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56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李岚一贯咄咄逼人,辛亏当年她没有走进肖毅的内心,如果娶她做老婆,还不得天天在她面前稍息立正?
  肖毅说:“你看你个大炮筒子,又给我扣帽子,我最近事太多,忙得脚丫子冲上了,我真不敢应啊——”其实他是想晚上跟白宗俭聚。

  “你这人真没劲,要是我们家老何,我早一脚丫踢飞你了,我跟你说,邓碧莹回来了,你爱来不来。”
  肖毅的心一跳,邓碧莹,一个被他雪藏在心底的名字。
  “碧莹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的?她怎么样?”
  “瞧你那点出息,一提她你就来精神了是不是?我告诉你,不知道!你当面问她好了。”
  肖毅问道:“晚上都谁?”
  李岚缓和了口气说道:“唉——钰莹不让招呼太多的人,就咱们仨,还有我们家老何,再也没别人了。”
  “那这样吧,晚上我请,去政府招待所吧。”
  “呦呵,这么快就开始占公家的便宜了?”
  “你就别讽刺我了,晚上说好我请,就这样定了。”
  “我说肖毅你可真是重色轻友,你是属猴的,变得也太快了吧,你就不怕我吃醋?”
  肖毅笑了,说道:“你要真吃我的醋,就不会有老何了,好了,晚上见。”
  放下电话,他的内心出现微澜,那个学生时代的恋人,那个久未谋面的人,至今怎么样了?
  正在他出神的时候,杜鹃进来了,她脸色不太好,尽管化了浓妆,依然难掩憔悴之态。
  肖毅看了杜鹃一眼,没跟她打招呼,而是低头整理着桌上的东西。
  “今天晚上我妈过生日。”杜鹃冷冰冰地说道。
  肖毅没抬头,“哦”了一声。
  “你什么态度?”杜鹃立刻提高了嗓门,生气地问道。

  肖毅这才抬头看着她,说:“怎么了?”
  “你说怎么了?我说我妈过生日,你怎么连句话都不说?”
  “我‘哦’了。”肖毅看着她,平静地说道。
  “光‘哦’就行了吗?”杜鹃有些怒了。
  “那你说怎么办?”肖毅表情依然是波澜不惊。

  “你说怎么办?是不是觉得现在是书记、市长的红人,眼里就谁都没有了?”
  “不是……我说,杜鹃,你现在怎么这么不可理喻!”
  “谁不可理喻,我看你不可理喻!我跟你说我妈今天过生日,你连态都不表!”
  凭什么,杜鹃凭什么这么指责自己?感情的他真想一个大嘴巴扇过去,但理智的他提醒自己,不能。
  “我表什么态?你们家的人什么时候尊重过我的态度?再说了,你妈过生日你们说怎么过就怎么过呗,征求我的意见有屁用!”
  杜鹃的音调缓了下来,说道:“是不想征求你的意见,我妈也不想过,但我二姨来了,她找你有事,你倒好,连着几天不回家,她明天就要回去了,所以你今天必须回家吃饭。”
  “你直接说不就得了,是不是不抬杠就不会说话了?晚上我有事,已经约好了。”肖毅没好气地说道,口气坚决。
  “又晚上有事?今天约的是哪个贱货?”杜鹃酸里酸气地问道。

  肖毅看着她,说道:“杜鹃,你这样骂别人自己心里就没愧吗?”
  杜鹃的脸白了,尴尬地说道:“我愧什么?跟小姑娘手拉手的是你,又不是我。”
  肖毅知道肯定是二子把看到他跟王悦在一起的事告诉了杜鹃,还有可能添油加醋。
  对此,他并不辩解,说道:“你再污蔑别人的时候,最好先检点一下自己。”
  “我……我怎么了,现在在说你。”
  这时,康瑞祥推门而进,看见剑拔弩张的两个人,他进退不是。

  杜鹃狠狠瞪了他一眼,从门口挤了出去。
  康瑞祥进来问道:“又怎么了?”
  “闹妖呗,老太太过生日,我晚上约出去了,就生气了。”
  “家里人还不好说呀,改中午不得了!对了,我有个战友,是五十六处的财务处长,想跟我谈贷款的事,我本想中午带着你一起去,现在看来你是去不了。”
  “去,干嘛不去!”肖毅赌气说道。
  康瑞祥说:“别说气话了,老太太生日,该祝贺还是要祝贺的,不管平时对你怎么样,这个日子对于老人来说毕竟是个特殊的日子,我自己先过去了解一下情况,你还是回家吧。”
  肖毅说:“他们央企财大气粗,还要贷款?”
  “接了一个项目,上级拨款太慢,急于走规划手续,早点开工,想在地方贷款周转一下。好了,听老哥劝,无论心里多么不想回去,今天中午也要硬着头皮回去。”
  正说着,肖毅的电话响了,号码是岳母家,一定是杜鹃给自己告了黑状,老丈母娘兴师问罪来了。
  康瑞祥冲他摆摆手走了出去。
  肖毅接通电话,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传过来:“是肖毅吗,我是二姨,今天我姐过生日,本来想晚上,刚才鹃鹃说你晚上有应酬,就临时改在中午,她让我给你打电话告诉你,中午你可要回来呀,二姨这次来就是找你的,我有事求你帮忙,你中午可是不能不回来呀——”
  “好吧,我回去。”
  这个二姨,比岳母多八出戏,眼睛一眨就是一个主意,看来,只能如康瑞祥所说,硬着头皮回去了。
  他没有买任何礼物,也没去找杜鹃,杜鹃也没理他,本来就是名存实亡的关系了,他们谁都懒得做戏。
  岳母家,早就摆好了一大桌子菜等着他,杜鹃已经回来了,她正半躺在沙发看手机,见他进来没有动,也没理他。
  倒是二姨热情地给他递拖鞋、递毛巾,把他让到饭桌旁。
  岳父端上最后一道菜说:“小肖,喝点白的还是脾的?”
  “喝红的,现在的年轻人不是都讲究品红酒吗?”二姨抢先说道。
  岳父在家的地位比他高不了多少,一听这话便转身去拿酒。
  二子看见姐夫回来了,一瘸一拐地坐在他身边,双手抱在一起,煞有介事地盯着着他。

  肖毅知道他想整事,看都不看他一眼,而是跟二姨说:“我下午还有事,中午不能喝酒。”
  杜鹃从沙发上坐起来,她走到饭桌前,说道:“爸,别拿酒了,人家不喝。他留着量晚上指不定跟什么人喝呢。”
  听杜鹃这样说,肖毅反而跟二子说:“去,拿白酒。”
  二子一听,高兴地就要起身,丈母娘连忙按下二子,说道:“我来。”
  每个人跟前都倒了一杯酒,唯独杜鹃例外。
  肖毅看了她跟前的白水,没有多话,他不想整事。
  二姨提议为老寿星干杯,肖毅勉强沾了一口,二子不干,非要姐夫喝干,岳父说:2“他也算领导?哼!”杜鹃嘟囔了一句,一脸不屑地表情,旁若无人地吃着菜。
  二姨反驳道:“小肖当然算领导了,信贷部主任,手里管着那么多的钱,想给谁就给谁,谁给回扣多就给谁。”

  肖毅端起酒杯,冲着二姨说:“承蒙二姨看得起,我的确不是什么领导,人家行长、副行级的才是领导,我敬您。”
  “阴阳怪气?”杜鹃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岳母捅了她一下,示意她不要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