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2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这两个人一位是刚毕业不久分配过来的实习小丨警丨察,一位是做了十几年基层,头上已经开始秃顶的老刑警,闲话八卦之中有着明显的代沟。
  老丨警丨察点了根烟,先开了口:“想不到最近这么不太平啊。”
  小丨警丨察没见过什么世面:“不知道是什么人做的,看着那手,我心里泛着凉。咱们分局的法医来看了没?”
  “看过了,都没敢动,说是女人的手。物鉴也来过,车里虽然是废车,却干净得很,有效指纹只有几个,后来比对出来是那些发现现场的孩子留下的。我估计,等下总局的人来了得从查一遍。”
  小丨警丨察一愣:“又是女受害人啊?最近好像几个大案都是女受害人。”

  老丨警丨察见怪不怪:“受害人女性多,犯罪人男性居多,这男女比例,越发失调了。”
  小丨警丨察忧心忡忡:“那这案子听起来难度挺大啊,断手上也没写名字,连受害人的身份都确认不了,怪不得队长一看就马上叫了重案组来。”
  老丨警丨察吸了一口手里的烟:“我看这个案子,重案组来了也不一定能行。”
  小丨警丨察听到这里,忍不住辩驳几句:“那可不一定,我听我师兄说过重案组那个陆队长,年纪不大,是留洋回来的,脑子活络,一升上来就破了好几个大案,局里的几位老领导都很喜欢,重点培养呢。”小丨警丨察说到这里又补充着,“听说人还挺帅。”
  “当丨警丨察关键是能破案,帅有屁用。”老丨警丨察有点听不得外国的月亮圆,“再说了,那些外国的技术?搬过来得水土不服吧。”
  小丨警丨察觉得他的观念老了:“罪犯又不分国界,就算技术没到位,理念相通啊。有的东西,比如那什么,犯罪心理画像,还有一些侦查手段,国外的就是厉害。”
  老丨警丨察呵呵道:“洋方法未必好使,看看我们总局,前几年好不容易折腾起来一个行为分析组,过了两年又散伙了。”
  两个人正说着,从对面走过来一个年轻人,是个身材瘦高头发微卷的小少年,过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

  两名丨警丨察急忙站起身来,老丨警丨察背后刚议论了人,这时候有点心虚,夹着烟头心想这不会是那个什么陆队吧?看起来也太小了点。
  那少年自报了家门:“你们是分局的吧?我是重案组的乔泽。”
  老丨警丨察刚松了一口气,乔泽就皱眉道,“把烟掐了,这是现场呢。”然后他的目光在现场扫了一圈,“你们领导呢?来了吗?”
  两名丨警丨察听了这话,心想,果然是重案组的,小孩人不大,口气不小。
  但是俗话说的好,官大一级压死人,分局的见到总局的就觉得矮了半头,更别说人家是重案组的,老丨警丨察赶快收了烟乖乖说:“我们领导查访呢,我马上发信息把他叫回来。”
  华都,又被称为花都,这是一个拥有两千五百万人口的超大型城市。
  华都之中一共有九大警区,上设总局,在总局刑警部外,另外设置了重案组,应对的就是这种线索甚少,十分恶劣的刑事案件。
  此时,重案组的组长陆俊迟也赶到了现场,他把车停在了不远处的停车场,然后步行过来。

  陆俊迟走了一段,已经远远看到了警方拦着的警戒线,他快步穿过了沙子厂旁边的空地。
  空地是以前是沙子厂堆放沙土用的,为了和周围的空间隔开,在空地的尽头有一面围墙。
  这里废旧的汽车不止一辆,少年们的足球就是击中了其中最老旧的那一部。
  陆俊迟停下了脚步,远远看了一会,随后快步走近。
  分局查验过的案子,接到这边以后还要按照流程从验一遍,保证没有错漏,总局的物鉴何伟已经到了,抬起头来和他打招呼,“陆队长。”
  陆俊迟冲他一点头,撩开警戒线,走了过来。
  在废车旁,一位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的白净少年手拿记录册,正在毫不留情地吐槽着分局的刑警队长,那人正是重案组内年龄最小的警员。

  “……下次有这种情况,接到报警判断情况以后就等我们来,低调处理,你看你们这呼啦啦过来了好几个人,还四周走访,简直是把事情弄得人尽皆知,要不是被我们的*监发现,早就上热搜了……”乔泽的语速很快,说着话指了指自己的手机。
  分局的老刑警队长年岁大了,手机都很少玩,被他说的有点懵,他凝神去看,少年手里的手机上打开的是一个他平时不曾见过的软件界面。
  老队长略有歉意道:“我们以后一定加强网络监控……”
  乔泽收起手机叹了一口气,感觉这老队长和他不在一个频道上:“关键点不在于这个!凶手把东西放在这里,还做了防腐处理,说不定是要回来查看的,本来我们查完了现场,可以做个监控布置守株待兔,您这一折腾,凶手肯定不会过来了。”
  “乔泽!”话正说到这里,陆俊迟低声叫了一声少年的名字,提醒他给老队长留点情面。
  那少年回头,马上会意,不再放马后炮,转头对老丨警丨察道:“张队长,如果下次看到情况不对,探查后,保护好现场,一定第一时间联系我们重案组……”

  说完这句话,乔泽就连忙跑到了陆俊迟身边,换了一副表情,乖顺地叫着:“陆队。”
  陆俊迟嗯了一声,他站在阳光下,身姿颀长,面容冷峻,只穿了一件简单的衬衣,领口并未扣紧。
  陆俊迟人如其名,长得十分英俊,朗眉星目,鼻梁高挺,他的那种英俊看起来有些攻击性,可交流起来却又让人觉得他十分绅士,细致而又耐心。
  陆俊迟今天穿了一件深色的衬衣,在这暑气渐消的夏日,深色十分吸热,可他身边的温度,却比一米开外低了几分。
  自从汽车工业改变人类历史之后,每个城市里就开始出现一些废车。它们孤零零的停放在城市的某处,像是一座小小的汽车的孤墓。

  那些废车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主人所遗弃:老旧,故障,车祸,车主发生意外……
  一旦废车的处理超过它的价值,遗弃它就成为了一种选择。愿意把废车按照流程注销的实属少数,很多的废车就被停放在路边或者是无人注意的地方。
  陆俊迟看了看那几辆废车,伸出手挽起了袖子直到手肘,带上手套问:“案情交接了吗?”
  乔泽说:“这个匣子是被几个踢球的小孩发现的,当时他们惊慌失措,现场没有得到很好的保护。事后警方已经找那几个孩子录了口供,这辆废车停在这里至少有五年了,匣子原本是放在车后座的下方的,他们好奇就拿了出来,没有想到打开以后,看到了一双手……”
  陆俊迟转头看向了已经被法医收入不同袋子里的两只手,隔着一层塑料膜,可以看出手指纤长,指纹,掌纹都很清晰。
  那是一双女人的手,这双手被砍下来显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被做过一定的防腐处理,显露出一种苍白的灰败色。

  手是无比安静而鲜活的,像是精美的艺术品。
  分明是人人身上都有,随处都能够看到的东西,如今看来却是那么陌生,让人心生恐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