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23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也就是说,如果他们现在有了嫌疑人,获得了嫌疑人的指纹,他们可以根据那些咖啡杯上的指纹确认嫌疑人曾经出现在咖啡店里,帮助他们确认犯罪者。
  但是那些都是残缺的指纹,误差较大,并不能让他们在身份证的指纹库里直接找到凶手。
  陆俊迟总结道:“我们现在获得了凶手的一些信息,比如模糊的影像,残缺的指纹,购物的习惯,但是我们还是没有能够把他找出来,他非常小心,没有暴露自己的车辆信息,我们找到的网络号码都是从国外注册。我还记得你说过,我们发现了那些残肢以后,凶手会很快犯案。”
  自从接了这个案子,陆俊迟就莫名的不安,感觉好像有一把剑悬在他的头顶之上。
  苏回给他的建议大大加快了他们的破案速度,但是这些还不够,他们必须赶在新的被害人出现之前抓到他。

  苏回考虑了一下:“嫌疑人现在已经知道警方在抓捕他,他可能会改变他的一贯行事方法。”
  “也就是,他可能会暂时放弃女装?”陆俊迟皱眉。
  如果嫌疑人继续穿女装,其实他的被捕几率会更大,但是一旦他放弃了这种行为模式,变得像是一个普通人,他们也就更难抓住他。
  苏回道:“现在的信息,还无法确定。”
  陆俊迟沉默了片刻开口说:“这个凶手总让我想起艾德华·盖恩。”
  被誉为小镇杀手的爱德华曾被改编为诸多电影,其中最有名的是《沉默的羔羊》中的野牛比尔,以及《德州电锯杀人狂》。
  那是个会从坟墓里挖掘尸体的变态,他所做的事超脱了人们所谓的底线。
  陆俊迟觉得,眼前的凶手和爱德华的身上有一些相同的特质,包括女装,还有利用尸体。
  苏回摇了摇头:“不,他们不完全相同。当你面对这些人时,不能只看他们的表征,而要看他们的动机以及犯罪的本质。警方会进入一个习惯误区,那就是用正常思维和已知的常理去推断凶犯,并且试图把犯罪行为和已知的案例来做联系,这样只会让你离真正的犯人越来越远。”
  陆俊迟虚心求教:“那他们的异同点又在哪里呢?”

  窗外的雨一直在沙沙响,苏回的声音低沉,略微沙哑,面容却是平静而理性:“爱德华的智商很低,他一生没有真正和女人在一起,母亲是他熟悉的唯一一个女人,他一直没有真正融入过人类的社会,他是一个精神病人。”
  “但是我们眼前的这位凶手,他能够做到很好的伪装,能够适应和融入人类的社会,他不喜欢腐败不堪,所以他会想到各种方式让残肢保持新鲜。他细致,有规划,有预谋,缜密,他的每一个步骤都不是多余的,目的性非常强……”
  苏回的眼睛微眯,看向面前朦胧晃动的雨刷,“他会努力和自己的特殊爱好和平共处,通过贩卖残肢削弱自己的罪恶感,获得钱财,他有足够的伪装,甚至他有可能有正常的社交,有优秀的交流能力,相对于那种和人群格格不入的凶手,你们会更难抓到他。”
  “不过,我觉得他可能有一点和爱德华是相同的,我也在他的身上感受到了一些变态连环杀人凶手的特质,我觉得他选择女性咖啡店店员下手很可能和他的母亲有关系,他的母亲可能是强势的,他可能活在母亲的阴影之下。”
  苏回不自由主地分析了起来,然后他忽然顿住了,他忽然觉得这种讨论好像是在什么时候进行过,这种场景让他觉得似曾相识……
  他早就发誓不再进行无实证的侧写分析,可是陆俊迟一问,他就自然而然地说了下去,他们之间聊天,有着一种默契感,这种感觉让苏回有点恐惧……
  陆俊迟并未发现他的异样,开口道:“我觉得你分析的很好,会对我们下一步的工作很有帮助。”
  苏回受到了突如其来的表扬,他愣了一下。
  好像已经有很久,他没有离近过这些警员还有这些案件了。
  自从来到了华警教书,他有很长的一段时间不出门,不逛街,不聚会,不参加任何应酬。
  他把自己囚禁在校园之中,只面对那些学生。
  车厢里一时沉默,然后苏回轻声感慨:“这个城市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怪物……”
  陆俊迟用数字说话:“就拿去年全市公丨安丨系统的工作总结来说,华都的刑事案件一共近万起,全市上下25个看守所,常年近满。其中最恶劣的那些人,一时无法侦破的案件,才会归属重案组。2500万的人口,出几个变态,不算奇怪。”
  就算接到这个案子,陆俊迟也只是在最初的时候刷新了一下三观,很快他就适应了,全力以赴,把自己的所有注意力放在抓捕之中。
  苏回也知道,少于两位被害人的案件,或者是凶手明确的独立案件,都不属于重案组的管辖范畴。陆俊迟手上接过来的案子,一定是整个城市之中最为扭曲,最为复杂,最为棘手的。
  上万的刑事案件,可能就有上万的受害人。

  这还没有算上那么多的失踪的,或者是不为人知的案件。
  原来这个看上去表面祥和的城市里,有着这么多人在挣扎,在死去……
  除去那些普通的刑事案件,警方特别是重案组,无可避免的会面对一种人——连环杀人犯。
  他们极其凶残,对杀戮上瘾,他们的脑海之中不断翻腾着杀人这件事,他们不谋钱财,就是为了享受杀人的快感。
  那些罪恶之人,就像是生长错误的癌细胞,但是当没有发作时,你无法对它进行防范和更好的预防。

  你只有在罪恶发生之后,用最快的速度,找到他们,处决他们,阻止杀戮的蔓延。
  苏回看向车外,雨还在一直下着,有雨滴打在车窗上,然后向下滑落,随后新的雨滴落下,像是一个无尽的循环。
  望着那些连绵不绝的雨滴,他陷入了回忆之中。
  二十天前谭局来家里找他,那并不是一个事先约好的会面,他那时还穿着睡衣,家里凌乱,拉着窗帘,一片漆黑。
  谭局进来,他就把他迎入客厅,亚里士多德大咧咧地睡在沙发的正中央,听到有人进来,惊醒了美梦,嗖的一下就跑到了角落里。
  苏回觉得该给谭局倒杯水,可是一次性杯子不知什么时用完了,所有的玻璃杯都好久没用,落满了灰。
  最后还是谭局道:“不用忙了,我刚喝了水,坐一会就走。”
  苏回这才作罢,坐到了谭局对面的椅子上。
  谭局开口道:“苏回,我收到了你所发你的复职申请,今天来是想和你聊聊重回一线的事。”
  苏回轻声道:“在过去的两年,我一直把自己沉浸在学术里,排除在那些案件之外。可是我觉得,我还年轻,我的伤口愈合的差不多了,我觉得我需要从自我的世界里走出来,把自己填满,找些事情做。”
  谭局点头:“苏回,我理解你的心情,也理解你的选择。我会考虑你的状况,给你安排一个适合的岗位。还有我今天来,是因为我这里有一个案子,下面的警员已经束手无策,也无法投入更多的警力,不知道你是否愿意试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