的关系,就连市领导都来行里主动找他。”

  “那朱强的事……”一边的曹小东听他们这么说就没了底。
  王辉没有理会曹小东的话,问道:“关于末位淘汰,你们最后怎么决定的?”
  徐守宁当然不会说要征求王辉的意见,他说:“我跟肖毅和康瑞祥说,这件事考虑一下再说,免得引起负面效应,万一其它科室效仿他怎么办?”
  曹小东说:“那不是效仿他,是效仿我,这个是我发起的!”
  王辉瞪了他一眼,说道:“蠢,少说话。”他又转向徐守宁:“既然肖毅把这事做得这么四面见光,就按制度办吧,朱强调离信贷部,那个张宝可以留下。”
  曹小东说:“朱强走了,张宝也不想待了,他刚才给我打电话,说没脸在信贷部待了。”
  王辉说:“这事随你们,用不着在这个场合讨论这事,我给杜鹃打个电话,问问肖毅是怎么认识谭青的。”说着,就给杜鹃拨出了电话。
  再说肖毅回到家,杜鹃对他热情有加,又是一桌子美味佳肴。
  杜鹃一边往肖毅碗里加着菜,一边问道:“你可是在行里放了个丨炸丨弹。”

  肖毅知道她指的是下午开会的事,故意问道:“我放什么丨炸丨弹了?”
  “听说你开个科室会,连公证处的人都叫来了,干嘛整这么大动静?”
  肖毅知道,如今的妻子跟自己早已离心离德,跟她说话,等同于跟王辉说话:“不是我要整动静,是人家曹主任早就定好的制度,我只是帮助他落实而已。”
  杜鹃又问:“倒数第一名真的调出信贷部吗?”

  “当然要调出,这是制度,当初曹主任定这个制度,也是经过行领导同意批准的,哪能说话不算话?”
  “你真的要这样做吗?”杜鹃严肃起来。
  “当然,是不是有什么人去你那儿告我了?”
  “是朱强,他跑到我办公室,哭丧个脸,说不知怎么得罪你了,非要跟他过不去,要把他踢出信贷部,我说不可能,你们之间没有交集,怎么会得罪呢?他说你偏向老周。”
  “真是恶人先告状,如果倒数第一的是老周或者是别人,他就不会这么认识问题了。”

  杜鹃忽然拦住肖毅夹菜的手,说道:“肖毅,你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通过什么关系回来的?”
  肖毅听了妻子的话更加心凉,他放下筷子,说道:“这话是你要问,还是别人让你问的?”
  杜鹃脸一红,松开他的手:“你这是什么话,别忘了我们是夫妻,夫妻就不该有所隐瞒。”
  肖毅听了这话,冷笑道:“杜鹃,你说这话,不亏心吗?”
  杜鹃的脸更红了,她尴尬地问道:“我……我亏什么心啊,你是不是听到什么闲话了,我告诉肖毅,咱们单位向来有这样一些人,专门嚼舌根、搬弄是非,你入狱后,什么难听的话我没听过,如果我在乎,不会熬到今天这个位置,早就被他们的唾沫淹死了,现在,我不是活得很好吗?”
  肖毅不想把话捅破,他想弄明白当年的事,杜鹃有没有参与。
  “吃饭吧,不要让烦心事搅了美味。”
  “是你要搅的!”
  肖毅望着杜鹃,杜鹃正目不转睛地瞪着他,不知从何时起,她的目光变得如此刻薄和生疏。

  “怎没酒?”肖毅转移了目光。
  杜鹃这才缓和了语气,说道:“今天不给你酒喝,上次你喝了酒倒头就睡了,咱们都没好好说说话。”
  “说什么?我又困又累,你不给酒喝就更没精神了。”
  “你不怕我给你酒里下毒?”
  “你就真的是潘金莲,我也不是武大郎,这点自信还是有的。”
  杜鹃为了完成王辉交给自己的使命,给他倒了酒,说:“肖毅,你回银行上班,王行长顶着的压力不小,尤其是你今天下午闹了这么一出,会没散就有人到他那儿告你状去了,就连徐守宁都埋怨王行长,说不该让你回来,甚至分行内部也有微词。”
  肖毅低头喝酒,等着杜鹃下面的话。
  “你可不要辜负他啊,好好干,别让他做瘪。”
  听杜鹃左一个王行长右一个王行长的,肖毅心里就犯堵,连酒都喝不下了,他抬头看着杜鹃,说道:“说吧,你到底想说什么?”
  “肖毅,咱们是夫妻,我很想知道你是通过什么关系回来的。”
  “你刚才不是说了吗?我通过王行长回来的,他要是不让我回来,我就是有三头六臂也回不来。”
  “真的?”
  “真的,我出来那天,给徐守宁和王辉都打过电话,这你知道,虽然当时王辉没有答应我,我估计肯定徐守宁在他身边,他不方便答应,就拒绝我了。”
  杜鹃大眼瞪小眼地说道:“真的?那他还让我问你到底是谁的关系回来的?讨厌!”

  这个讨厌,绝对是在骂王辉,如果女的骂你讨厌,说明是在冲你撒娇,是一种暧昧的表现。眼下虽然没有王辉在现场,却在妻子杜鹃的心里。
  杜鹃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心理底线,但眼下,他还不能跟妻子摊牌,他还要跟妻子继续演戏。
  他举着酒杯,说道:“杜鹃,这杯我敬你,在我走后的这三年里,你不容易,我知道,以后,我肖毅有什么你就有什么,我肖毅没什么,你也有什么,行吗?”
  哪知,杜鹃并不解肖毅的风情,她举着酒杯歪头问道:“你能给我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