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之上》
第76节

作者: 星落

收藏本书TXT下载
  “肖毅,你混蛋,不提别人你会死呀。”杜鹃生气地骂道。
  肖毅说:“我提别人你不激动会死吗?我在正常地跟你说事情,你激动什么呀?”
  “正常,鬼才相信你是正常呢。”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完!没事就滚!”肖毅突然站起来,将手里的材料“啪”用力地摔在桌上。
  老实人不发脾气还好,一旦发脾气就地动山摇,那天他将钞票摔在自己脸上的情景杜鹃还没忘记,如今的肖毅,还真不是当初她手里的软柿子,任由她杜鹃揉捏。

  杜鹃可不想激怒他,就阴阳怪气地说道:“呦呵,现在真是行情见长啊,动不动就发脾气,是不是支行搁不下你了?”
  “你说得没错,早晚有一天这里搁不下我,当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最先倒霉的就是你!”
  杜鹃知道他们彼此已经撕破了脸,自己在他面前就跟没穿衣服一样,他们反目是早晚的事,目前肖毅不提离婚,肯定有他的考虑,现在肖毅是市领导的红人,各路人马巴结的对象,他一定是怕影响不好才不跟自己提离婚的事。
  对于这个判断结果,杜鹃是满意的,她也巴不得肖毅拖得越久越好,所以她不想激怒肖毅,更不想让他一怒之下马上提出离婚。
  “懒得搭理你,你爱办不办,人家找的是你,最后得罪人的也是你,我懒得管这破事。”说完,她站起来,故意晃着肩膀走了。
  肖毅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当初是怎么会被杜鹃吸引,又是怎么跟她恋爱结婚的?简直跟做梦一样。
  他拿起电话,给管忠打了过去,让他约上李天田,有事跟他们说。

  这时,小范敲门进来,他告诉肖毅,工安已经盯上了曹小东,他作为线人已经被秘密召见过了,估计抓他是早晚的事。
  肖毅更加料定,工安之所以不抓曹小东,一定有的别的用意,也许是想拔出萝卜带出泥吧。
  这个消息,似乎让肖毅有了紧迫感,他给黄行长打电话,想单独拜见黄行长。黄行长说他有一个小时的时间,让他现在就来总行办公室找他。
  肖毅第一次走进总行行长办公室,出乎意料,他的办公室虽然宽阔、敞亮,但陈设非常简单,几只常见的沙发围成一个“U”字,中间是一只四四方方的大茶几,边沿摆着几只玻璃烟灰缸,形成一个临时会客区。
  会客区和他的办公桌有几步的距离,正面墙上也就是他座位的上方是滨海银行的行徽,并没有常见的一排书柜。偌大的办公桌上有两部电话,笔筒和文件夹,连一些常见的小摆件都没有,整齐、干净。
  见肖毅打量他的办公室,黄行长说:“看得这么认真,有什么发现呀?”
  肖毅接过他递过来的水杯,说道:“有,简朴、大气、庄严,我不是有意贬低什么人,我们支行领导的办公室都比您这奢侈。”

  黄行长点点头,说道:“虽然对行领导的办公室有要求,但各个分行和支行都是独立核算单位,也不好统一要求,只能从我们这一级做起,加以引导和影响,说吧,找我何事?”
  肖毅放下水杯,说道:“还是有关我补发工资的事。”
  黄行长一怔,问道:“不是已经补发给你了吗?”
  肖毅说:“没错,是补发给我了,但财务把我的工资卡换成我老婆的了,我跟他们闹了一顿,说如果不把钱给我追回来,我就投诉他们。这样,他们给我老婆施压,我老婆就把工资还给我了,但只返还了一半。”
  说到这里,他故意停顿下来,给黄行长消化和提问的时间。
  黄行长皱着眉头看着他,问道:“你的工资你老婆领了不应该吗?你们不是夫妻吗?”

  肖毅说:“您也这么说,我们行领导也这么说,我和老婆是夫妻不假,但他们随便更换职工的银行卡,这本身就说明财务管理有问题,现在还不能说混乱,最起码不严谨,另外,我认为我老婆返给我的这笔钱有问题。”
  说到这里,肖毅又停顿了一下。
  “这钱能有什么问题?你有什么话都说出来。”黄行长严肃地说道。
  于是,肖毅将自己的怀疑和跟李科长晚上喝酒的谈话录音全盘向黄行长端了出来。

  黄行长怔怔地看了他半天,明白过来后,他站起身,背着手在屋子里踱步,半晌没说话。
  见他不说话,肖毅略显紧张地说道:“我是不是做错了,不该……”
  黄行长冲他摆摆手,意思不让他说下去。
  肖毅心里有了底,知道自己的话已经引起他的注意。

  这时,秘书敲门进来,说道:“行长,人都到齐了。”
  黄行长说:“推迟半小时。”
  秘书知道肖毅是黄行长的贵客,走出去的时候,不忘将房门关死。
  黄行长坐下,说道:“你反应的这个问题很重要,但有一点我仍然搞不明白,你的……老婆在这里充当了什么角色?如果问题查实,你这样做对她是没有好处的。”
  来的路上,肖毅就想到了黄行长肯定会问到这个问题,他早就想好了如何回答,不能告诉他实情,必须有所隐瞒,为了自己。
  “我老婆可能被人利用了,她这个人稀里糊涂,头脑简单,经不住别人的几句好话。另外,同样的话,我说,她不信,别人说,她就信,如果真有她什么事,给她个教训也好,省得她以后没心没肺耳根软,跟着别人瞎起哄,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肖毅是绝不能将他们夫妻矛盾告诉黄行长的,即便将来黄行长听到什么风言风语的也无妨,因为听到和肖毅亲口跟他说性质也是不一样的,一来是男人的尊严,二来防止别人将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杜鹃。

  他倒不是存心要保护杜鹃,是实在不想让错过真正受惩罚的人。
  黄行长说:“好,我会重视你反映的这些问题的,你这些话跟别人说过吗?”
  “按理说我该逐级反映问题,但我信不过别人,所以……”
  黄行长严肃地说:“你不用多说,我懂,这样,你先回去吧,我还有会。”
  “好的,谢谢您听了我。”
  黄行长握着他的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你不用跟我客气,等改天咱俩单独聊聊。”
  肖毅刚要往出走,忽然又被黄行长叫住:“你等下。”
  肖毅又走了回来。
  黄行长说:“这事跟王辉有关系吗?”
  肖毅说:“我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他跟这事有关,但我可以肯定,他在这里应该有些不清楚。”
  “我听说他虽然调离了支行,却一直插手支行的事。”
  肖毅点点头,默认了他的话,监狱三年,让他充分认识到证据是至高无上的,没有证据,说多少话都没有,有了证据,千年的石头都能说话,尤其是他面对的是总行的一把手,虽然心里恨死了王辉,但没有原则的话他是不能说的。
  滨海银行总行跟支行有半个城的距离,肖毅坐在车里,给白宗俭打电话,问他中午有时间吗?
  白宗俭说:“肖大领导视察回来了,什么时候给你接风洗尘?”
  肖毅说:“白哥,中午想跟你待会,别叫别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