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36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第二天一大早,肖毅陪父母在宾馆吃完早餐后,送他们上了出租车,临上车的时候,妈妈千叮咛万嘱咐,劝他戒酒,他连连点头,满口答应。
  望着载着父母远去的出租车,肖毅回过神,他叹了一口气。
  他想起自己的手包还在家里,就回家去取。虽然里面没有什么东西,就是昨天开会时的一些扶贫文件,但他已经习惯带这个包了。男人,如果把钥匙等随身物件都塞到口袋里,鼓鼓囊囊势必会影响着装效果,所以肖毅总是习惯带个手包。
  他打开家门,让他意外的是,妻子杜鹃居然还没走,还穿着睡衣在沙发上发呆,扫地机器人独自清洁着地板,发出嗡嗡嗡的声音。

  看见肖毅回来了,杜鹃的眼睛立刻放出光亮,她惊喜地从沙发上一跃而起,就像看见救星一样说道:“你终于回来了?”
  肖毅一怔,说道:“你还没走?我回来拿包。”
  杜鹃不知是哪根神经搭错了,一下子扑到她跟前,依偎在他肩膀上,抬着头娇羞地说道:“快亮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和你……那样了……我就没走,在等你呢——”
  肖毅心就是一跳,身上某个地方就抬起头,这么长时间杜鹃都没让他碰,这两天她频频向自己主动示爱,事出反常必有妖,他抑制住原始冲动,低头看着怀中的杜鹃,讥笑了一下说道:“你该问问你公婆走没走?”
  一句话,立刻让杜鹃现了原型,她绷起脸瞪了他一眼,说道:“真扫兴!”便又坐回沙发,拿起扫地机器人的遥控器,冲着机器人不停地按着遥控器。

  杜鹃爱慕虚荣,甚至好吃懒做,但她不是一个善于伪装自己的人,她沮丧地扔掉遥控器,骂道:“什么破玩意儿,太不好使,刚买就得保修!”说完,起身就要往卧室走。
  肖毅一把拦住他,把她箍在自己的臂膀里,坏笑着说:“我这玩意儿好使,不需要保修。”
  杜鹃挣扎着嚷道:“干什么,放开,我现在不想了。”
  肖毅说:“你成功撩起你老公的兴致,这会又说不想了,可能吗?”
  “那你刚才……”

  “刚才我的嘴违背了我的身体,要不你看看……”
  杜鹃瞪着肖毅,那对漂亮的眼睛不停的在肖毅的脸上溜来溜去,心里在评估着服从和拒绝的代价。
  肖毅一时兴起,他抱起杜鹃,用脚踢开卧室的门,把杜鹃放在她的床上,她身上的睡衣自然散开来,她居然没穿里裤!
  原来,这一切都是杜鹃预谋好的。

  自从上次跟杜鹃做了夫妻该做的事后,肖毅身体中那种原始的向往被激发出来,虽然看穿杜鹃是有意的预谋,但他的身体仍然诚实地反应了一个男人的本能,既然她需要,既然她已经准备好,那就来吧——
  他忽然有种要上别人的女人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有点可怜,因为在理智上,他永远都不想和他做这事,但他的身体是向往的,自从刚才抬起头到现在,一直都没屈服,干旱已久的庄稼,对雨水当然充满渴望,人之常情,虽然感觉有些可怜和屈辱,他仍然扑下身去……
  也许太过暴力,杜鹃猛地将他推开,大声嚷道:“你压到我肚子了!”
  肖毅立刻停止动作,直起身看着她。

  杜鹃皱着眉,不高兴地把脸扭到一边。
  如果说刚才肖毅的烈焰已经被点燃,那么此刻,一场骤然而降的暴雨将他的激情泼灭,渴望在甘霖中跳舞的庄稼迅速枯萎,再也无法昂头渴望雨露的滋润。
  杜鹃心里也不舒服,其实她根本不想跟肖毅做这事,但他必须给肚子里的孩子贴上一个合理的标签,就在她几乎沉浸在本能的欢愉中的时候,肖毅压疼了她,母性使然让他奋力推开了他。
  两个人都不爽,就跟到了嘴边的美味佳肴,刚想吃还没吃到,就凭空消失了,那种欲罢不能令他们尴尬得涨红了脸。
  肖毅立刻起身,抓起衣服跑进了浴室,后面的故事交给手,但奈何太过惊吓,根本做不到……
  肖毅无精打采地来到单位,快到大门口时,就看见门口围了一群人,两个保安在往门口外推一个人,这个人高个,秃头,明晃晃的特别显眼。
  肖毅不想管闲事,他绕过围观的人群,径直向门口走去,哪知,那个高个秃头男人一眼认出了他,高声喊道:“肖毅,我找的就是肖毅,就是他,不但要了我的回扣,还拿走我一年的利息,这次居然还把我告上法庭,肖毅,你今天不给我撤诉,不还我利息,我跟你没完!”
  这个人说着,冲开拦着他的保安,就向肖毅扑去。
  肖毅这才明白,原来这个人闹事是奔着自己来的。
  他不认识这个人,更没有拿他的什么利息,就站原地,示意保安不要拦这个人。

  秃头男人原以为肖毅会躲,哪知肖毅不但没躲,反而跟他面对面站住,他伸出要抓肖毅的手,一时收不回来,又失去保安拦他的力量,就“噔噔”向前冲了几步,肖毅不慌不忙,身子往一旁侧过去,那个人就扑空了,继续往前冲了两步,撞到一个人的怀里,确切地说是被一个人抓住。
  “你谁呀,捣什么乱?再不滚的话我直接报警!”
  石峰不知什么从里面跑出来,看见那个人朝肖毅扑去,肖毅躲过,这个人一时守不住脚步,眼看就要摔倒在大门口,他一把抓住了他,搡到一边。
  那个人站稳后,指着肖毅说:“我不是捣乱,我是来告他来的。”
  肖毅走到这个人的跟前,他仔细看了看他,问道:“你认识我?”
  “当然认识,就是你把我起诉到法院,昨天下午法院给我下的传票。”
  “你叫什么?”
  “何宝贵。”
  肖毅想起来了,在起诉名单中,的确有这个人,但是他不认识这个何宝贵,这里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石峰说:“肖哥,别理他,精神病,交给保安算了。”
  肖毅说:“让他进来吧。”
  来到办公室,肖毅请何宝贵坐下,跟石峰说道:“去,把康行叫来。”

  康瑞祥进来后,肖毅起身,让康瑞祥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说道:“康行,这个人叫何宝贵。”肖毅又转向何宝贵说:“何宝贵,这个人是我们行领导,我的顶头上司,你不是我又要回扣又私吞了你的利息吗,你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我们领导说清楚,你说的那些到底是不是我干的。”
  肖毅示意石峰在一边做记录。
  康瑞祥打量着何宝贵,说道:“刚才在门口闹事的就是你?”
  何宝贵一听,晃动着明亮的秃脑袋说:“我没闹事,我就是想找你们说清楚,你们说我不按时结利息,还把我告上法庭,昨天下午法院的传票送到了街道,这倒好,都知道我摊上了官司,以后我还怎么见人?”
  康瑞祥说:“你在我们行贷了多少钱?”
  “15万。”
  “哪年贷的?”
  “去年元旦。”

  “你结过利息吗?”
  “年年结。”
  这时,肖毅已经从文件袋里找出何宝贵的贷款资料,他放在康瑞祥的面前,康瑞祥看了一眼后说道:“这些资料是我们从计算机调取出来后打印的,上面显示你近两年未结利息,按照我行最新规定,你属于被起诉范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