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68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肖毅看着她的肚子,意味深长地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住?”

  “还没想好,咱俩到一块儿就抬杠,我懒得回去。”杜鹃抠着指甲上的图案,赌气地说道。
  “那你不需要备孕了?”
  冷不丁听肖毅说这话,杜鹃立刻警觉起来,问道:“什么意思?”
  肖毅讥讽道:“什么意思还用问我吗?你不是想要孩子,还天天吃催孕的中药吗?你妈还设计让咱们睡在一起,你说你总不回家,一个人能受孕吗?你又不是蜗牛,可以自身繁殖?”
  “去你的,我当然能怀孕,别忘了,跟你……有过,万一我真的有了,你别想抵赖。”
  “看你这话说的,我父母盼孙子盼得眼都蓝了,怎么还能抵赖,除非不是我的种。”
  “你……你胡说八道,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杜鹃急赤白脸地嚷道。
  “哦,听你这意思该不会怀上了吧?”肖毅走过去,下意识地伸手去摸她的肚子。
  杜鹃拨开他的手,说道:“臭爪子,别摸我。”说完,赶紧开门溜走了。

  “哈哈。”肖毅突然大声起来,眼睛噙着泪花。
  他笔筒里伪装成记号笔的录音笔关闭,因为吃过亏,所以他特别注重留下证据,虽然用这种方式得到的证据未必能当做呈堂证据,最起码能说明问题。
  他又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小镊子,轻轻夹起桌上那张银行卡,放进一个小塑料袋里,锁好。
  杜鹃反常的举动,让她更加感到这里面的问题。
  杜鹃是个什么样的人他非常清楚,如果让她把吃进去的东西吐出来,难上加难,那么,她之所以这么痛快地吐出他的工资,说明杜鹃意识到问题非常严重,如果他真的去投诉,那么,有可能牵出一连串的人和事,能让视财如命的人吐出钱财,说明单靠她个体是认识不到这些问题的,那么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高人给她做了工作,甚至帮她垫点钱也有可能。
  在没有搞清这笔钱真实来路外,他是不会动的,也不想沾它,才用镊子收进袋子里。
  谭青打来电话,明天早六点出发,问他准备好了吗?肖毅说没问题,随时都可以出发。
  谭青笑了,说道:“就不怕老婆拽后腿?”
  最近谭青总是跟他开一两句玩笑,但都不伤大雅,对于谭青,你不能拿正规的官场那套标准衡量她,她是从大部委下来挂职锻炼的,在原单位,兴许就是一个自由自在、时髦开朗的人,不知是哪根神经搭错了,想走仕途,才下来镀金的。
  “爱,我倒真希望有个能拽我后腿的老婆,可惜,没这个福分呀?”

  “看你说的,天下的老婆没有拽后腿的。”
  肖毅不想跟她说这个,就说道:“我是例外。”
  “好吧,明天见。”
  对于明天的宏大之行,肖毅是有期盼的,他希望这次能找到单独时间跟华明远谈谈,让他帮助约见一下老胡那个神秘朋友,这么,这么长时间了,他姓甚名谁长啥样,肖毅一无所知,市里包括洪舟有多少人想让他帮忙出头跑关系,但真实情况是肖毅都不知道这个人是谁,恐怕跟谁说谁都不信。
  肖毅是重情义将信义的人,不图别的,就想当面说句感谢的话。
  这时,白宗俭的电话到了,他在电话里唉声叹气地说道:“兄弟呀,我想找你待会儿——”
  “什么时候?”

  “晚上,有档期吗?”白宗俭提起精神说道。
  肖毅说:“中午吧,我晚上可能要约个人,下午才能定。”
  “那中午你就早点下班,争取多待会,我开车去接你。”
  十一点刚到,白宗俭已经等在门口,让肖毅下楼。
  肖毅看了看表说:“这么早?”
  白宗俭说:“对于我来说等你的时间太长了,银行离你一个小时不会出问题,快点下来。”

  肖毅笑了,感觉白宗俭这么急着找自己应该不是上次说的那两件事,因为那两件事都不是着急就能办的事情。
  他们远离市区的繁华,来到外环路上的一个绿色生态植物园,在一个满是四季花卉和绿植的暖棚餐厅里落座。
  肖毅打量着四周,说道:“白哥,行啊,够会生活的,我怎么不知道滨海还有这样一家植物餐厅?”
  白宗俭说:“你不知道不奇怪,这家餐厅开张不到三年,说来,还是你当初给的贷款呢。”
  “我给的?”
  “是啊,你忘了,我找你去贷款,给我这个当大厨的弟弟开餐厅。”
  “这个就是他开的餐厅啊?可惜,我一次都没来过就找地方吃饭去了。”

  “哈哈,对我来说是好事,要不然我得在这签多少单呀?”
  “哈哈。”肖毅大笑。
  白宗俭的弟弟将他们引导一个观光朝阳的暖棚,让两个人躺在躺椅上,给他们泡好茶后就准备饭菜去了。
  肖毅晃着躺椅问道:“白哥,你急着忙慌的找我有什么急事?”
  白宗俭直起身,喝了一口茶,说道:“给你打完电话又后悔了,这事跟你说你也管不了,但就是心里憋屈,就想找个人说说,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到底什么事呀?”肖毅担心地问道。
  “还不是你老婆吗?”白宗俭表情痛苦地说:“本来我上次去找你们行领导,谈妥的事了,把街心商业大楼交给我们弘德拍卖,可今天上班突然告诉我,说交给春风拍卖行了,而且连解释都不给,你知道吗,我们全体人员为这个事忙活了快一周了,今天突然把我们帕斯了,你说……你说……唉……”
  肖毅问道:“前些日子拍卖房产不是你们吗?”
  “要不是那批房子,兴许你们还不至于把我们帕斯了呢。”
  “那不就得了,锅里就那么多粥,总不能都给你吧,雨露均沾吗——”
  “你老婆可是比你说得直接。”

  “她说什么?”
  “她说我们太发死,挣了你们那么多佣金,芝麻都没给几粒,领导生气了。”
  肖毅冷笑,这个娘们儿,将来得把徐守宁等人都坑了。
  “她说得有道理,总比拐弯抹角让你猜强,直给。”
  “她说,如果不是看在我跟你的关系上,她是不会告诉我内幕的。”
  “你们当初没定合同吗?”
  “有合同我能怎么着,还能让你们赔我违约金吗?以后还怎么打交道?我生气的是你老婆,既然不打算用我们,怎么不早说,我们准备了一周也是有成本的,你猜她怎么说?”

  “她怎么说?”肖毅看着白宗俭问道。
  白宗俭说:“她说,你们有什么成本,那点成本早就从以前的佣金里赚回来了。肖老弟啊,你说你老婆……你怎么娶了这么个老婆,官越来越大,水平越来越下降。”
  肖毅躺在椅子上,望着头顶上的玻璃穹顶,说道:“在法律上她是我老婆没错,但我们早已貌合神离了。”
  白宗俭看着肖毅,随后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看她就是你们领导敛财的工具而已。”
  肖毅明白白宗俭话的意思,说道:“可惜啊,我没证据,你老兄光气愤有什么用,拿出点正格的来呀?也算你有尿性!”
  白宗俭笑了,说道:“老弟,这话该我说你,你到现在不说连婚都没提出离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