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43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有事必须说。”
  “我听杜鹃姐办公室的人说,朱强一大早就去找她,好像还跟她嚷嚷了几句。”
  “这事我知道,她刚才跟我说了。”

  俞歌说:“朱强威胁杜鹃姐,说,他不好,谁都别想好。”
  “哦,这话当真?”
  “没错。”
  肖毅皱起眉头,朱强跟杜鹃说这话是何意?难道杜鹃跟朱强还有什么瓜葛?还是他跟王辉有瓜葛,希望这事王辉能出头给他摆平?

  这时,老周来了,老周告诉他,朱强去了曹小东办公室,也跟曹小东嚷嚷了几句。
  看来,朱强是要乱咬人了。
  想到这里,肖毅给老周使了个眼色,老周心领神会地和俞歌走了出去。
  忽然,康瑞祥风风火火从外面进来,他说刚接到徐守宁的电话,总行的黄行长要来支行视察清贷的事,要肖毅做好汇报的准备,徐守宁特地跟康瑞祥强调,要他嘱咐肖毅,不要提朱强的事。
  肖毅早就预料到黄行长会借视察的机会来见他,但没想到这么快。他想了想说:“康行,跟黄行长汇报还是你来,我可以做补充。”
  “那怎么行,黄行长点名要你汇报,我算什么?”
  “别争了,您听我的没错,我来给您做补充。”
  康瑞祥知道肖毅是想让他在黄行长面前露个脸,就感激地说:“我懂你的意思,到时看情况而定,走吧,咱们去大门口迎接。”
  康瑞祥出去后,肖毅给大办公室的人打去电话,告诉他们总行领导要来视察,把办公室收拾整洁,别跟烂蛋似的。
  肖毅打完电话,没有去追康瑞祥,他觉得以他目前的身份去门口迎接黄行长不够资格,就关上门,拿出黄行长早年间的一篇学术文章摆在桌面上,还在上面圈圈点点了一番。
  黄行长表面上是来基层行视察,实际上是想给他撑门面,这从那句“让肖毅做好汇报的准备”中,他嗅出了些许的味道。他之所以不去大门口迎接他,一是不想给黄行长造成不稳重的印象,二是想表明自己是能够摆正位置的人,并没有仗着关系而在单位晃膀子。
  很快,肖毅就听到楼道里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和说话的声音,他低头看着黄行长的文章,快速脑补着文章里面的精髓。
  很快,他办公室的门就被人推开,是康瑞祥。

  “肖毅,你怎么没出去?快过去吧,黄行长来了。”
  肖毅说:“我没出去是觉得我不够资格。”
  “别废话了,谁都知道你跟黄行长的关系,他刚一落座就问哪个是肖毅?”
  肖毅一听坏了,这不明摆着除去黄行长他背后还有更大的关系吗?仔细一想知道也好,省得受一些夹巴气。
  跟在康瑞祥身后,肖毅走进行内部的一个小会议室。
  椭圆形的会议桌,坐满了人,不但支行全体班子成员,还有分行行长和总行的一些随从人员。
  由于以前在视频会议上见过黄行长,所以肖毅一进来,就将目光落在最中间一个身高体阔的人身上。
  不容他说话,徐守宁就站起来,指着肖毅说:“黄行长,这位就是肖主任。”
  肖毅一听,快步走到黄行长身边,双手握着他伸过来的手,说道:“黄行长,谢谢,谢谢您!”
  话不多,重复的“谢谢”,表明了肖毅此刻的心情,黄行长自然能感应到这话的真实含义。
  黄行长握着肖毅的手,说道:“当年我差点就把十佳滨银之星的绶带和奖章发到你手上了,不曾想,今日再见,你依然信心满满,气宇了得,人,就该是你这样,敢于担当,不辱使命,也敢于重新站起来,好样的!”
  黄行长的话,无疑是给肖毅的历史定了调子。
  果然,徐守宁说:“肖毅在我们心目中从没倒下过,他的付出完全是为了集体。”
  听徐守宁这样说,肖毅的目光快速在全场扫过,他没有发现王辉。如果王辉在,他是不敢这样说的。
  黄行长坐下,指着大家问道:“肖毅,看看有哪几位领导你不认识?”

  肖毅忙说:“都是在视频会上认识的。”
  黄行长指着一位戴眼镜的五十来岁的人说道:“这是分行的崔行长,这是总行人事处的马处长……”
  肖毅一一走到他们身边,跟他们握手,当来到一位四十多岁的女士面前说:“马处长好。”
  肖毅出狱第二天一大早,接到的人事处的电话就是马处长打来的。
  肖毅挨个握手说着客气的话,俨然成了他的主场。
  黄行长说:“肖毅,找个位置坐下。”
  早就有人给他在康瑞祥的旁边留了座位。
  黄行长说:“我今天为什么来这里,是因为清欠工作是滨海支行率先发起的,而且效果不错,其实我和肖毅并不认识,但对他个人很敢兴趣,昔日的银行之星,今天并没有陨落,这让我很高兴,所以我开始才说他是一个敢于担当的人,恰巧今天早上上班,忽然就在快报上看到了滨海支行清欠的情况,临时动意,就来这里了,不瞒大家说,滨海银行的陈贷问题很严重,我们不是国有银行,我们要对广大股东负责,否则交不了差,我要是交不了差,在座的各位想想,你们能交差吗?”

  他顿了顿又说:“既然我是冲着清欠工作来的,就请支行的同志介绍一下经验和做法吧……”
  黄行长说到这,徐守宁立刻挺了挺身子,翻开本子,他刚要汇报,黄行长又说:“肖毅,请吧。”

  徐守宁本来要开口汇报了,听到黄行长这样说,立刻把到了嗓子眼的话生生咽了回去。
  肖毅连忙站起,说道:“还是请我们的康副行长说吧,他是这次清欠行动的发起者和组织者,最有发言权。”
  听肖毅这样说,黄行长不由得看着肖毅,赞许地点点头。
  康瑞祥连忙站起来,朝大家鞠了一躬,说道:“事出突然,没有准备,我有汇报不到的地方请肖主任做补充……”
  康瑞祥汇报完毕后,又简单问了几个问题,最后一个问题问肖毅:“肖毅,我听说有人诬陷你私吞贷款户的利息,不管这事真假,你这么大范围地清欠,就不怕别人说三道四?”
  “不怕,因为有总行领导和分行领导做主,我又不是挑着捡着来的,再有,我看过您的一篇文章,特地强调了清欠工作对于银行运转的重要性,您说,收,是为了更好的贷,贷,是为了更好的收,简单的一句话,高度概括了清收工作的重要性,比那些长篇大论的论述容易让人接受,也容易产生共鸣。”
  “哦,你看过我的文章?”
  “不但看过,还深入地研读过。”

  黄行长欣慰地点点头。
  送走黄行长,康瑞祥跟肖毅来到他办公室,高兴地说:“肖毅啊,你看见老徐的脸色没有,都土黄色儿了。”
  肖毅说:“是啊,本来把本子都翻开了,哪知,不让他说了。”
  “肖毅,我要好好谢谢你,走,咱俩找地方喝两杯去。”

  “晚上吧,中午喝酒不太好吧。”
  康瑞祥说:“谁不知道你晚上是个大忙人,就中午吧,安排安排,当领导还是有机动的余地的,如果黄行长中午留下吃饭,还不是照样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