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74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除非你是……”
  邓碧莹突然不说了。
  “我是什么?”肖毅低头看着她那双如水的眼睛。
  “你是……那……那方面不行。”说完,她的脸就红了。
  明明是爱、是想,却为自己的大胆羞红了脸,那一刻,肖毅的心彻底被融化了,他双臂一用力,抱起邓碧莹就走进她的卧室,用脚关上了门……
  肖毅疯了,他就像一只饥饿了多年的豹子,在她身上纵横驰骋、拼命掠夺,少年时期的美好憧憬、成年后的偶然回忆,此刻,都聚集在身体的一个点上,那就是不停、不停,一刻都不停息地……

  邓碧莹也是激动不已,那种骇然般的震颤,平生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的身上,她由震惊变得疯狂、痴迷,与魅力丝毫不减当年的恋人纠缠在一起……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疲惫不堪的两个人才松开彼此,闭着眼喘着气,平静着彼此。
  邓碧莹侧过身,绵柔的胳膊搂在肖毅的脖子上,亲了他一口,调皮地说道:“你果真不是我想的那样。”
  “哪样?”肖毅闭着眼问道。

  “就是开头我说你是不是那方面不……行。”
  一句话,再次刺激了肖毅,他一跃而起,再次将邓碧莹按在身下……
  午夜,肖毅拥着邓碧莹,走出邓家大宅,分别之际,两个人谁也不说话,虽然有心理准备,邓碧莹还是泪流满面。
  肖毅吻着她的泪水,沙哑着声音说:“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就到这吧。”
  邓碧莹突然紧抱住他,说不出话,只是不停地流泪。
  肖毅拍着她的肩膀,说道:“听我说,你要好好的,有时间我会来深圳看你,你也可以常回家看看……”
  “嗯——”她点点头,慢慢松开手,踮起脚,吻了他一下,转身跑了回去。
  肖毅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地望着她跑远的背影,直到她进了门。
  他木然地望着哪所大宅子和楼上的灯光,许久,许久,直到一个忧伤的乐曲响起,那是一首龚琳娜演唱的经典民歌曲目,和着隽永、穿透心灵的旋律,他的脑海里响起电视剧里陕北窑洞前那一对难舍难分的情侣。
  哥哥了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难留,双手拉住了情郎哥哥的手呀,送出了就大门嗨口。送出了就大门哎嗨口,至死也不丢你的手,两眼的泪珠儿一道一道一道一道突突突突突的往下哎嗨流……

  走进他们下榻的宾馆,肖毅的情绪还沉浸在跟邓碧莹分别的那一瞬间和她那忧伤的琴声。
  这一别,再见不易,邓碧莹刚才明确地告诉他,她上次回滨海,就是冲着他回去的,匆匆的美好,转眼间就可能成为的回忆,这种伤感,不易经历太多,会受不了。
  “肖毅。”
  突然有人喊了他一声。
  他一看,是谭青,谭青正坐在宾馆内部的咖啡厅里。
  肖毅走了过去,说道:“你怎么还没休息?”
  谭青穿着一件墨绿色的紧身针织连衣裙,配上她干练的短发,漂亮的模样,在咖啡厅里很是引人注目。

  谭青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而是冲服务生招手要了一杯咖啡。她轻起朱唇,慢悠悠地说:“我在等你。”
  肖毅坐在她对面,不解地问道:“等我?有事吗?”
  “有事。”
  “什么事?”
  “陪我逛街。”
  肖毅勉强笑了一下,他的情绪还没有恢复过来。
  “你怎么不说话?”谭青看着他。
  肖毅端起咖啡,喝了一口,说道:“说什么?”
  “比如,你一晚上去哪儿了?为什么这么晚回来?为什么不高兴?有什么心事?”
  谭青一副小女人的模样。
  肖毅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查户口呐?”

  “比查户口要仔细。”
  肖毅翘起嘴角,算是笑了一下。
  谭青说:“你这个笑连微笑都算不上,太勉强了。”
  “对不起,我有点累了。”肖毅站起来就要走。
  谭青说道:“别动,坐下,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为难的事?”
  肖毅摇摇头,一口就将杯里的咖啡喝干,他撂下杯子就离开了座位。
  回到房间,谭青也跟了进来。
  肖毅脱去外套,倒了一杯水,来到窗前,一把撩开窗帘,立刻,深圳辉煌的灯火出现在眼前。

  谭青默默地走过来,说道:“你有事?”
  肖毅没言声,连着将一杯水喝干。
  谭青注视着他,又说道:“是不是让你遇到既伤感又纯情的女人?”
  肖毅一怔:“你怎么知道?”

  “别忘了我是女人。”
  肖毅点点头,说道:“是遇而不得啊——”
  “这恐怕是人生最伤感的事了。”
  “嗯。”
  肖毅不想过多说这个,他的确是很伤感,尤其是谭青弹奏的那首曲子。
  一把拉上窗帘,他又倒了一大杯水,这才坐下,问道:“等我有事吗?”
  谭青笑了,说道:“你转话题转的也太快了,弄得我自己也莫名地伤感起来了。”
  肖毅又喝了几口水,说道:“看来,你也是有故事的人。”
  谭青靠在窗边的栏杆上,幽幽地看着他,说道:“人这一生,谁没有故事?”
  肖毅知道,夜间是最容易让人伤感,也是情绪最难把握的时候,他不想继续这个话题,再次说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谭青甩甩头,将自己内心涌上来的伤感快速甩掉,她说:“老林打电话,宏大的第一笔款已经到账,让我试探试探你,你对奖金有什么要求没有?”
  “要求?”
  “对,比如是要滨西的房子,还是现金?你的心理预期是多少?”
  “市里没有规定吗?按规定来不就行了?再说,我哪能提这个要求,就是一份不给我,我该怎么办也会怎么办的,为家乡做贡献,怎么好跟政府讲代价?”
  谭青说:“他是不想比宏大低。”
  肖毅明白了,那天在欢迎酒宴上,华明远之所以公开给他奖励,其实是将了滨海政府一军。
  他说:“我还不知道宏大给了我多少,多少我都不介意,本来开始也不是冲着奖金来的,市里资金紧张,就不要给我了。”
  肖毅心说,这事哪有征求我个人意见的呀?
  谭青似乎看出了他的意思,说道:“刚才的话我本不该告诉你,但我想你会正确对待的,也就没跟你拐弯抹角,就把原话都告诉了你。”
  “明白,咱俩谁跟谁呀!”肖毅故意蛮在乎地问道。
  “滑头。”谭青怪嗔地说道:“那你倒是说个数呀?”
  肖毅笑了,说道:“谭青,我不叫你市长了,我说了这么多你还不明白吗?我能说数吗?非让我说数的话,那么一百万不嫌多,一块钱不嫌少,这样行吗?”
  谭青说:“我不是让你开价,我是问你宏大给了你多少?你跟任何人都可以隐瞒,唯独不能跟我隐瞒。”

  为什么不能跟你隐瞒?肖毅很想问这话,却没有问:“我对天发誓,我真的还不知道是多少,这样跟你说吧,就是知道我也不说,道理自个儿琢磨去吧。”
  肖毅说完,赌气地端起杯,连着喝了好几口。
  “那……我明白了……”谭青悻悻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