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39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白宗俭话说得自然不虚伪,让肖毅不好拒绝,从前跟他也认识,但他们之间纯粹是朋友间的交往,彼此没有礼物往来,虽然肖毅感到有些别扭,如果不收下别扭的就是白宗俭。
  他由此想到那些收礼的高官们,有些礼物不一定想收,但不收不行,碰上白宗俭这样会说话的送礼人,不收的话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礼尚往来是民俗,也是官俗,当官的不一定给送礼人回送什么礼物,他们只要在关键时刻帮到他们就是最好的礼物。
  “多谢白哥体贴。”
  白宗俭说:“这话我爱听,我的确是出于体贴给你准备的这些礼物,你不知道,那年我去看你,掏出五千块钱要给存在卡上,可是监狱的人不让,说最多只能存三百,我磨破了嘴皮子好说歹说给你存了一千,我跟他们说,我这兄弟嘴馋,多存点让他给大家买酒喝……”
  肖毅的眼圈红了,他低下头,这事管教后来告诉他了,他感激地说道:“多谢白哥,我按你说的,过年的时候,真的买了两瓶酒,犒劳了大家。”
  白宗俭果然不同寻常,送礼居然送得这样情真意切,让你不能拒绝。
  俞歌却为难了,她打开那个小锦盒,居然是一个金镶玉的佛像吊坠,她轻轻盖上,悄悄推到肖毅跟前,小声说道:“这个,我不能要。”
  肖毅打开看了看又合上,说道:“收下吧,如果你不收下,我今天晚上这一箱茅台他都得给我灌进肚里,这么好的酒我可不想糟蹋了,怎么也得搬回几瓶变卖换钱花。”
  俞歌不好意思要这么贵重的礼物,她喃喃道:“您还是给杜鹃姐姐吧。”
  一听俞歌提杜鹃,肖毅的好心情瞬间没了,他皱着眉头小声说道:“你给我住嘴,不想要的话马上走。”
  肖毅是声音虽然不大,但屋子里的人都听见了,俞歌更是窘得红了脸,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还是白宗俭会来事,他说:“俞小姐,你别不好意思,刚听你们主任说你是我的粉丝,既然如此,你就更不用不好意思了,现在不是都兴花钱买粉丝吗,就当我是贿赂粉丝。”
  如此一来,俞歌无论是拒绝还是感谢,都没有机会说了,只得收下了这个礼物。肖毅暗想,这个白宗俭,果然老道,送礼都送得这么理直气壮,让你接受得心服口服,绝对没有拒绝的理由。
  “对了俞小姐,你是不是喜欢拍卖这一行?如果喜欢的话,下来我教你,没必要在银行干一辈子……”
  肖毅说:“看看,有人开始挖墙角了是不是?以后我可是不敢带人来见你了,尤其是美女。”

  白宗俭大笑。
  肖毅暗想,白宗俭经手的女人无数,他是不是看上俞歌了?
  这时,康瑞祥打来电话,问他说话方便不?肖毅想了想说:“方便,您说吧。”
  康瑞祥就简单跟他说了下午班子会的情况,在会上,他将朱强向贷款户索要回扣和私吞两年利息的情况曝光了,其他人都很震惊,纷纷表示这样的人必须开除,不但开除还要深挖,将不法分子送上法庭。徐守宁最后表态,他先找朱强谈谈,然后再做处理,毕竟现在听到的都是一面之词。
  肖毅一点都不觉得奇怪,这个朱强跟曹小东和徐守宁甚至王辉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作为一行之长,徐守宁找朱强谈规格高了点,按程序谈话者应该是康瑞祥或者监察办的人。
  挂了电话,白宗俭说道:“吃个饭还要电话办公?”
  肖毅说:“部里的一点闲事。”
  白宗俭知道肖毅为了晚上这顿酒,中午推掉了所有应酬,就吩咐服务员开酒、上菜。
  肖毅拿过打开的酒瓶,刚要倒酒,被白宗俭制止住,他吩咐服务员把小杯撤掉,换大杯,从肖毅手里夺过酒瓶,倒了满满四大杯酒,正好一瓶酒见底。
  俞歌见这架势就有点慌,她暗暗拽了一下肖毅的衣角,小声说:“我不能喝酒。”
  哪知,这话被白宗俭听到了,他说:“不要紧,你跟谁来的谁负责喝你的酒,同理,唐小姐的酒我负责,你的酒当然是肖毅负责,公平公正。”

