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27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谭青绝没料到肖毅能说出这样一番话,她立刻站起来,红着脸冲华明远鞠了一躬,说道:“欢迎华总来滨海。”

  华明远打量着谭青,有看看肖毅,说道:“后生可畏,年轻人,有干劲,有闯劲,好!那个……洪书记,我看就到这儿吧,我马上要赶回去,下午还有会。”
  洪舟一听,连忙说道:“那哪行,您莅临滨海,怎么能不吃一口饭就回去?这样,我吩咐早点开饭,您吃完就走不耽误。”
  华明远说:“实不相瞒,我就是中午有个场面,需要我参加,至于下午的会都是次要的。”
  “那……”洪舟一时没了词,他看向肖毅,说道:“肖毅,你说呢?”
  肖毅心说,快点走吧,我好冷静冷静:“既然华总中午有安排,就随华总吧,咱们来日方长。”
  华明远立刻说道:“小肖果然是个人才,没错,咱们来日方长!”
  就这样,滨海两大班子当家人,簇拥着华明远来到楼下,洪舟亲自开门,护着华明远上了车,目送着华明远一行三辆车走远才回过头。他看着肖毅说道:“肖主任,走,上去咱们好好聊聊!”

  肖毅心虚,连忙说道:“改天行吗?改天我亲自来跟您汇报,单位实在有事,正在搞清欠,我撂下手里的活儿就来了,一大帮人都等着我呢。”
  一旁的谭青似乎看出肖毅的心思,就说:“等肖主任忙完,我负责把他请来。”
  “好,那就再另找时间,不过肖主任,宏大的事你要盯紧,这个事对于滨海来说绝对是天大的好事,我代表全市的老百姓拜托你了。”
  肖毅赶忙点头弯腰,说道:“您言重了,我会尽最大努力的。”
  “谭副市长,你替我们大家送送肖主任。”
  “好的,肖主任,请吧。”
  谭青亲自驾车,送肖毅回单位。走到半路,肖毅说:“你靠边停车,我得下去走走。”
  谭青说:“这里离你们单位还有一段路呢?”
  “正因为如此,我才下去要吹吹凉风,我的头现在还晕着,跟做梦一样。”
  “是超出你的想象了吗?”
  “别问了,以后再告诉你。”
  肖毅在一个公园附近下了车,他跟谭青说了声“再见”后又回来,扒着车窗说:“作为领导最好不要亲自开车。”
  谭青笑了,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点点头。
  谭青亲自开车送肖毅也是有私心的,肖毅从一开始就发蒙,她又何尝不是?如果真的能盘活烂尾楼,捎带着还引来宏大这个大企业,她的履历该是何等光鲜耀眼!她想跟肖毅进一步聊聊,不想肖毅从上车就发愣,完全不在状态。
  看着肖毅有些步伐不稳,她探出脑袋叫住了他:“我回去也没事,要不我陪你到公园走走?”
  肖毅一听,咧着嘴说道:“拉倒吧,你不怕引火烧身我还怕给你找骂呢。”

  “哈哈。”谭青开心地大笑。
  肖毅走进公园,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坐在长条椅子,他呆若木鸡。
  刚刚发生的一切,恍惚跟做梦一样,肖毅感觉自己形同僵尸一般没有了思想没了意识,他狠劲掐了自己一下,疼,再一下,还是疼,真切地疼。
  他如同一个躯壳,钻进了一个魔洞,魔洞里有老胡,还有那个只有声音不见人的神秘人物,他们幻化出各种各样的形状,跟他纠缠在一起,他无力挣脱,似乎又不想挣脱,就这样晕晕乎乎地被他们挟来裹去……
  他出现了耳鸣,这个只有在极度紧张情况下才会有的短暂耳鸣,此时又出现了。他生平只有两次有过这种情况,一次是高考那年,走进考场开始答卷才知道笔丢了,那是第一次耳鸣,还有一次是送老胡“回家”,在老胡父母的墓穴中,恐惧紧张再次导致了他耳鸣,最后就是这次。
  按说,他已经过了紧张时刻,但就是越想越紧张,静下来后,耳鸣反而出现了。
  他不知道如何应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宏大这事太重大了,他不知自己能不能承担得住,此时,他是多么需要有个主心骨,哪怕不能给他出任何主意,只要倾听他就可以,但没有,谭青也不行,她毕竟是官员。

  他站起身,用力活动着双臂,原地弹跳,希望以此可以摆脱烦恼的耳鸣。
  这时,电话震动起来,他掏出来,一长串的未接电话,他都不知道这些电话是什么时候打进来的,也许是他精神高度集中,没感觉到电话的震动?也许是他的电话设置了静音。
  这个电话显示的名字是建行许主任,如今这个人已经是副行长了。
  “是肖主任吗,我是许亮,早就听说你回来了,一直抽不出时间跟你坐坐,你现在在哪儿?”
  “许行长,有什么指示?”

  “别扯了,咱弟兄说什么指示,中午有时间吗?”
  “太不巧了,我中午有事,你说什么事吧。”
  “我刚才听说从京都来了大地产商,是宏达集团,要接盘滨西烂尾楼,还是你给联系的,是吗?”
  不知为什么,肖毅听到这后居然挺起了腰板,故作自如地说道:“是啊,你消息真灵通。”
  “灵通什么呀,现在都业内都传开了,尤其是跟烂尾楼有贷款的这些银行,肖主任啊,你办了一件大好事,我们的钱有救了,老弟啊,听说你挂上了一个大人物?”
  “哪有啊,就是一个普通朋友。”
  “能撬动京都的宏大集团,并且老总华明远亲自跑来,这样的关系能是普通关系?老弟啊,以后咱们可要多交流……”
  肖毅不想接受他的探寻,就说:“许行长,不好意思,有电话进来了,我先接个电话,下来有时间再聊。”不等对方答话,他就挂了。
  他翻看这未接电话,有本单位的也有银行界的同仁,这些三年都不曾联系的人,无疑是听说宏大的事后才给他打电话的,跟许亮一样,是探听消息的,监狱三年,这些人中没一个去看他,如今听说他跟“大人物”有关系后,立马就和他联系,未免太急功近利了,他懒得回这些电话。
  这时,管忠的电话进来了,肖毅想起他今天应该去天田公司,就接通了电话,不等管忠说话,就问道:“去天田公司了吗?”
  管忠高兴地说道:“去了,去了,兄弟,你在哪儿?”
  “我在外面。”

  “我正在去你们单位,见面再说。”
  “去我们单位干嘛,我又没在,你到五十六处外招,咱们去那儿见个面。”
  五十六处外招,是中直单位一个对外招待所,坐落在郊外,主要是服务附近的中省直驻滨海的大单位,滨海本地去那里就餐的很少,碰上熟人的机会自然就少。
  本来肖毅也想独自清静清静,管忠是他的狱友,他们一起度过了人生的至暗时刻,彼此不需要伪装。
  管忠很快就到了,他手里拿着一个手机盒子,刚一见面,就高兴将手里的盒子塞到肖毅手里,说道:“兄弟,这是我的一点心意,我早就注意到你那个手机太老了,还不如跳舞的大妈用的先进,老婆舍不得给你买新手机,今天我结了工程款,正好看见手机店搞促销,就给你买了这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