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31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杜鹃不高兴地说:“他有什么牌和我们的事有关系吗?有什么关系早晚我也是要离婚的。”
  王辉故作温存地抚摸着她的脸蛋,说道:“小傻瓜,这事怎么会跟肖毅没关系?如果肖毅背后真有大人物,我们的事真的就难以进行下去,你想,他都能支使动总行的黄行长,势必会影响到我的晋升,我们不要因小失大,懂吗?”
  “那我肚子里的孩子……”

  王辉叹了口气,说道:“还是打掉吧。”
  “那怎么行,这是头胎,打掉的话不容易怀上。”
  “这么可能怀不上,现在科技这么发达。”
  “我跟肖毅结婚五六年了,都没怀上。”
  “五六年再减去三年,加上你妈的小动作,你当然怀不上。”
  杜鹃心想,打掉孩子,王辉要真不离婚,她还真没辙,想到这说道:“我不打,反正就是不打,我要把这个孩子生下来。”

  王辉想了想说:“不打也行,现在肖毅回来了,让他顶这个美名吧,咱们的事,只能随机应变了。”
  “你不打算离婚了?”
  “我从始至终都想离,但现在真的不是时候,兴许咱们婚结不了,就被肖毅办了,这事必须从长计议。”王辉见杜鹃不说话,又进一步说:“没办法,怪这个孩子不该这么早来。”
  杜鹃的眼圈就红了,她依偎在王辉的怀里,说道:“当初要是听我的,他在监狱的时候就跟他离了婚,何至于现在这么难啊——”
  王辉伸出一只胳膊抱住她,说道:“那时我不正赶在晋升之际吗?你离,我也离,影响不好。”
  “我看你根本就不想离,你就是舍不得你那个瘫病秧子老婆。”
  王辉的老婆有家族遗传病史,常年吃药,不能要小孩,但王辉不敢轻易跟老婆离婚。
  “我的情况你早就知道,什么事欲速则不达,你掰着手指头算算,这三四年,我从一个主持工作的副行长,到行长、分行副行长,三四年跳了三大台阶,这中间如果出现任何闪失,都到不了今天这个位置,事业就是我的依靠,也是你的依靠,如果我没了这些,你嫁我有什么用,继续跟肖毅过穷日子不得了。”
  王辉说的是实话,杜鹃一时没了词。
  “那你就忍心看着自己的孩子跟别的男人叫爸爸?”

  “我说你就不要用这话刺激我了,这不是缓兵之计吗?先把过段时间过了,看看肖毅的底牌再说好不好?”
  “如果你看清了会不会离婚?”杜鹃看着王辉问道。
  王辉说:“你不是废话吗?这还用说吗?”
  “那好,我先暂且再忍耐一段时间,但我不会等时间太长,你可听好了,记住我的话。”
  王辉见杜鹃做出让步,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说道:“买点营养品,养好我们的孩子,另外,你要跟肖毅过夫妻生活,别不理他。”
  杜鹃含着眼泪说道:“王辉,你真不是东西……”
  杜鹃到家后,将王辉的话告诉了妈妈,她妈妈当然希望女儿快点结束跟肖毅的婚姻,哪怕王辉暂时离不了婚,就这样靠着也比跟那个穷鬼强,但既然王辉不愿意杜鹃马上离婚,她们母女俩也没辙,只能退其次而求之。
  肖毅误认为是母女俩看了电视才对他做出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其实不是她们,而是王辉。
  一觉醒来,已是半夜,肖毅睁开眼睛一看,猛然看见自己居然躺在大卧室的床上,再歪头一看,杜鹃就睡在自己旁边。

  他一惊,翻身而起,说道:“我怎么睡这?”
  杜鹃揉揉眼,看了看表,说道:“你睡这不应该吗?”
  肖毅想起了,自己回到小卧室,和衣躺在床上,迷迷糊糊中,杜鹃进来了,杜鹃把他拉起,帮他脱了衣服,抱住了他,然后他们就抱在一起,退出了小卧室……
  “我……我们干什么了?”肖毅问道。
  杜鹃白了他一眼,恨恨地说:“你什么都没干,只干了一件事,就是被我强女干了,哈哈……”

  肖毅感觉杜鹃的情绪有些不对,似乎跟他做夫妻之间的事有多么不情愿似的,就说道:“你搞什么鬼?”
  杜鹃听到肖毅这话,“噌”地从床上坐起来,说道:“搞什么?你说我搞什么!我跟自己老公搞什么都正常,倒是你不正常,好像不该跟我搞什么似的,装得跟吃了多大亏似的。”说完,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下床,去了卫生间。
  不得不说,杜鹃说得还是有一点道理。虽然是在自己家,虽然是自己的老婆,但肖毅总是有种睡了别人老婆的感觉。
  看杜鹃的神情,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是不情愿的,送她回来的是丈母娘,让肖毅去大卧室睡,也是丈母娘的主意,势利眼但却聪明无比的丈母娘一定是看出了肖毅的潜力,抑或是王辉暗示了什么,反正,杜鹃做这一切她是不开心的。
  女人的心,是跟着感觉走的,杜鹃跟王辉肯定是有了的感情,勉强跟肖毅在一起,还要伪装成贤惠模样,不说负疚,起码心里是别扭的,是不情愿的,抑或是恶心的,甚至是屈辱的。
  理智地看待王辉和杜鹃的感情,肖毅并不相信王辉真的爱杜鹃,也不相信杜鹃爱王辉有多深,男人都是贪心的动物,贪心一切美好的东西,钱、权、女人。

  尤其是王辉这个位置上的男人,他们心里很清楚,这所有一切,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却又要花费精力去索取、去追求,说到底,无非就是一种体验而已,钱、权、女人,是最能满足男人虚荣心的标配,尤其是女人,较之前两者更容易得到,更不会珍惜,只不过看到别人田里的庄稼长得好,偷收了一把而已,有多珍惜就谈不上了。
  王辉偷吃的毛病由来已久,杜鹃不是他第一个出轨对象,可能跟他的婚姻有关系,当年他为了前程,娶了并不爱的某证券商的女儿,然而好景不长,这位证券商在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中,为了应对国际金融买家,卷入一场金融风波中,最后破产,因无法偿还巨额债务,在深圳跳楼自杀了,母亲跟着司机携款跑到了国外。
  王辉的妻子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一蹶不振,患上了很严重的抑郁症,几次自杀未遂,面对这样一位有自杀倾向妻子,医生告诫他们不能要小孩,妻子失去理智的时候可能会伤害到幼小的孩子,这种情况下王辉还不能离婚。
  肖毅知道杜鹃跟王辉的关系,但他还忍,哪怕忍到心头滴血,虽然自己似乎成为炙手可热的人物,但这不能说明自己已经站稳了脚跟,他必须在自己有充分实力的情况下再向欺辱过他的反击,如果这个时候选择离婚,有可能顾此失彼。
  王辉喜欢杜鹃,在他们婚前他就看了出来,只不过那个时候他没想那么多,甚至还有几分得意,原来,那个时候自己的婚姻就埋下了隐患。
  卫生间传来马桶抽水的声音,肖毅穿上衣服,准备回自己的小卧室。
  杜鹃这时进来了,他看见她睡衣的领口处有一块红印,应该是他留在上面的,可以想象,自己肯定是疯了,毕竟当和尚那么长时间了,一旦开启宣泄的闸口,杜鹃是抵挡不住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