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34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肖毅被他的讲话有所激励,在监狱尽管也能收看电视新闻,也能了解到这方面的内容,但总觉得这项工作离自己很远,没想到自己这个有“污点”的人,也能成为帮贫帮扶工作中的一员,他在心里就没那么抵触了。
  大会结束后,谭青召开了本组会议,明确了工作范围和内容,进行组内分工。散会后,谭青叫住了肖毅。
  “今天开会前,一把跟我说,让我问问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肖毅说:“不怎么样。”
  其实,洪舟没有让她问肖毅,是她自己想问:“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肖毅说:“我的想法很多,等有时间再说吧。”肖毅看了看四周,大部分人都已经走了,他不想跟谭青在光天化日之下交谈,谭青毕竟是个年轻的女子,前几天网上的视频虽然删除了,但不能不说没人知道。
  谭青看着肖毅谈兴不浓,问道:“你晚上有事吗?”
  肖毅点点头说:“是的,几位银行界的朋友,早就说在一起聚,一直没时间,好不容易才安排到今天晚上。
  谭青看着他,虽有不舍,但还是很痛快递说:“好吧,那就以后我们下乡的时候再说吧,对了,你抓紧安排单位上的事,过两三天我们要去基层。”
  “好。”
  肖毅说完就走了,肖毅知道谭青有话跟自己说,但是他不想跟她过多交谈,谭青是刚履新不久的副市长,年轻漂亮,自己已然臭满天下,就不要熏到别人了。
  望着肖毅的背影,谭青自己也弄不明白,这个人自诩“刑满释放人员”的男人身上,有一种特别的气质吸引着她,是他的不卑不亢、镇静从容,还是他主动帮她的热心肠?也许都不是,而是一个中年男人的沉着和坚忍,这份沉着和坚忍是经过生活淬炼磨砺的结果。
  肖毅晚上确实有事,是许亮做东,约了几个过去的朋友在一起坐坐。
  许亮目前是一家国有银行的副行长,这个人官欲很强,那天得知肖毅跟宏大和市领导的关系后,主动给他打电话,对这样的人肖毅是瞧不起的,但他今晚约见的两位朋友却是他过去的同学,一个是滨海市政府金融办公室主任徐江,另一个是人行人事处长马明。
  以前他们经常在一起聚,随着肖毅入狱,便失去了联系,这三个也未曾去监狱看过他,对此,肖毅理解,毕竟他们都是有理想有追求的人,那个地方能不去就不去。
  看得出,许亮攒的这个饭局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人少而精,都是肖毅过去关系比较要好的同学,也是许亮平时打交道最多的两个人。

  肖毅赶到酒店的时候,许亮早就在门口恭候。肖毅下了车说道:“许副行长亲自迎接,还让不让我活了。”
  许亮揽着肖毅的肩膀进了房间,里面的两个人早就站起来迎接他。
  席间,几个人难免说起肖毅的遭遇,这个是回避不了的话题,许亮说:“肖毅,不瞒你说,我们哥几个的确商量过去看你,但都因为这样那样的事情耽搁了,现在想想,三年时间,咱们怎么就连半天都抽不出来吗?”
  徐江说:“实话实说,虽然市金融办公室平时没什么具体工作,但就是整天瞎忙,这不,又抽调下乡扶贫,我总结过这几年,我和我妈妈同在一个城市,就生生半年没见过她老人家,偶尔打个电话我还嫌她占线,唯恐误了什么事。”

  马力接过话茬说:“所以有首歌就叫‘时间都去哪儿’,来吧,咱们也别检讨为什么没去看肖毅了,他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出来了吗,我们照样是兄弟,是好朋友。”
  “不但完好无损,而且现在风光无限!”许亮说道。
  肖毅端起酒杯,说道:“哥几个的情谊我很感动,好的关系就是这样,不因一时失联而断交,你们是我出来后第一个请我的,我很感动,我敬哥几个,干!”
  一瓶酒很快见了底,又打开了第二瓶,肖毅感到这些人该问最关键的问题,果然,许亮说:“论业务,肖毅比咱们几个都好,论才干,他也不输任何人,就是运气不好,没遇到好领导,这么多年,有哪个信贷部主任负了领导该负的责任,还居然被判刑?太不公平了……”
  肖毅赶忙拦住,说道:“咱们是好弟兄,这件事我早就翻篇了,影响团结的话就不要说了,有些事我认,不后悔。”
  徐江说:“你呀,就是愚忠,谁不知道王辉和徐守宁是什么东西,都是他们下好套让你往里钻,你也是,太讲义气,被王辉迷惑了……”
  马力见肖毅脸色不好了,就赶紧说道:“打住打住,刚才肖毅都说了,这件事翻篇了,咱们就不要让他再重温了,我看肖毅倒是交了好运了,不但毫发无损地归来,还有洪舟和宏大这样的大靠山,我看那些小人再也不敢出什么阴招损招了,倒是肖毅要想收拾他们是分分钟钟的事。”
  肖毅不得不说:“你当我是谁呀,我哪敢收拾他们,他们不给我摆道儿就烧高香了。”
  “别活得这么窝囊,要关系你有关系,要才干有才干,早点把那个姓徐的王八蛋顶了得了。”
  “唉我听说洪舟要调你去市里,怎么着也得弄个处级吧……”

  这个问题是肖毅尽量回避的问题,因为有些话他不能说,也不好说,但在这几个人面前,他又希望他们提起这个问题,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
  他刚要说话,电话响了,是妈妈的电话。他赶忙给他们打手势,说道:“我老妈……憋出声。”
  其他三人便大气不敢出了。
  “小毅,你在哪儿?”
  妈妈最恨他喝酒,一直认为是他喝酒误事导致工作失误,才出现纰漏,所以他是不敢跟妈妈说真话的:“妈呀,我在家,刚要吃饭。”
  “胡说!我就在你家,你人在哪儿?是不是又喝酒去了?”
  听得出,妈妈有些不高兴了。
  “你在我家?你什么来我家了?”
  “是你媳妇今天下午把我和你爸接来的,说让我们在这住两天。”
  “妈,你们怎么……”肖毅看了看其他人,压低声音说:“你们来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这时,电话里传来杜鹃的声音:“我都准备好了,不需要你准备什么,你快点回来,爸妈们等你回来吃晚饭。”
  肖毅语气立刻就变了:“你搞什么鬼,不节不年你接我爸妈干什么?”
  其他三人一听肖毅在跟老婆说话,就开始端杯喝酒吃菜,小声地说着话,装出不听他电话的样子。

  肖毅可以容忍杜鹃的出轨,但他在朋友面前还是要装一装的,他严厉地说道:“我有事,你们吃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哪知,他刚挂了电话,妈妈又打了进来。
  肖毅看了看大家,无奈地说:“这老太太盯上我了,”说着就接通了电话:“妈,您老人家让我把饭吃完……”
  妈妈打断他的话,大声说道:“小毅,你要还认我这个妈,就给我放下那猫尿,快点回来!”老太太不容肖毅说话就挂了。

  肖毅虽说是孝子,但结婚几年,还真没把父母接家里来住过,一来是杜鹃母女一副城里人的优越感,二来是杜鹃从未看得上这对乡下公婆,再有肖毅入狱三年,这期间杜鹃一次都没回家看过父母,这次破天荒地去乡下把父母接来,肯定包藏着某种目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