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17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可是我今天晚上跟几个哥们约好了,我们……”

  不等肖毅说完,对方又说道:“没关系,没关系,你把那几位哥们叫上,如果人多我就另安排一桌,如果人少咱们就一块,人多热闹。”
  肖毅显得很为难,半天才说:“好吧,看在您多次盛情的份上,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多谢肖主任给我面子,我亲自去接您。”
  “不用,你告诉我房间号,我马上过去。”
  来到酒店,肖毅远远就看见一个五十来岁的中年妇女和一个留着大背头的男人站在门口四处张望,他认出,女的是王慧兰,男的是李天田。

  王慧兰和李天田看见肖毅便一同向他快步走来,李天田走过来,双手握着肖毅的手,就像看到救星一样,满脸感动地说道:“肖主任,太感谢了,您推掉朋友的聚会,在百忙之中赴李某的约,太令人感动了!怎么就自己,您的那些兄弟们呢?”
  “既然李总找我有事,我就把大部分人都推了,只有一个,怎么也联系不上他,可能他在路上不方便接电话,原本我们今晚也定的这里,估计他一会就到了。”
  “太好了,肖主任的朋友也是我朋友,有缘相识,是我的荣幸。”李天田一边说着将肖毅让到一个豪华包间,又是递烟又是倒水的一通忙活。
  肖毅不紧不慢地说道:“李总,趁着我那位兄弟还没到,先说说您到底有什么急事?害得我推掉了几个好弟兄的约。”
  李天田听肖毅这样说,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立刻愁眉苦脸地说:“肖主任啊,我求求您再宽限我一段时间,眼下我实在还不上你们的贷款啊——”
  肖毅问道:“你在我们行有贷款?”
  王慧兰说:“有啊,你忘了,第一笔还是你给办的呢。”
  肖毅摇摇头,表示忘记了。
  王慧兰从包里拿出一页纸,放到肖毅面前,说道:“这是前几天你们那儿的人给我们下的催贷通知书,你不知道这事?”
  肖毅心说我怎么不知道,就是我授意让老周和俞歌去下的通知,他嘴上却说:“哦,就这事啊,这是我们统一的清贷行动,从现在开始,一律不许倒据,有领导的批条也行,但要领导亲自给我签字画押,并注明出了问题与我无关,这个签字要存档,省得到时我又背黑锅,监狱的饭我可不想再吃了。我们已经跟法院打好招呼,准备近期起诉一批逾期不还者,具体有谁我还真不记得,是下边的人统计的。”

  肖毅一番话,把李天田要说的话全堵死了,他半天才为难地说:“肖主任啊,实不相瞒,我们公司今年回款太不理想了,有近一半的资金还在外面飘着,公司几位副总这段时间没干别的,一直在外带队催款,实在周转不开了——”

  肖毅说:“那还真没办法,这个口子我还真不敢给您开,针对的不是您一家,如果只有您这一家,我就不定这个制度了,你们还是赶紧想办法吧。”
  王慧兰说:“昨天我给康行长打电话,他说这事只能跟你说,行里不便干预部门的业务。”
  “他们就会拿我当枪使,得罪人的事都让我干尽了……”
  正说着,肖毅的电话响了,是管忠,他让管忠来牡丹厅找他。
  很快,服务生就把门打开,管忠从外面进来,他目不斜视,冲着肖毅就埋怨道:“哥,不是说好在桂花厅吗,怎么又改在牡丹厅了,害得我又去前台打听,才知道你在前台给我留了言。”

  肖毅连忙起身给他们介绍,哪知,李天田一看是管忠,立刻耷拉下脸,不但不跟管忠握手,连屁股都没抬一下。
  肖毅故作诧异地看着他。
  李天田这才请肖毅坐下,板着脸说道:“肖主任,我真不知道你说的哥们是他,有些情况你可能不了解,我跟他不共戴天,你看见我眼眶的疤了吗,就是他打的。”
  肖毅这才恍然大悟,说道:“原来是冤家路窄,但今天既然我在场,你们就相逢一笑泯恩仇吧,李总,不瞒你说,我这位兄弟在监狱的时候没少替我吃苦,我俩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他虽然打了你,也遭到了惩罚,我看你们也别不共戴天了,互敬一杯酒,看在我的面子上,翻篇吧。”
  哪知,李天田并不打算给肖毅这个面子,他站起来,拎起手包,说道:“肖主任,不是我驳您的面儿,我不可能跟他称兄道弟,哪怕改天李某登门给您负荆请罪,我今天也不会跟他坐在一个桌上把酒言欢。”

  李天田说完就往出走,到了门口又回过头,看着肖毅说:“肖主任,我跟你们徐行长有些交情,如果我的事让您为难的话,我明天去找徐行长。”
  肖毅一听,简直就是给他下战书,他客气地说道:“好的,我悉听尊便。”
  王慧兰看着走出的老总,她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肖毅不想让她为难,就说:“大姐,您也请吧。”
  王慧兰跟肖毅连声说着对不起,也起身走了出去。
  看着李天田和王慧兰走出去,管忠懊恼地说道:“我说不行吧,这个人软硬不吃,不整死我不罢休。他要真的把你告到行长那里,又给你攒了一条罪。”
  肖毅咬着嘴唇说道:“我自有打算。”
  第二天,徐守宁来到肖毅办公室,进门就笑呵呵地说道:“肖毅啊,今天王辉行长一大早就给我打电话,说是黄行长亲自给他打电话,咱们支行搞的这个年前清贷巡查行动不错,让分行多关注咱们,还说让我们多支持你的工作。肖毅啊,你可真行,既然跟黄行长的关系这么好,怎么也得跟我们说声啊。”
  肖毅眨着眼睛问道:“黄行长,哪个黄行长?”
  “装,你就装吧。”
  肖毅认真地说道:“我真的没装傻,到底是哪个黄行长?”
  “总行的黄行长,难道还有第二个黄行长?”

  肖毅故作回忆状,他挠了挠脑袋,“想起来了,您这冷不丁一问我,把我问糊涂了,是的,我是给黄行长打了电话,我出来后还没跟他汇报过工作呢,昨天就简单跟他说了说我目前在干啥,都做了啥,他对我汇报的年底贷款大巡查很感兴趣,如果可能的话,就把咱们这里当做试点,准备在系统内全部展开。”
  徐守宁说:“不是我说你,你说你有这么硬的关系,干嘛还回咱们这呀?”
  肖毅意味深长地说:“这就叫情结,我是在这跌倒的,必须在这爬起,这个还请您多理解。”
  徐守宁忙说:“理解,我当然理解,只是肖毅,你搞的这个巡查行动有跟我说过吗?”
  “我正在写汇报材料,正准备向您汇报,希望得到您的支持。”
  “当然支持,黄行长都这么看重这事,我岂敢不支持。”
  “有些贷款户如果想在你这开口,你可要把好关,绝不能随便开这个口。”
  “没问题,谁来求情我也不允。”
  “不是不允,具体问题您就说不知道,往我这推不就得了,有我这堵墙横在这,您不是进退自如吗。”
  又过了两天,李天田终于坐不住了,他这次亲自来办公室找肖毅。

  不等他开口,肖毅说道:“李总,如果明天还还不上贷款,我就连您一块起诉了。”他说着,故意将几张起诉书放到李天田面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