  酒倒好后,白宗俭端起杯子,说道:“这第一口酒,我说的是口,不是杯,我们敬大难不死、枯木逢春的肖先生,这几年你受的苦也好,委屈也好,劫难也罢,都是你命中该有的,现在统统都过去了,从此以后,你不会再有过不去的坎儿了,你的人生只有一马平川,大路朝阳,这就是我今天最想说的致酒辞,也是我们聚会的主题。”,
  肖毅端起杯子,举到白宗俭面前,说:“哥,谢谢你的鼓励,我先敬你,一切都在酒中。”
  唐红和俞歌也端起了杯,各自喝了一口。
  唐红是有名的交际花,善于周旋在高官富甲之间,她举着杯,笑盈盈走到肖毅跟前,说道:“肖先生,今天真是幸会,白先生跟我说了你的情况,说得我动心了,接下来能不能赏脸,让我做一期你的专访。”
  “专访?唐小姐啊,你别吓着我,我就差在电视台说我进过监狱了,求您了,我干了。”肖毅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唐红也不示弱,一杯酒见了底。
  这边,白宗俭端着酒杯向俞歌走来。
  白宗俭说:“俞小姐,我敬你,以后只要是我请客,你必须出现。”
  俞歌脸一红,说道:“谢谢,我敬您。”
  俞歌显然喝不了酒,一小杯酒下肚,呛得她赶忙背过身不停地咳嗽起来。
  白宗俭忙递给她一杯水,看着她喝下后关心地问道:“感觉怎么样?”
  俞歌擦擦嘴说:“好多了,谢谢。”
  白宗俭又给俞歌的小杯倒满酒,端起来递给俞歌。
  俞歌赶忙摆手,说道:“真喝不了,我不会喝酒的……”

  “你先别急着拒绝,听我说,我跟肖毅以前经常在一起喝酒,从没见他带女士出来过,你是第一个,我敬你的这第二杯酒,就是希望你不论是在工作中还是在工作之余,照顾好我这位兄弟,他是我的好哥们,也是你的好哥们,还是大家的好哥们,一句话,是咱们共同的财富,今后我们还要仰仗着他呢,来,干!”
  白宗俭这番话俞歌深有体会,她知道肖毅受的那些委屈,也知道杜鹃对肖毅的不冷不热,甚至听说过杜鹃的一些不好的传言,白宗俭的这番话,道出了兄弟之情,她很受感动,跟白宗俭轻轻碰了一下酒杯,仰头就喝干了杯里的酒。
  白宗俭喝了一大口后指着俞歌对肖毅说道:“看见了吧,强将手下无弱兵,可塑之才。”
  肖毅拿过俞歌的酒杯,说道:“你别喝了,喝水吧。”
  白宗俭不干了,说道:“刚开始喝你就护着了,俞小姐藏量。”
  俞歌的脸早就红了,她的头有点晕,说道:“我哪有量呀……”话没说完捂着嘴就跑了出去。

  肖毅怪嗔地说道:“看见了吧,这就是你说的量。”
  白宗俭跟唐红说:“唐小姐,麻烦你去看看咱们这个小妹妹。”
  唐红起身,走了出去。
  白宗俭凑近肖毅,说道:“趁我现在还没喝多,跟你商量个事,你们信贷部是不是还跟贷款户要抵押品评估报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