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25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人员简单意味着没有太多办公室斗争,大家和睦相处,配合起来事半功倍,破案效率非常之高。
  此时正是盛夏,会议室里的冷气却足够给力,乔泽在那里嘴巴不停:“不是我说,这位苏老师还真的挺神奇的。我见他的次数不多,上次他就坐在一旁吃饭,随口听了一句,就指出了关键点……”
  夏明晰留着短发,一双杏核眼,向来是有话直说:“你这个,吹得也太过了吧?”
  乔泽道:“真的,我真没夸张,他瞬间就指出了那位凶手可能易容女妆,要不然我现在可能还在翻监控录像呢。”

  夏明晰不以为然:“这个是你没有实战经验了,要是我在,应该也能想到。”
  曲明笑道:“是啊,有的人化妆不化妆就是两张脸,堪比武侠小说之中的人皮面具了。”
  乔泽想起了什么又说:“哦,对了,翻找垃圾那事也是苏老师提出的。”
  听了这话,几位队员眉头一皱,仿佛又回到了那满是恶臭的巨大垃圾场。
  整队人带着两个刑侦小队十余个人翻找了整整一天,才找到了那几个垃圾袋。

  虽然获得了凶犯的模糊指纹大家都很开心,可是那几天去翻垃圾山的经历差点给这些精英造成心理阴影,成了整队人的梦魇,如今他们可是终于找到了“罪魁祸首”。
  郑柏恍然大悟道:“唉,我说陆队这洁癖的,怎么想着让我们去垃圾场翻垃圾呢,原来是有高人指点!”
  夏明晰不自觉地嗅了嗅自己的袖口,幸好上面只有衣物清洁剂的味道:“我那天回去就洗澡,用了半瓶的沐浴露,才把那味道压下去。”
  乔泽继续:“还有啊,之前让我们复测现场那事,也是这位苏老师的建议。”

  夏明晰接话:“那你的意思是,这位苏老师建议陆队要去查找其他的车辆,告诉他凶手可能女装,又让我们去找垃圾?”
  乔泽嗯了一声。
  “那这么说,我们手头获得的影像,模糊指纹,都是在他的提示下找到的?”夏明晰眯着眼睛道,“这么听来,这位老师有点意思,我有点期待今天的会议了。”
  曲明道:“我倒是不觉得这几条有多精妙,说的都是笨办法,也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案子的主要推进还是靠陆队找到了几名受害人的身份,以及抓到了那个购买残肢的变态,继而挖出了地下黑市。再说了,我们现在虽然推进了查案的进度,但是距离破案还很远,那个‘屠夫’不好抓。”

  有时候证据证物多,并不意味着案子就可以顺利破获,不到证据链完整,真相大白,所有的一切都还有变数,更不能放松警惕。
  乔泽道:“反正我觉得,这位苏老师已经挺神的了。当然,你别拿他和诗人比。”
  这一句话引得众人伤感起来,曲明叹了口气:“我还是怀念诗人在的时候。”
  组员之中唯有郑柏是去年才从下面的分局里调上来的,他没有和诗人打过交道,但是总是听几位同事提起这个名字,此时终于按耐不住问:“你们说的那个什么诗人,真的有那么神吗?”
  话题引到了诗人的身上。

  曲明道:“那是当然!诗人那是什么人啊?也就之前的第一侧写师于烟能够和他相提并论吧!就拿他和这位苏老师比较来说。诗人从来是走在凶案前面的,他的逻辑,思维都非常大胆,非常缜密,特别擅长推理这种有组织的犯罪。甚至能够预测凶手的下一步动作。而这位苏老师,虽然也很优秀,给了我们很多的建议,但是我们其实一直跟在犯罪分子的后面。我们跑不过罪犯,就会出现新的受害人……”

  说到这里,曲明转头问乔泽,“小乔,你也和诗人打过交道吧? ”
  “整个华都,也就只有一个诗人。”乔泽顿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不说其他的,就是排名第二的月光都比他差了一大截。”
  郑柏皱眉:“你们都说诗人牛逼,那就把这个人请过来就是了。”

  他这句话一出口,会议室里的三个人全都望向了他。
  郑柏一愣,“我说错什么了吗?”
  曲明摇摇头:“首先说,诗人是谁,这个问题是整个警局的秘密,只有高层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其次……这位诗人,现在是死是活,都没人知道。”
  乔泽也小声道:“我也听人说,诗人其实是已经死了。”
  在最近两年,诗人再也没有出现过,这个人好像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准确的说,当时整个分析组已经就地解散,警局里只剩下了那几位神秘的侧写师留下的传说。

  曲明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其次的其次,你千万不要当着陆队提诗人。”
  郑柏满脸的问号:“为什么?”
  曲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具体的原因,但是我听说,有一次高层开总结会的时候,刑侦队的曾队长偶尔提起了诗人,陆队当时的脸色就很不好,整个讨论过程一句话没说,会一开完就直接离场。”
  陆俊迟一向是成熟稳重的,这样的行事明显不是他们领导的一贯风格。

  他不解释还好,一解释郑柏更糊涂了:“那诗人是和陆队有仇吗?”
  夏明晰双手抱臂道,“我倒是听说过一个八卦,你们知道陆队一直没有找女朋友吧,种种迹象表明,陆队这么长情的人应该是旧情难忘。有人怀疑是诗人翘了陆队的白月光走了,所以两个人因此生恨……提起诗人也就成了陆队的忌讳。而被他们喜欢的那个女人……很可能就是四大侧写师之中唯一的女性,知更鸟。”
  郑柏恍然大悟:“哦……”
  乔泽和听了都哭笑不得:“哦个头啊,一点证据都没有的八卦,你们女生闲不闲啊……是不是都自己带入知更鸟了?”
  曲明也道:“无根无据的谣言,你不要乱传,小心让陆队知道。”
  夏明晰嘤嘤嘤:“我也是听说的嘛……咱们陆队这么帅,那绝对是华都警草了,诗人么,那是智商高地,刑警队长和犯罪侧写专家为了一位美女横刀夺爱,想想挺带感。”
  乔泽把话题拉回来:“说到苏老师,人家就是个老师,还是过来帮忙的,你们要求可以不那么高吗。”
  曲明苦笑道:“眼下这个案子,绝对是非常规的案件。我们去年一年也没有遇到过这么棘手的案子。而且,乔泽你说这老师是过来帮忙?我可不觉得他有这么好心。”见没人说话,曲明继续分析道,“你们想啊,这位苏老师就算是给建议,发给陆队就是了,为什么要专程来总局?还非要拉着我们开会?”

  乔泽想了一下:“大概是怕理论太复杂,转述了以后,我们听不懂吧?”
  郑柏却忽然眼睛一眨,明白了曲明的意思:“我们队里一直还缺个顾问的名额……”
  夏明晰点头道:“有道理,说不定这苏老师就是打了主意想来当顾问的。我估计,陆队可能也有这个心思。”
  好像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想要当重案组顾问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是陆俊迟挑剔得厉害,之前的简历都拒了。
  几个人一时都安静了下来,队里再加个人,还是个空降顾问的话,听起来有点微妙。如果是个好相处的还好,若是不好相处……那这个组织结构,同事关系,好像都会有点变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