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23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你……”

  杜鹃就像一只突然被刺破的皮球,再也没有力气蹦跶了,她一摔门就跑了出去。
  肖毅重新坐下,打开被隐藏起来的页面,奇怪的是,那个页面居然不存在了,他退出后,重新输入关键词,再次搜索,这才发现那个页面真的不在了。
  一定是谭青动用了某种权力,下令删除了该视频。
  肖毅松了一口气,拿过电话,想给谭青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可当他找出谭青的号码时,又犹豫了,自己给她惹了那么大的麻烦,打通电话又能说什么呀,谭青比不得自己,她的羽毛不能有半点瑕疵,自己好是好自为之,不要去打扰她了。

  老周进来了,他刚要说话,看见肖毅脸色很难看,就问道:“怎么了?”
  肖毅摇摇头,说道:“有事?”
  “我和鼎华公司的财务主管约好了,今天晚上定在滨海酒店218房间。”
  “哦,你去吧,我……有点不舒服。”肖毅捂着脑袋说道。
  老周面露难色,他说:“我?我跟人家说是我们主任想跟您认识一下,我一个伙计怎么好招待人家财务主管?”
  肖毅想了想就说:“好吧,我去。”
  晚上,肖毅和老周在滨海酒店宴请了鼎华公司的财务总监,那位总监是个海归,说话有板有眼,中规中矩,自带大企业的风范,初次见面,双方印象都不错,肖毅跟他说了自己的意思,表示愿意为他们提供资金上的支持和帮助,有可能的话,希望这位总监帮忙约下他们老总。
  总监表示会向老总汇报的,另外,他还透露了这样一个消息,滨海已经有好几家银行都在想方设法跟老总接近,就是滨海支行也有人通过别的渠道试图接近老总。

  老周不失时机地告诉这位总监,肖主任是滨海支行信贷客户部的主任,一把手,不需要中间环节。
  总监微笑着点点头。
  喝完酒出来,肖毅把这位财务总监送上车,转身跟老周说:“老周,陪我走走吧。”
  老周早就看出肖毅今天情绪不高,他边走边问:“你到底怎么了,一晚上提不起兴趣?”
  肖毅就把下午谭青找他到河边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问老周:“老周啊,你见过我们这样的夫妻吗?”
  老周什么都明白,但有些话他是不能跟肖毅说的。
  “老周,我知道你早就看出了什么,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说我过的这叫啥日子啊,上次回家,我妈还催我要孩子,我当时真想跟她说,自从我出来后,我媳妇都不让碰,我也懒得碰她,一想到……唉,不说了,现在想想还是你好,多晚回家都有人在床上等你,虽然不能为你做什么,问候一句就觉得心暖——”
  “那是,我和你嫂子一辈子没红过脸,她病在床上总觉得对不起我,听说你回来后,她心情都好了,知道我不受气了,她也高兴,所以回去多晚都不埋怨我。”
  肖毅拍着老周的肩膀,没有说话。
  回到家,肖毅不由自主地放轻了脚步,先是把脸贴在门上听了听,什么声音都没听到,这才打开房门。
  他进了家,打开灯,看见窗帘没拉,就猜到杜鹃没有回来。
  望着冷冷清清的家,他不由地一阵心酸,他还真不如老周幸福。
  杜鹃可能回娘家了,也可能跟什么人在外面过夜,他懒得过问,躺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外面清冷的夜空,手不由得触到了胸前的吊坠。

  这个吊坠是老胡临终前亲自挂在他脖子上的,老胡说这个吊坠里有宝藏,他觉得老胡是在戏弄他,这个老狐狸,如果真有宝藏的话,你何苦又回到监狱,最后终老在异地他乡?
  这时,一个干瘦的老头走进来,伸出手,捏着他项链上的一个黑金吊坠,轻轻一拉,他便直起身,跟他走出房门,走进夜色里。
  此时是后半夜,他赤着脚,跟着这个干瘦的小老头一直来到已经是冰雪封盖的版图最北端,在冰雪覆盖的山下面,有一座漆黑的墓穴,在墓道的最里面,有三具棺材,其中一副是新的。
  墓穴里面很冷,嗖骨般的冷,仿佛下一秒钟,双脚就会被冻住。他有些胆怯,后退着不肯往里走,他越是往后退,那个老头拽着他脖子上的项链就越用力,随着老头力道的加大,他感到呼吸急促,眼看就要窒息了,一声剧烈的咳嗽,他醒了。
  原来是个梦。
  他知道自己梦见了老胡,的确,他想他了,那个生前总是没有正经跟他嘻嘻哈哈的干瘪小老头,如今,他已落叶归根,躺在自己双亲的身边,默默守护着他们。
  老胡是肖毅亲自送走的,一直送到冰天雪地的大兴安岭他家的祖坟里,他和老胡,是忘年交、生死交,所以老胡才敢把自己的骨灰托付给肖毅,代价就是胸前这个吊坠,还有留给他那个神秘的电话。
  想到这里,肖毅拿过手机,输入一串号码,他当然不会拨出去,只是默默地凝视着这个号码,想着这个神秘人物到底是啥身份,突然,这个号码跳动起来,居然给他打了进来。
  肖毅的手一抖,差点手机掉下来,他急忙从沙发上坐起,跑进次卧,关死房门,他怕杜鹃突然回来偷听到他的电话。
  他颤抖着声音接通了电话,那个记忆中的声音响起,是那样低沉、威严、有力。
  “肖毅,我让你回去,没让你搞女人,你破坏了我的游戏规则……”
  肖毅不等他说完,申辩道:“我没有,她是谭青,我们这里的副市长,是来向我咨询烂尾楼的事的,她不想跟我们行领导接触,也不想让那市里的人看不起她,特地来找我恶补一些知识的……”
  于是,肖毅就从头至尾把跟谭青接触的过程和滨西那个烂尾楼的事说了一遍,最后,那个低沉的声音说道:“你把那个烂尾楼的详细情况整份材料,发到以下我给你的地址。”说完,那个人就挂了电话。
  肖毅按捺住狂跳的心,屏住呼吸,静静地等待,很快,他就收到一个电子邮件地址,还有一行字,在心里记下地址然后删除。
  肖毅想到杜鹃曾经偷偷查看他的手机,在心里默记下地址后就删除了这条信息。
  他不知道那个人要烂尾楼的材料干嘛,也许是想帮自己,也许是想接盘转手大赚一笔,他管不了那么多,马上给谭青发送一条信息:速将烂尾楼详细资料发我邮箱,有用,地址是……
  谭青没有回信,也许是睡着了,也许是不想让他管这烂事。肖毅握着手机,调到震动模式,一直到天亮,也不见谭青回信。
  肖毅走出房间,他站在阳台上伸了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这才发现,杜鹃一夜未归。
  他洗了冷水澡,头脑清醒了很多,人也恢复了精气神,他走出家门去上班。半路给岳母家打了电话,询问杜鹃是否住在了娘家,哪知岳母又是开口大骂。

  他不等她骂完,就挂了电话,无疑,杜鹃在那里。
  时间还早,他来到以前经常光顾的一个早点摊,要了一份早点,正要吃,谭青打来了电话。
  肖毅环顾了一下四周,都是陌生面孔,就低声问道:“看见我的信息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