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66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抿了抿嘴唇,咽下口中的涎水,伸手拍了拍杜鹃的肩膀,见杜鹃没有躲开,就大胆地将手放在上面,说道:“妹子,别生气,谁绕着你走,哥我都不会绕着你走,桥归桥,路归路,一码说一码,他的工资是你拿走的,这个钱你让我们怎么给你出?”

  “你们当然有办法了,他在咱这不是有小金库吗,从那里出呗。”杜鹃不以为然地说道。
  “这个你都知道?”徐守宁一惊,刚才对杜鹃的垂涎就醒了一半,看来,王辉跟杜鹃耳鬓厮磨的时候,什么都敢跟她说呀。
  其实徐守宁还真错怪了王辉,王辉还真没跟杜鹃说过这些,他没那么蠢,只是天长日久,是杜鹃从言谈话语中觉察出来的。
  徐守宁说:“这个我可做不了主,另外也没你说的那个小金库。”
  杜鹃娇嗔地的眼神看着徐守宁,小嘴一撇说道:“哼,得了吧,我又不傻,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往外说的,如果说,早就说了,不会等到现在。”
  “你……是不是在威胁我?”
  “瞧你说的,威胁你,不就是威胁我自己吗?我刚才就说了,我不傻,知道轻重。”

  杜鹃说完,如水的目光看着徐守宁,极尽风情。
  徐守宁心中那只不安分的小兔子又开始跳动了,他看着杜鹃,说道:“你怎么做我就不管了,王行的意思我也带到了,你再仔细考虑考虑吧。”
  徐守宁说完就想走,他必须走,他感到此时的杜鹃,跟从前趾高气昂甚至都不正眼看自己的杜鹃相比,完全是两个人,他不想做杜鹃的救命稻草,怎奈这个女人实在诱人,他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不正当的傻事。
  他早就对杜鹃有意思,从前几次撩逗也没成功,王辉在她心目中根深蒂固,她连自己老公都看不上,更不会看上自己,不管杜鹃对他态度如何,但徐守宁从未停止过对杜鹃的向往,但此时,娇嗔满面,似怨非怨的小模样,只撩得他心旌摇荡,情不可禁,他刚想走,就听杜鹃撒娇地说道:
  “走吧,你们都离我远远的,就当我心里谁都没有过……”说到这里,她背过身去,低下头,抹着眼泪。
  徐守宁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他立刻将杜鹃抱在怀里,哪知,杜鹃没有丝毫的反抗,顺势依偎在他怀里,抱住了他。
  徐守宁胆子大了起来,他找到杜鹃的嘴,一下就吻住了她……
  杜鹃被他吻得出不来气,腾出一只手,指向门。
  徐守宁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他转身将房门关上,并锁死。
  再次抱住了杜鹃,将她放在办公室桌上,猴急地去解她的上衣。
  当徐守宁的双手终于如愿以偿地握住杜鹃两只肉馒头的时候,他发出一声沉闷的低吼,低下头去……
  他不满足进攻那两只肉馒头,手便伸到下面,去解杜鹃裤子,这时,杜鹃握住了他的手,说道:“这里不行,这里不行。”
  “哪里行?”
  “这事还有问女人的?”
  “那好,我马上去宾馆,到了后给你打电话。”
  “来日方长,我都这样了,你还怕吃不上吗?眼前的事要紧,你不想让我带着负担跟你做那事吧?”
  “我懂,我懂。”徐守宁直起身,心想,特么的,就是砍头老子也要拿下你:“那事你别管了,我给你想办法。”
  “真的?”
  “真的。”徐守宁红着眼睛说道。
  “你真好,比某些人强多了,但愿那方面也强……”
  “小美女,我受不了了,强不强你用手试试就知道了。”
  此时的杜鹃,为了让徐守宁从小金库掏钱,忍住对他那东西的厌恶,伸出手,立刻眯起眉眼,说道“不错。”
  “那现在……”
  “现在不行,先把那事办了,你找时间。”
  “晚上?”
  “再定,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杜鹃娇滴滴地说道。
  徐守宁的心就跟无数爪子挠他一样,但他脑子是清醒的,他说:“我不怕你跑了,我怕你到时不认账。”
  杜鹃伸出手,抚着他的嘴,说道:“我现在不认你还能认谁呀,谁能拿我当回事呀……”她的语气中故意透出无奈和软弱。
  徐守宁暗喜,王辉最近的确有意冷落杜鹃,跟她保持距离,他是忌惮肖毅。
  肖毅如同从地平线上突然冒出一样,就像阿拉伯神话里从瓶子中释放出来的妖魔,变得愈来愈不可忽视,别说不买他徐守宁的帐,就连王辉的帐他都不买。这小子,真是不知交了什么狗屎运,忽然变得炙手可热了,书记、市长、黄行长,好像都像捧着宝一样捧着他。

  徐守宁杜鹃早晚变成王辉和肖毅的弃妇,她心气再高也没用,王辉不止她这一个女人,肖毅一旦知道她跟王辉的关系也会离婚的,所以杜鹃以后只有依赖他徐守宁才能保住在单位的位置,所以她才说以后只能认他的帐。
  “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我喜欢跟这样的女人打交道。”
  是的,女人一旦有诉求,就极易弄到手,不怕女人贪,就怕女人没诉求,徐守宁喜欢跟聪明的女人打交道。
  “把门打开吧,一会来人不合适,光天化日之下大行长私自幽会女下属,传出去不好听……”

  徐守宁拉过她的手,不舍地按在自己身上,说道:“别让它等太久。”
  “去你的,流氓!”
  “哈哈。”徐守宁又亲了她一下,这才开开门走了。
  杜鹃立刻从包里掏出纸巾,不停地擦着嘴,她冷冷地说道:“不出血就想沾老娘的便宜,没那么容易!”
  徐守宁回到办公室,当他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就想好了自己该怎么做了。

  王辉跟杜鹃的关系早已是公开的秘密,他们俩穿一条裤子还嫌肥,杜鹃提出的条件就是徐守宁不答应,王辉也是耐不住杜鹃撒娇耍懒、软磨硬泡,早晚会替杜鹃出这笔钱的,这钱从哪儿出,王辉当然不会自己掏腰包的,还不是他徐守宁来解决。
  如果在以前,徐守宁明明知道结果,也会等王辉明确的指示,这叫讲政治,但现在不同了,杜鹃已经明确表示对他有意,他如果再等王辉的指示有点迂腐了,有可能还会错过一场风花雪月的美好,为了讨美人的欢心,他何不直接做好人。
  想到这里,他理了理头发,气定神闲之后,拨通了王辉的电话。
  王辉问道:“老徐,跟她谈了?”
  “谈了。”
  “她同意了吗?”
  “她怎么会同意?您应该比我更了解她,钱一旦进了她的腰包,她及时往出掏过?”
  “这个女人,太贪心了,你没跟他讲清厉害关系吗?”
  “当然讲了,掰开揉碎地讲了,她说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一副豁出去的样子,而且她一口咬定这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肖毅的钱就是她的钱,搁在他俩谁的兜里都一样。”
  “混账话,如果一样的话,咱们就不操心了!我打电话跟她说。”
  “您最好给她直接打电话,她跟我哭了半天了,诉了半天的苦了,要不我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劝都不听。”
  王辉敏感地问道:“她有什么苦可诉的?”
  “女人嘛,可以理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