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20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对方还说了什么?或者还有什么你能够想到的细节?”
  “当时那个人列的规矩很多,比如说,去的时间不能早于晚上十点,不得晚于早上六点,在车里的时候,要锁门,不能开灯,只能用手电,拿出来以后,只能在另外一辆黑色车窗的车里看,看完了要放回盒子里去……”
  乔泽问出了关键的问题:“你知道那个出货的人叫什么吗?”
  詹兴荣顿了一下,咽下了口水:“我只知道,圈子里的人,都叫他‘屠夫’。他可以满足人们的各种需求,甚至花足够的钱,还可以有……”
  听到这里,负责记录的夏明晰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小声道:“真是变态……居然把被害人的遗体再拿出来贩卖。”

  陆俊迟双手抱臂道:“人都杀了好几个了,你指望,这样的人还会有什么道德底线?”
  让陆俊迟感到惊异的是,这位事主讲述的情况竟然和苏回之前的分析基本完全一致。那位苏老师看起来果然不像表面上那么简单。
  案情终于有了进展,警方也终于知道了他们所要面对的对手是谁……
  屠夫。
  把无辜的女人视作羔羊,甚至视作他的商品。这位凶手果然是人如其名,胆大包天,极度扭曲,同时又心思缜密。

  苏回第二次来到白虎山监狱的时候,时间比上次晚了一些,他已经熟门熟路,和狱警打过招呼,还是来到了那间审问室。
  宋融江进来以后,整个人明显比他上次所见时颓废了很多,他的头发更加凌乱,黑眼圈也冒了出来。
  距离宋融江的死刑还有不足十天,他一向心大,可真的到了这种时候,他也开始害怕了起来。
  生命的倒计时给了他巨大的压力。
  不管他的内心怎么想,身体开始从本能上抗拒和畏惧死亡。
  宋融江接过了苏回递过来的烟,首先开口道:“苏老师,你迟到了,我还以为,你可能不会来了。”
  在苏回出现之前,他已经等得有些焦躁不安。在死亡倒计时开始之时,他不知道自己为何,开始期盼这场谈话。
  苏回道:“对不起,今天市内有点堵车。”
  宋融江呆了一瞬,反应过来:“今天是周五了。”然后他看向苏回问,“你会来看我的死刑吗?”
  苏回自认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搭建是成功的,现在,宋融江已经没有了最初的防范,甚至因为长久没有人到访,而又临近死亡,对他产生了一些微妙的依赖。
  苏回问:“你希望我来吗?”
  宋融江迟疑了一瞬,似乎是想象了一下苏回过来能够做什么,然后他摇摇头说:“算了,还是不要来了,也没什么好看的。”
  今天的话题是上一次话题的延续,苏回着重问了宋融江对人的感受,这种感受包括对男人,也包括对女人。
  那些人都是在他生命之中存在过的,亲属,母亲,父亲,同学,老师,同事。

  苏回问得很细致,似乎是希望通过这些人物关系把宋融江的整个前半生搭建出来。
  其中有一些人和关系苏回事先做了功课,甚至是电话过去询问过,随着谈话的进行,他更为走近了宋融江的世界。
  他提到男人和提到女性的用词都是不一样的。
  苏回敏感地发现,他对女性带有浓烈的质疑,还有一种轻视感以及厌恶感。
  犹如他在第一案中,对那个被害人的否认置若罔闻,他只坚信自己认为的结果,这种态度贯穿在他和女性的所有相处交流之中。
  从根本上,宋融江就认为很多女人是在说谎的,他不相信她们。
  与之对应的,他只相信自己对于她们的判断,其中有一些部分甚至是他自己脑补出来的。
  苏回判断,这种习惯可能和宋融江的母子关系有关,还有可能是源自于他青少年时期受到的背叛与伤害。
  这些也和他的受害人选择是有关联的。
  苏回还能够从宋融江的某些话语之中,捕捉到一种留恋感,他是在寻找什么。
  但是在他的反复试探中,并没有找到明确的相关人或者是事件。
  宋融江对此保护得很好,每当苏回问到相关的问题,他就会有些急促地把这些问题绕过去。
  显然,和裴薇薇的所在一样,这是一个宋融江的保护点,是别人所不能知晓,无法踏入的禁区。
  苏回意识到,宋融江是不会在这些问题上说实话的。
  他想要带着这些秘密走向死亡。

  由于苏回在反复问询他的青少年时期,宋融江最后已经出现了明显的不耐,他狠狠吸了一口烟说:“那些事情和我现在的犯案没有关系。今天的谈话什么时候能够结束?”
  “就快结束了。”苏回说着,被烟味呛得侧头咳了几声,他再次把问题引导到了案发日的一些细节,他需要把话题引入宋融江的舒适区,那样他才会对谈话有所期待,才会说出更多有用的信息,更多有价值的实话。
  宋融江很明显又兴奋了起来。
  “你知道吗?苏老师,当她们停止挣扎的时候,那感觉太美妙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和她们完全融于一体。”宋融江顿了一下,目光中闪着光,他吐出了一股白烟,“我感觉,我把她们还给了死亡……”
  这是狄金森的诗,她对死亡有着双重的理解。
  苏回深吸了一口气,又被烟味呛得咳了几声。
  他能够读懂这些人,能够走入他们的思想之中,像是走入迷宫,他揭开一个一个的谜团,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喜欢这些。
  但是他必须那样做,因为这样才能够探知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揭开令人困扰的谜题。
  苏回可以感觉到,他距离想要寻找的答案越来越近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下周我还会来看你。”苏回合上了本子,抬起双眼,感觉自己从宋融江这里得到的答案已经差不多了。
  苏回结束了这场谈话,接下来他需要去其他的地方收集信息。
  他没有急于回家,而是从监狱坐过山车下来,按照记录的地址,先去了宋融江的家,见过了宋融江重病的妈妈。

  屋子外面的白色走廊里,被人用红色的油漆写满了“杀人凶手”,而且那油漆写了一层又一层,最开始还有人用白油漆刷掉。到了后来,泼油漆的人麻木了,把墙涂白的人也麻木了。
  那些红字就这么留了下来,而且开始逐渐斑驳。
  苏回敲了很久的门,才有人来开门,宋融江的母亲已经卧病在床,衣衫不整,她每天的吃喝都成了问题,全靠街道干部阿姨的接济。她更是对那个儿子无暇顾及,提起他来频频落泪。
  然后苏回见了宋融江家附近的邻居,又去找了宋融江当年的班主任。
  他不断地和他们询问宋融江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他的人生经历过什么。
  然后他越发确认,宋融江的生命里曾经存在过一个女孩。

  女孩的年龄比宋融江大一些。
  在与宋融江相识的那段时间她留的是短发,身材消瘦,胸部平坦,她的个子比同龄的男孩要高,她是单眼皮,眼间距很开,鼻梁微塌,并不漂亮,但是长得很有特色。
  她不常说话,喜欢诗文,喜欢看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