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21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肖毅端起杯,独自喝了一口,慢慢放下,说道:“我记得钱先生有句名言,意思是,如果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味道不错就行了,没必要去认识下这个蛋母鸡,意思是说,有些事,真不能追根问底,好奇害死猫啊,难道你没听过这句话?”
  “啊,哈哈,喝酒,喝酒。”王辉喝了一口,说道:“肖毅啊,没想到你也幽默了,我一直认为,幽默这个词跟你不沾边,看来是我低估了你。”
  下午,肖毅刚要跟老周出外勤,就听电话响了,他接通后才知道是副市长谭青打来的,谭青问他有没有时间,他心想市领导找自己能没时间吗,就说有,谭青说她的司机马上到银行门口接他,让他下楼。
  肖毅跟老周简单交代了几句后,就下楼来到门口。正好谭青的车也到了,他就上了车。

  司机一路无话,肖毅也懒得问,任由他把自己拉到护城河边,远远就看见一个长衣女子站在河边,风将她的衣角和颈间的丝巾扬起,干练的短发也随风飘起。
  谭青有事找他,却不在办公室,而在河边,似乎很不开心的样子,他不由自主地吟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在谭青是身上,虽然有着和她自身气质不符的官味,但肖毅仍然觉得她有别于那些老官油。
  谭青转身,跟他握手,自嘲地说道:“你怎么不认为我要跳河?”
  “哪能,就是要跳河,我也不会有如此眼福,您找我何事?”
  谭青叹了一口气,说道:“肖主任,那天你说的话应验了,我只是这些人的挡箭牌而已,他们并不打算真心解决问题。”

  “您是说滨西烂尾楼?”
  “不是这还能是什么?”谭青的眼里有一抹深深的失望。
  肖毅想起那天她不厌其烦地逐一征求意见,认真地做笔记,当时她肯定是怀着解决问题的一腔热血,结果被别人耍了。
  “我理解您的心情。”
  谭青扭过头看着他,说道:“别跟用‘您’,听着别扭,好像我比还大。”
  肖毅笑了,望着宽宽的河流,说道:“失望了?”

  “是啊,非常失望,所以想到当初你说的那句话,就想找你出来,告诉你,你的话应验了。”
  “就这事?”
  “当然不,我也想找个人好好聊聊,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今天一对老夫妻找到我,差点要给我跪下,他们当初为了买滨西带电梯的房子,提前就把老房子卖了,交了房款,现在新房拿不到,老房子也没了,老俩租房住,我的心……唉——”
  “你不要怪那些老油条,如果问题那么好解决,就不会拖到现在了,我劝你还是睁一眼闭一眼,在滨海轻轻松松混一年半载的,镀层金后哪儿来回哪儿,地方的事不是想象的那么容易,不必较真。”
  哪知,谭青回过头,问道:“你真的这样看我的?”
  肖毅眨眨眼,说道:“不然呢?”
  谭青哼笑了声,说道:“今天你是第二个说这话的人了。”
  “哦,看来还有跟我一样的英雄。”肖毅半开玩笑地说道。
  “可是,如果我偏不呢?”谭青的目光闪过一丝坚毅。
  “偏不……”
  “是啊,我如果偏不,你会不会认为我不识时务?不识好歹?不知轻重?”
  肖毅看着眼前这位年轻的女子,说道:“我就不明白了,你较那劲干嘛?”
  谭青将目光转向河面,说:“我没有较劲,我承认我下到基层,有丰富履历和你们说的镀金的意思,但是如果我能把这层金镀得更牢、更亮不更好吗?尤其是一想到那对老夫妻,我就……我就心里不是滋味,那可是他们一生的积蓄,最后落到居无定所……下面的话我不说你也明白,我说了你难免认为我是在打官腔、说官话。”
  真是个聪明女子,连肖毅此时的想法都知道,肖毅一时无语。

  肖毅后来才知道,谭青是国家部委下来挂职锻炼的年轻干部,对基层工作一点都不熟悉,也许正是这样的白纸,才能遵从内心,为地方做点实事。
  “你怎么不说话?”
  “我……我如果再说就跟那些老油条一样了,但是你想过没有,那个烂尾楼真的不是说解决就能解决的,需要真金白银,地方不可能拿出财政的钱给这些商人堵这么大的窟窿,如今楼市管控,也不可能有接盘侠,其实……”
  “其实什么?”谭青看着他,似乎看到一星点的希望。
  “其实……可以试试招商这条途径……”

  “招商?”
  “对,如今这个事,必须三方认输,一是开发商,二是政府,三是银行,这三方只要认头,就是对这件事的支持。”
  谭青说道:“你的意思是政府接手这个楼盘?”
  “不是,是政府来帮开发商做这个事,这个定位必须要明确。如今开发商不是问题,政府也不是问题,主要问题就是银行。”
  “细细说……”

  于是,肖毅从地方到银行,再从开发商到业主,逐层利益帮她分析得一清二楚。逐渐理清头绪,帮她找到一个切入点,这个点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确,最后谭青欣慰地笑了。
  两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坐在河边的木板椅上,谭青激动地说:“我就说你一定能帮我想出办法来的。”
  肖毅说:“我其实也没办法,是在跟你探讨的过程中,思路逐渐明晰的,还有,咱们今天说的这些办法,那些大领导都知道,甚至他们的办法更高明,只是没有人愿意揽这个烂事,摊上你这个较真的,我没有办法也就想出了办法。”
  谭青侧过身,伸出手,说道:“这下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找那些人去讨教而是要找你的原因了吧,就是不想让他们把我当外行看,更不想让他们三言两语的就打发了我,所以才找你当我背后隐秘的高参,他们绝不会想到我的高参会是你。”

  谭青说这话时,有些小得意,那一刻,她就像一个懵懂未开的少女,天真得可爱。
  肖毅看着她伸过来的那只白皙、纤细的玉手,当时就有了想握的冲动,甚至……有种沉寂封存的太久的东西似乎要苏醒,可就在他刚刚握住谭青手的一刹那,就听背后有人大声嚷道:
  “肖毅,你个王八蛋,居然敢背着我闺女在这约会野女人,看我不打死你这个野女人!”
  肖毅一回头,丈母娘不知什么时候从哪儿冒出来,她一边骂着一边就弯腰脱下一只鞋,朝谭青打了过来。
  肖毅眼疾手快,一把拉起谭青,把她护在身后,他来不及躲避,丈母娘的鞋底就打在他的肩头。
  虽然不是很疼,却着了一鞋底的泥土。
  丈母娘见肖毅公然护着这个野女人,更加来气,她一边骂着脏话,一边继续追着谭青打。
  肖毅是不会让她打到谭青的,他一边护着谭青,一边用胳膊抵挡着那只鞋的抽打。
  这时,谭青的司机跑过来,一把推开丈母娘,大声呵斥道:“你什么人,敢打谭……”
  肖毅赶紧冲司机摆手势,意思是不让他暴露谭青的身份。
  丈母娘冲着司机骂道:“你少管闲事,我管你什么坛呀罐的,滚一边去,我打的是偷汉子的野女人!”说着又扬起鞋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