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40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是的,有的银行已经不让贷款户自己做评估了,但我们行还是要。”
  白宗俭说:“我那里拍卖的物品也涉及到评估问题,我有个想法,你是专业人士,又在银行工作,我想咱弟兄合伙开个评估公司怎么样?”
  “我们不让兼职。”
  白宗俭说:“我们也不让兼职,但你想想,你一分钱没贪都蹲了三年监狱,我呢,每年从我手上过的钱不计其数,但咱一分一厘都不敢沾,咱们以家人的名义成立一个评估公司,有些业务就不用去找其它公司了,这叫肥水不流万人田,也不触犯法律法规,你看怎么样?”

  白宗俭说的这个事,各个银行内部早就有人这样干了,许亮的妻子就开着一家评估代理公司,不算合规,但也不违规,白宗俭的话让他多少动了心思。
  白宗俭说:“你好好想想再做决定不晚。其实这事我完全可以自己做,但咱兄弟一场,有钱还是一块赚吧。”
  白宗俭的话没错,先开个评估代理公司,不需要多大的本钱,他们任何一个人都能单独干,加入一个人就多一份资源和力量,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合伙做生意,利益共同,以后各种关系资源也能共享,这才是白宗俭最终的目的。
  “还有一事我可能到时要请你帮忙。”
  “什么事,我想在开一家属于自己的典当行,这个手续太不好办了,我也正在托人办,实在不行的话就要找你了,你就要出头了,帮忙走走高层关系。”
  白宗俭果然精明,不过他的精明不让人讨厌,而且恰到好处。

  “白哥请放心,我必定效劳,只是你怎么知道我有高层关系?”
  白宗俭刚要说话,肖毅的电话又响了,屏幕上显示的是“家”。
  电话响半天肖毅才接通,他语气平静,没有任何感情色彩:“有事吗?”
  “肖毅,妈跟你说话。”
  杜鹃的话音刚落,就传来丈母娘的声音:“我说肖毅啊你怎么回事,晚上怎么又不回家吃饭,你是不是又到外面喝酒了?走时你妈是怎么嘱咐你的,你怎么不听,天天泡在酒缸里,对下一代能有好处吗?你们呀,真是让我操碎了心,鹃鹃刚喝下催孕的中药,这不是白费功夫吗?”
  “我在外面有事,挂了。”仍然是平静的语气,说完就挂了电话。

  白宗俭看着肖毅,他没说什么,这时俞歌和唐红进来了。
  唐红说:“两位,能不能别把时间都浪费在酒上,咱们去嗨歌跳舞?”她说着,居然扬起手,做了一个旋转动作。
  看着她柔软的腰肢,白宗俭的眼睛有点直。
  唐红喝酒没尽兴,唱歌跳舞倒是尽兴了,白宗俭搂着她跳了一曲又一曲,肖毅对这些没兴趣,坐在沙发上瞌睡着了,直到俞歌轻轻拉起他的手,他才惊醒。
  看得出,俞歌对这样的场合还是生涩,她虽然舞跳得不错,但是放不开,唐红主动跟俞歌交换舞伴,肖毅对此没多大兴趣,唐红不由得说了一句:“肖主任,没必要活得这么累,人生苦短。”她说着,悄悄将自己一张名片塞进肖毅的口袋里。
  回来的路上,肖毅将办公室的钥匙交给俞歌,让俞歌将白宗俭送的酒和烟锁进他办公室的柜子里。

  俞歌自然不用多问,守着那么一个随时反目成仇的老婆,这些东西当然不能往家里带,肖毅这样信任她,让她很是欢喜。
  回到家,杜鹃已经睡了,昏暗的灯光下,肖毅洗完澡后,只裹了条浴巾,借着朦胧的月光,就往床上躺,哪知,居然躺在一个人身上,他吓了一跳,大声喊道:“谁?”,随后跳到地上,赶忙打开了灯。
  他定睛一看,床上居然躺着丈母娘,丈母娘揉着眼睛,问道:“肖毅,你回来了,去,到鹃鹃屋睡去。”
  肖毅紧了紧险些松开的浴巾,问道:“你怎么在我屋?”
  丈母娘翻了个身,背朝着肖毅嘟囔了一句:“太晚了,我就没走,你快点出去,别耽误我睡觉,把灯关了。”

