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9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苏回想不了那么远,他只希望能够把现在熬过去。他和阿姨道了一声谢,把塑料袋接过来紧紧抓在手里。
  阿姨问他:“你要吃瓜子吗?”
  苏回摆了摆手,又道了声谢。
  阿姨显然对这个俊秀又有礼貌的小伙子印象很好,问他:“来看朋友的?”
  苏回已经晕得说不出来话了,他的喉结滚动着,现在还不至于吐出来,不过过一会就难说了。

  阿姨把他的沉默当作默认,继续和他唠嗑道:“我是来看我儿子的,那个死小子喝酒以后把人打伤了,已经过了三年了,大概还需要四年。他现在表现很积极呢,也许能早点出来,你要看的朋友是什么刑啊,刚判的?还有多久?”
  苏回抿了一下唇终于压下来一口气,开口说:“死刑。”
  阿姨啊了一声,用瓜子堵住了自己的嘴,不敢问了,看向他的目光满是同情,有点害怕,还有点……好奇。
  这是一辆通往华都白虎山监狱的公交车,车上坐的除了山民,就是来探监的人。
  监狱只在每个月的逢五逢十的日子接待访客,错过了就无法探视。
  一共三十分钟的旅程,汽车终于停在了几栋灰白色的建筑前,白虎山监狱到了。
  车里的空调打得有点低,车门一打开,一股热浪就从外面席卷进来。
  车上的人纷纷下车,苏回走下来,拎着书包,扶着权杖站了一会,眩晕才停止。
  他远远望着眼前这一片灰,走在最后,跟着探监的人进了监狱的铁闸门。
  穿过一个小操场,就进入了监狱的办公楼,有狱警负责挨个登记,轮到苏回时问了一声:“证件,有提前登记过吗?”
  苏回缓了一会,早已经恢复了往日的淡然,他伸出手,把早就准备好的身份证,警官证,各种手续以及学院盖章的说明信一起递了过去。
  对方看了一下,连忙殷勤躬身道:“哦,苏老师,何监特别叮嘱过,说你会过来。你跟着我来吧。”
  小狱警走了几步又回头道,“您其实可以到山下打个电话,我们开车去接您。”

  苏回已经从晕车之中缓过来了,摆摆手温和笑道:“你们工作也挺忙,不用麻烦你们了,坐车上山来也挺方便的。”
  狱警显然也经历过那一路的云霄飞车,和苏回聊了几句以后,又给他介绍着这里的情况,把他领入了行政区。
  下午的监狱里,应该正是自由活动时间,外面有些嘈杂,苏回听不真切,可以分辨出一些杂乱的声音,还有尖锐的哨音。
  狱警带着苏回走了一条内部狱警才会走的路,这边人少,建筑很空旷,苏回的权杖触碰在水泥地上,传来一点点微弱的回音。
  他很快被引入一间有着单面玻璃的审问室,狱警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对他道:“我们马上把人带过来。”
  苏回点了点头,把他的权杖立在一旁,然后又想起什么问:“有其他人来看过他吗?”
  小狱警摇摇头:“这样臭名昭著又无比残忍的杀人犯,亲戚大约都避让不及吧,没有人来看过他。”

  苏回又问:“他的父母也没来过?”
  狱警点头:“他从小没爹,他妈好像生病了,自顾不暇。”
  苏回听到这里点了点头,他摸了下口袋,意识到自己忘记了东西,抬头问:“我能不能从你们这里买点东西?”
  小狱警问:“苏老师想买什么?”
  苏回:“烟和打火机。”

  听他说了,小狱警从口袋里掏出来一盒烟和一个打火机,递给他道:“唉,苏老师你客气什么,何监说了要好好招呼你。要是不够我再给你找一盒。”
  苏回道:“谢谢,这么多就够了,我来得匆忙,忘记买了。”
  狱警去带人,苏回把烟和打火机放入了书包里,然后又从包里取出厚厚的一叠资料。
  资料中有一些报纸以及打印的文件、照片、还有复印的警方资料。

  苏回低头,艰难辨认着。他把资料按照分类,放在了面前的桌子的不同位置上,档案上记载了一个名字:宋融江。
  这也就是他今天来白虎山监狱的目的。
  不多时,狱警从外面带进来一位三十多岁的男人,男人的手脚都被铐着,显然是重刑犯。
  他有些瘦,眼窝深陷,头发很短,但是他的身体不弱,铐着的手铐的双臂可以看出肌肉的线条,像是一头迅猛有力的豹子,他的手肘上还有一些瘀血,脖颈侧面也有擦痕,应该是近期打架所致。
  狱警把男人按在了苏回对面的座位上,整个审问室里一时升腾起了一种无形的血腥气。

  这是杀过多人的连环杀人犯身上才会有的一种气息。
  苏回抬头看了一眼道:“把手铐打开吧。”
  狱警愣了一下,明显在犹豫:“可是……”
  苏回咳了两声道:“没事的,你们在外面看着,而且脚铐还铐着呢,我只是希望我们谈话时他能够放松一些。”

  这里是整个监狱最为核心的地方,单面玻璃外就有多名带枪的狱警守在那里,犯人逃不出去,苏回希望他在这间屋子里的时候,能够和对方坦然对话。
  狱警这才打开了男人手上的手铐,不忘如临大敌地叮嘱他:“等会你可老实点!”
  宋融江侧坐在凳子上,晃动着手腕,抬起头好奇地看向眼前俊秀的男人……
  两位狱警随后走了出去,从外面把门带上了。
  屋子里一时安静下来,只有顶面的白炽灯光投射下来,给对面的男人勾勒出轮廓来。苏回觉得眼前的人影模模糊糊的,两个眼窝深陷下去,像是地狱里的骷鬼。
  看着苏回,宋融江有些不怀好意地笑了,他的两颗虎牙尖利:“你不该让他们打开我的手铐的。”
  苏回抬起头来,他的眼神是散乱的,有些迷茫地看向他:“为什么这么说?”
  “只有脚铐困不住我。”宋融江笑着,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虎牙,掰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发出咔咔的轻微声响,然后他压低了声音说,“在那些废物狱警冲进来之前,我掐死你,轻易得就像是掐死一只鸟。”
  苏回迎合他,用右耳去听,审问室里非常安静,他顺利捕捉到了宋融江的话,随后问他:“就像是掐死那些女人一样?”

  就在半年以前,宋融江杀死了至少两位女人,而且都是殴打后掐颈而亡,手段极其残忍。
  苏回低着头,依然在整理着那些资料,他神色淡然,面无惧色道:“那你可以试下,男人有喉结,用手扼颈会困难一些。”
  苏回说到这里,从书包里取出了一支录音笔,当着男人的面按下了录音键。
  他并不把他的话当作死亡的威胁,仿佛在真心实意地进行建议,礼貌性地和他讨论。
  宋融江瞪着有着血丝的眼睛打量着眼前瘦弱的男人:“你不怕?”
  一般的人,面对一个杀死过数人的杀人犯,多少都会流露出一些情绪来,或者是愤怒,或者是恐惧,但是他在苏回身上,什么也看不到。

  苏回回答他说:“就算是死亡也没有什么好怕的。‘第一次生命丧失之后,再也没有另一次死亡。’”
  眼前的人是个变态杀人凶手,凶狠,残暴,歇斯底里,喜怒无常,这句话苏回曾在男人的相关资料上看到过,是抄写在一张便签上的。而且这句话套用在苏回自己身上也很适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