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8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乔泽往一旁走了几步,压低了声音又问:“请东西还是其次……陆队,这是从廖主任那边得到的侧写结果?确定可以有发现吗?”
  乔泽最怕的是无功而返……
  “不是,是一位犯罪社会学老师的建议……”陆俊迟忽然想到,那位苏老师并没有解释其中的道理和原因。
  “陆队,廖主任那边呢,有什么有帮助的信息没?”乔泽问。

  陆俊迟对刚才的谈话略微失望:“我和廖主任仔细聊了聊,觉得他的一些建议有些偏理想化,不好落地。”
  刚才的谈话时间很长,可有用的结果却不多,廖主任说的很多事,陆俊迟也早就有推断。
  廖主任还分析出,凶手可能幼年期遭受过虐待和欺负,可能家庭不幸福,喜欢独处,这些听起来是有道理的,可是并不能让警方提取到有效信息,更不能帮助他们抓到凶手。
  其他的还有一些此类人群的占比数据,相关的学术论文……
  听到后来陆俊迟越来越无奈,那些数据无法帮助他们把这个男人从千万的适龄男性之中筛选出来。
  话题到了最后,廖主任似是无意的,提了一下他们重案组顾问人选的事……

  陆俊迟虽然敬重廖主任,但他觉得这位廖主任并非良选,很快就岔开了话题。
  正回忆到这里,陆俊迟听到手机那边朦胧传来物鉴的声音:“乔警官!就差最后一辆没查了。”
  乔泽忙道:“韩头辛苦了,我马上过来!”
  陆俊迟想了一下,越发觉得自己之前的决策有点武断。
  如果这次找不到东西,大家的检查方向是错误的,他估计得去物鉴中心登门赔罪了。
  按照正常的思维来说,一堆废车之中,能够找到一辆存着东西的已经实属不易,凶手怎么还会和其他的车有关系呢?可是在刚才,他就是没有理由的相信了那位苏老师的话……
  面对那位苏老师,陆俊迟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还有信任感,他觉得眼前的人所说的话一定是有原因,有道理的……

  陆俊迟正在愣神之间,忽然听手机那边一阵嘈杂,乔泽慌忙道:“陆队,等一下和你说哈……”
  对面的嘈杂声忽然更大,偏偏模模糊糊的,完全听不到在讨论什么。
  陆俊迟隐隐觉得有些情况,他紧张起来,不自觉地坐直了身体,攥紧了手里的手机。
  然后他就听乔泽的声音激动得发颤,语气中还透露着难以置信。
  “头!我们在最后一辆车上发现了大量痕迹!”

  原来那位苏老师的建议是正确的。
  之前找到的那辆废车是陈列室,而旁边的一辆,才是游乐场……
  诗人。
  一个浪漫的职业。
  在人类史上,出现过很多优秀的诗人,有的诗人同时也是伟大的哲学家、思想家、文学家。
  在犯罪心理学这门学科产生前,西方的诗人就开始不断用诗歌的形式来探讨有关的主题。
  从最初的亚里士多德,但丁,再到后来的莎士比亚,歌德,雪莱,狄金森,这些伟大的诗人用笔不断书写着……
  罪恶是他们笔下永恒的主题,生与死,爱与恨,罪与罚,牺牲与复仇,光明与黑暗,法律与秩序。

  诗人敏感、聪慧,他们用自己独特的视角体会着这个世界,把自己对于善恶的理解融入文字,变成一个一个广泛流传的艺术作品……
  华都的夏日午后,苏回坐在摇摇晃晃的汽车上,抓紧时间阅读着手里的资料。
  他的目光落在了一张便签的照片上,资料本来就不太清晰,外加苏回的视力不好,他费了一些力气才辨认清楚便签上面的一行手写小字——“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成为更新的荒凉。”
  这句话源自美国著名女诗人狄金森的作品——《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车身忽然一晃,发出哒的一声响,随后司机踩了一下油门。苏回收回了思绪,目光从手中的资料转到了车内,公交开始上山了,为了安全起见,他把资料收了起来。
  “后面三站有停的吗?没停的直接白虎山了哈。”汽车司机爆出一声吆喝。
  车上的人全部默契的无人答话,坐车到这里的人基本上都是为了到白虎山里去的,中间的几站形同虚设。
  司机道了一声:“好嘞!”随后一个加速,险些把苏回手里的包甩了出去。
  苏回已经好久没有开车,他现在的视力,已经基本上告别司机位了。
  他原本想要打个车,可是司机一听是白虎山都不愿意过来,这地方离市中心很远,司机没有时间在门口等着,回去可能会跑空单,就都不愿意接。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那些人都觉得晦气,也觉得不安全。
  这毕竟是一个关押犯人的地方。

  里面装的是犯过各种各样罪行的魔鬼,尽管他们现在被放入了牢笼之中,还是让人生惧。
  苏回犹豫了一下,到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坐公交车过来。
  如今,公交车开得速度飞快,司机已经习惯了这条路,在陡峭的山崖边毫不减速,时不时还来个急转弯,半车人的身子都跟着晃动出去,感觉不拉着扶手就会随时破窗而出。
  轮胎在路面上发出摩擦之响,偶尔会有对面驶来的车和他们的车擦着过去,发出唰的一响。司机无比淡定,乘客们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人们的心跳还没平复,前面又有一个更急的弯路出现。
  苏回坐在车辆的最后排,有点晕车,他用手指攥紧了眼前的扶手,直到骨节发白。

  苏回努力维持着身体的平衡,胸口闷得厉害,他低低地咳了几声,车晃得感觉要把他的灵魂和内脏一起从身体里甩出来了。
  苏回早就已经习惯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这种情况在晕车下加剧了,一切好像早就已经分崩离析,和常人眼中的世界完全不同,只剩大片大片的灰色,一切扭曲起来,像是毕加索的抽象画。
  他的耳朵也听不清,车厢里偶尔的对话声听起来很遥远,像是壶里的水快开了一般,咕嘟咕嘟的。
  感官终于和身体剥离开来,苏回感觉自己置身在一个装满了水的玻璃鱼缸里,鱼缸通透,里面没有鱼,只有他。
  他隔着水与玻璃,安静无声地看着外面的世界。
  眼前的所有的人都变成了演员,他好像在看一个电视剧,而他也是其中之一,努力适应着自己的角色。
  “你是第一次来?”身边的一个声音把他从鱼缸里拉回了现实。

  苏回侧头,目光寻找了一下,这才注意旁边座位靠窗坐的是一位老阿姨。
  阿姨大约五十多岁的年纪,烫了卷发,身材微胖,她显然已经对这一路十分熟悉了,在她的腹前摊着两个袋子,一个放着满满的瓜子,一个放着瓜子皮。坐在这摇摇晃晃地车上,抓紧时间磕着瓜子。
  苏回礼貌地点了点头:“第一次。”
  阿姨看他脸色苍白,好心递给他一个塑料袋:“怪不得,就快到了,再忍十分钟。”然后她叼着瓜子说,“上山还好啦,你回头就知道了,难受的是下山,就和过山车似的,速度比这快一倍,特别刺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