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65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肖毅。”康瑞祥叫住了他,说道:“坐下,你跟我说实话,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什么药?维护我财产权的药,康行,如果为这事您千万别劝我,我必须投诉,除非全部将我的工资追回,否则没得商量。”
  康瑞祥沉吟了半天才说:“好吧,我跟老徐商量商量。”
  “还有,您千万别以为这是我的家务事,如果不提这个还好点,越是这样说,我就越是要投诉。”

  “知道了。”康瑞祥感觉肖毅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但肖毅究竟何意,他也摸不准,既然肖毅把话说得如此决绝,他也就不再劝他了。
  肖毅走后,康瑞祥就去找徐守宁,出乎意料,他办公室的门居然推不开,锁上了,他敲了敲门,没人应声,康瑞祥颇有些意味地笑了一下。
  开始,康瑞祥也认为肖毅就是借题发挥,惹不起杜鹃拿财务科撒气,但听了肖毅的话后,他感觉不是这么简单,肖毅肯定有更深的图谋,
  无论肖毅怎么做,他都会支持,因为肖毅这把剑,早晚有一天会指向坑他、害他、欺辱过他的人,他乐得隔岸观火,坐收渔翁之利。
  所以此时,他料到徐守宁就在办公室,而是正在为这事给王辉打电话,他康某一个局外人都能看出肖毅的用意,徐守宁和王辉能想不到吗?
  果然,康瑞祥猜测的没错,徐守宁就在办公室,肖毅走后,他似乎也预感到事情没那么简单,唯恐肖毅整事,就拨通了王辉的电话,向王辉说明了情况。
  王辉开始也没想那么多,他的想法跟康瑞祥的一样,也认为这是肖毅借机向杜鹃索要工资,以前杜鹃管钱管得比较死,肖毅几乎没有什么零花钱,他就是借题发挥,想跟杜鹃多要点零花钱而已。
  但随着徐守宁的话说得深入,王辉不得不多了心眼,说道:“你马上找杜鹃,让她把肖毅的工资给他,不能因为这个让他投诉,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徐守宁说:“杜鹃的工作还是您来做吧,我恐怕说不通她,再说,肖毅如果真想整事的话,他分分钟钟都可以整,何必要绕这么大的弯儿?”
  “这你就不懂了,他这给咱们摆了个死局,如果从杜鹃手里抠不回自己的工资,就要调查财务科,如果他调查不了财务科,起码会要回自己的工资,多少不在乎,还给了杜鹃颜色看,让她以后不再打他工资的主意,更重要的事,他准备反击了,这是最为关键的。”

  “这女人真是太贪了,不给他钱也就算了,怎么也应该告诉肖毅补发工资的事,连带着咱们跟她一块被火烤,坏事的女人。”
  王辉生气地说道:“别说没用的,你先去找杜鹃,探探她口风,不行的话我再找她。”
  徐守宁撂下王辉的电话,拿起话筒本想把杜鹃叫过来,想想还是放下了话筒,走出办公室。
  他沿着转角走廊绕了一圈后才来到杜鹃办公室,敲着门说:“杜鹃,是我,开门。”
  杜鹃的办公室旁边就是资产风险运营中心的大办公室,徐守宁往里看了看,没有杜鹃,他刚要转身走,杜鹃办公室的门就开了。
  徐守宁说道:“你在呀,我还以为你没在呢。”
  杜鹃的眼圈有点红,好像刚刚哭过,她关上门说道:“是不是他让你来做我的工作?”

  徐守宁一怔,说道:“你怎么知道,他跟你通电话了?”
  “没有,我猜的。”
  徐守宁一听,连杜鹃这种没脑子的人都能猜出他们的意图,何况肖毅!
  徐守宁严肃地说:“既然你能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还是不要因小失大,把工资还给肖毅吧,他一个大男人现在借钱花,有失颜面不说,会激怒他的。”
  杜鹃说:“我和他是两口子,激怒不激怒有什么关系,他的钱就是我的钱,谁怕谁出钱,再说了,我也没钱,钱都还了房贷、车贷了。”
  徐守宁斜着眼看了一眼杜鹃的领口处,说道:“要说你没钱?谁信呀?不说别的,就说前两天拍卖的那几房子,你应该也赚了一笔吧?”
  杜鹃“哼”了一声,说道:“我也只是赚点小钱,你们赚的才是大钱,跟你们比,我就是毛毛雨,再说,我也不违法,只是赚点信息费而已,随便你去查。”
  徐守宁正色地说道:“要真查的话,你这一套说辞是站不住脚的,别拿着不是当理说了,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货,彼此心知肚明,谁都瞒不了谁。”
  杜鹃抠着指甲上剩余的色块,说道:“虽然是一条船上的,充其量我就是小虾米,我自己的分量自己知道,你不用跟我说这个。反正我要钱没有,要命就一条,谁不怕血溅到身上就来拿我命好了。”
  杜鹃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别说,她这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居然说得徐守宁哑口无言,半天他才说:“杜鹃,你说点理好不好,眼下这事是你挑起的,和别人没有关系,你必须要正确对待。”
  杜鹃眼里含着泪,说道:“你们让我背叛了亲夫,害他入狱三年,最后落个他是为集体决策失误负的法律责任,现在他出狱了,居然为工资跟我翻脸不认人,你让我怎么说理?我亲夫都跟我反目,以后谁还敢沾我?”
  “这……这完全是两回事,他当初入狱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班子成员,何必动不动就拿这个说事,好像别人欠了多大情似的?”
  “欠不欠的你们自己心里明白就是,虽然我没有造成他直接入狱,但是我知道,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这就是我至今不好回家住的原因,反正我里外不是人了,就不在乎在你们面前是不是人了。”
  杜鹃完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徐守宁暗暗叫苦,听得出,最近王辉肯定没联系她,不然她不会像怨妇一般。看来,过去一直认为这个女人就是私欲贪婪,没想到关键时刻也敢豁出去,都说女人是感情动物,为了大局,也不该去激怒她。但真的给她出了这笔钱,又十分的肉疼,他想了想说:“杜鹃啊,你说这些和眼下这事,分明是两回事吗——”
  “这是一回事,如果不是一回事,你就不来给我做工作了,你说对不对?”杜鹃看着徐守宁。
  徐守宁一听,心想这个杜鹃跟着王海还真是没少长劲,一时无话。

  杜鹃得意地“哼”了一声,说道:“你告诉他,要钱我没有,要赔的话你们去赔,要不,你们就不要管这事。”
  “你……杜鹃妹子,你不能不讲理吧?咱不能因为这事坏了大事,王行长他……”
  “他怎么样我不管,我怎么样他不是也没管吗?我回娘家住了好几天了,有谁问问我了?现在看见我恨不得都绕着走,就像躲着瘟疫一样躲着我,我的理跟谁讲?”
  杜鹃一边生气地说着,一边用手指快绕着发梢,尤其是他低垂着眉不高兴的样子,让徐守宁顿觉我见犹怜。
  徐守宁知道,杜鹃这是在跟王辉赌气,看着杜鹃生气的娇柔样儿,徐守宁的心动了一下,么的,这个小娘们儿,一举一动都这么撩人儿。他忽然有一种冲动,真想立刻把她抱在怀中,可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