  肖毅没动,说道:“你赶快起来,我要睡觉。”
  丈母娘一听,“腾”地从床上坐起,大声嚷道:“怎么说话呢?你就不能跟媳妇一屋睡吗?我说肖毅你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外边有人了,早就跟你说了,鹃鹃正在备孕,你却天天这么晚回来,还喝酒,你是想生个畸形儿还是外边有人?”
  肖毅冷冷地说道:“这话您不该问我吧?”
  “肖毅,你什么意思,我闺女一心一意想给你们肖家传宗接代,你却一点都不配合!”
  望着丈母娘那一脸的横肉,大半夜的,肖毅懒得跟她吵,他退出小卧室,打开客厅的灯,这才发现,客厅沙发上的坐垫不见了,他转了一圈也没找到,最后在阳台上找到了,才发现坐垫的外套已被拔掉。
  看来,一切都安排好了,要想睡觉,只能去杜鹃的屋。

  他连自己的睡衣都找不到了,只好裹着浴巾推开杜鹃的门。
  杜鹃在睡,一看就是装睡,旁边预留着枕头,无疑是他准备的。他便悄悄上了床,轻轻拉过被子,大气不敢出,蜷缩着躺在床边。
  这时,一只绵软的手臂缠绕过来,将他抱住,同时,热乎乎的唇便吻着他的后脖颈,缠绕过来的那只手便伸到了他的致命处……
  纵容肖毅再怎么有克制力,他也逃不过这美人关了,他低吼一声,从床上一跃而起,一个猛扑,就将杜鹃生擒活拿了……
  躺在小卧室的丈母娘听到隔壁传来的动静,她不由得暗自庆幸,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嘴里暗暗说道:阿弥陀佛,你个穷小子,终于着了老娘的道儿。她掀开被子,原来是和衣躺在床上的,轻轻走出房间,换上鞋,看了一眼激战的卧室,拉开防盗门走了。
  一大早,肖毅睁开眼睛,身旁早已没了杜鹃,他掀开被子,这才发现杜鹃早就将他的睡衣放在枕边。

  这时,杜鹃进来了,看见肖毅正掀开被子,立刻扭过头,厌恶地说:“快点起床滚蛋,满屋子的味儿。”
  肖毅想不到她这么快就变脸,故意说道:“过河拆桥是不是?舒服了就不翻脸不认人,昨天晚上你怎不嫌我味儿大?”
  杜鹃一听,恼怒地说道:“别废话,赶紧走。”说着就去开窗通风。
  **,敢这么对待老子!当老子是什么人?肖毅一时怒起,他从床上跃起,从背后抱住了杜鹃,一用力就将她反抱到身上,翻身将她压在身下,就去扯她身上的衣服。
  杜鹃一看肖毅要发疯,就不停地用脚踹他,用手抓他,肖毅将她的两只用力并在一起,又制服住了她的双脚,扯掉她的里裤,报复性地侵进了她,一边快速动作一边恶狠狠地说:“你们不是希望我这样吗,今天老子让你爽够……”
  杜鹃的双手双脚动惮不得,便抬起头试图去咬他,眼看要咬着他,肖毅抬起巴掌,冲着杜鹃的脸就给了她一巴掌,杜鹃惊恐地瞪大眼睛,不再反抗,任由他在身上胡作非为。
  看到杜鹃痛苦和惊恐的表情,肖毅突然没了兴趣,妈的,我这是怎么了,强女干起自己老婆了?
  肖毅从杜鹃身上起来,抓起自己的睡衣,冲进浴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