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11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他的父亲没有负起责任,母亲也把他视作拖累。
  他的母亲软弱无能,像是一株不会独立的菟丝花,缺了男人就无法生存,她总是带着新的男友回来,然后靠那些男人的接济和打零工过日子。
  宋融江很聪明,虽然家中不富裕,但是受到过完整的教育,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大专,在学校里,他的成绩一直中等偏上。
  宋融江在无人的时候,是安静而孤僻的,一旦和人接触,人们就会发现,他的内心其实是狂傲的,他看不起很多人,觉得怀才不遇,他认为自己无法成功是因为没有好的父母。
  宋融江成年以后也和母亲住在一起,一直是母亲在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母亲年老色衰以后,转为依靠他,需要靠他养活。
  他找过几份工作,但是都四处碰壁,无法融入。
  后来宋融江做了出租车司机,开夜班车,他白天都在睡觉,一直避免和其他人的正常交流。休息时他会去书店买书,然后抄写一些诗句,还会在网上留下一些有些文艺的微博,会像普通年轻人一样发发牢骚。
  华都白虎山监狱的审问室里,一场问话还在继续。
  苏回的声音很低沉略微沙哑,他更多的时候是在倾听,只有偶尔问出一些问题,宋融江觉得面对他的感觉和面对那些记者、丨警丨察、法官完全不同。
  苏回看向他的目光,十分淡然,让他不自由主地安静下来。
  眼前的这位苏老师似乎不觉得他是个不正常的人,不把他当作异类,对话的语气里,也没有对他的指责,这样的环境,让宋融江能够敞开心扉。
  “我妈大概现在很后悔有我这个儿子,但是不是因为她,我又怎么会出生呢?”宋融江低头道,“我还记得小时候,如果我母亲他们想要在房间里做点什么?她的男友就会给我几块钱,让我去楼下逛逛。”
  审问室狭小,通风不畅,那些烟味太让人难受了,苏回又连声咳了一阵,才稳住了声音,继续问他:“你那时候到楼下会去做什么?”
  “我家楼下有家租书店,当然,现在早就变成咖啡店了。我小时候,租书店里有很多小说,有漫画,还有一些名著故事,诗歌选集,里面有一张旧沙发,我能够坐在上面看很久。你也许不能想象,我小时候是乖得不行的那种小孩。”
  “你就是在那时候养成了习惯,会把那些句子抄下来?”
  “最初是老师说,在作文里加一些那样的句子,能够给成绩加分。后来,有一段时间,我觉得成人的生活很没意思,我找不到人生的目标。”

  宋融江说到这里弹了下烟灰,表情有点沧桑:“我意识到,我再辛苦挣钱,也在这个城市买不起新房子。我再忙碌,也没有女人爱我。我可能要这么碌碌无为过一辈子。然后我偶尔翻开了一本小时候看过的诗集,我念起了那些我曾经背诵过又遗忘了的诗句。那个瞬间,我忽然觉得诗里面说的话,是对的……人类的感情是共通的,无论国度,无论时代,很多东西,几千年了,从来没有改变。”

  苏回看着对面的人,这个城市里,像他一样迷茫的人可能又很多,但是那些人,并没有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他是在给他的恶寻找理由。
  宋融江顿了一下,背出一句诗:“童年、青春、友情和初恋的光辉,都像美梦般消逝,使你怆然。”
  苏回略一会回想,自然地说出诗名:“《致华兹华斯》。”
  宋融江笑了:“苏老师,你果然和那些平庸的人不一样。”
  苏回看着眼前这个喜欢诗句的连环杀手:“现在,我们来聊一下那些受害人吧。”
  他拿出了第一位受害人的照片,照片上的女人短发,长度到肩膀,她的死亡时间是去年的冬季,当时24岁。
  “去年冬天,12月18日,那个晚上的凌晨两点,她上了你的车,然后发生了什么?”
  宋融江吐出一口烟,用手指弹了一下烟蒂,他已经连续抽了四根烟,仿佛希望自己被那些尼古丁毒死,那样就可以免于死刑的处罚。
  “那个女人是出来卖的!”宋融江的表情满是鄙夷,他回忆起了那个冬日的夜晚,那天天很冷,前几天的大雪刚刚化掉,还有一些冰凌冻在路边,他独自一个人在车里趴活,为了省油费不敢开空调,然后有个女人走过来,敲了敲他的车窗……
  “那天她打车的时间大概是凌晨一点多吧,在车上时,她给她的朋友打电话,肆无忌惮地议论着那些客人,我听不下去,曾经制止过她一次,她没有丝毫收敛。”

  “当她下车时,我回头看了一下,发现后座的坐垫上有一些红色像是血迹的东西。于是我就下车质问她,是不是弄脏了我的座椅。”
  “她没有解释,而是说我无理取闹,想要讹钱,后来她开始骂我,用包打我,高跟鞋踢我,她说要向出租车公司举报我,让我开不成车。我生气了,就把她拖回了车里,按在了后座上,扒了她的衣服……”
  整个审问室里烟雾缭绕,宋融江一直在回忆着,他记得那女人穿的是有点厚的弹力保暖袜,外面套了一层只到臀部的皮裙。女人带了耳环,是那种长长的流苏,她的身上有一种劣质香水的味道,那是一个生活在城市低层的站街女。
  然后宋融江的表情变化了,那表情,让人恶心……

  苏回抬头问他:“你脱下了她的衣服时,应该发现是你错了。”
  事后法医的验尸报告,女人并不在生理期,她被宋融江强迫发生了关系,然后残忍杀害。
  宋融江把烟捏在手里道:“可能是我错了吧,第二天白天我才看清,座椅上的那点红色不是血迹,那有可能是不知道什么客人留下的果汁痕迹,也有可能,是她的留下的口红印记。不过,那不重要了,那个女人该死,她在不停地辱骂我,踢我,打我。她是一个肮脏的□□,下贱的女人,像是一只疯了的母狗……”
  他不断用各种所知的词汇,侮辱着那个死于他手下的女人。
  宋融江又吸了一口烟说:“我开始没想杀她,我想要吓唬她。”
  苏回道:“她的话激怒了你……”

  宋融江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他按灭了手里的烟,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点燃。
  苏回问:“第一次杀人后,你害怕吗?”
  “怕倒是不太怕。”宋融江的手有点抖,谈话进行到了这里,他终于显露出了一丝的悔意。
  可是苏回敏感地感觉到,这悔意并不是对死于他手下的受害者。
  “你怕你母亲发现?“苏回试探着问。
  宋融江沉默了片刻开口:“我对不起我妈……”
  眼前的男人对女人的看法无疑是受到了母亲的诸多影响。他从小和母亲相依为命,有一些恋母情结,他对母亲是依赖的,却因为母亲曾经交往过诸多男友,他同时又对母亲是厌恶的,他觉得她是肮脏的。
  他难以想象,自己是从那样肮脏的身体里孕育出来的,连带着厌恶着自己。
  童年的经历,让他早已对正常的*生活产生恐惧,第一次杀人在偶发的情况下发生了,让他食髓知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