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30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宁珂整个人昏昏沉沉的,嘴巴里很干,嗓子火辣辣的疼,无论喝了多少冷水也让她的状况没有改善。
  她现在有点后悔,在被关在这里的第一天,她喊叫了一天,拼命喊着救命,拼命去砸门。那些声音没有引来人们,反而让她的嗓子完全哑了,体力也消耗过多。可能是因为喉咙发炎引起了发烧,她的身体十分虚弱。
  宁珂挣扎着起身又喝了点水,然后开始整理思路,她被关在这里应该已经有三天了,在这期间没有人来过,她的手机书包都被人拿走了,在地下室里看不出时间的流逝。
  她好饿啊……胃里一直难受着,感觉自己快要被活活饿死了。
  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宁珂记得她那天下班的时候,辞别了同事,在暗夜之中走着,准备去乘公交车,忽然有人从后面搂住了她,用浸湿的布子掩住了她的口鼻。
  那时候的她猝不及防,没有及时屏住呼吸,从那条布子上闻到了一种甜腻的香气,她想要挣扎,可是没一会她的身体就软了下去,意识陷入了一片黑暗。
  她是被人绑架了吗……

  可是为什么要绑架她呢?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咖啡店服务员,她的工资微薄,家里也没有钱。她的身材瘦小,长得也算不上漂亮。
  宁珂忽然想起了最近店长曾经说过,让她们注意安全的事,店员们都不太清楚具体的原因,也没怎么往心里去。
  好像是说,最近是有人在针对咖啡店的服务员进行袭击……
  宁珂抱着手臂浑身颤抖,那样倒霉的事,不会让自己碰到了吧?
  她正在胡思乱想着,忽然,门外传来了一阵锁响。
  终于有人来了。
  宁珂挣扎着爬了起来,把身体贴在墙壁上瑟瑟发抖。从门外走进来一个男人,个子高高的,借着灯光,宁珂看到他的脸色苍白,眉眼细长,有些女相。

  宁珂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到过他,可能是咖啡店里的客人,可是她已经记不起来具体的时间了。
  男人走到了灯光下,宁珂终于看清了他的脸,她的眼睛忽然睁大,有些难以置信。
  宁珂终于想起来了,她是见过眼前的人的,但是那个时候他穿的是女装!她觉得那个女人有些高大,就不免多看了两眼,事后还和同事小声说了。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她在咖啡店里看到过他几次,有几次都是下午的时候来,点着一样的餐点……
  “过来。”男人站在门口看着宁珂,对着她招了招手。
  “你……你究竟要对我干什么!”宁珂颤声说着,她的牙齿互相打颤,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男人并不会因为她的配合而放弃计划,她想要冲出去,可是男人堵在了门口。
  “真是不听话。”男人失去了耐心,关上门,走过去拉住她的手臂。
  宁珂拼命反抗着,可是她已经有几天没有吃饭了,力量的悬殊让她根本不是眼前这个男人的对手。
  “救命啊!救命!”宁可用沙哑的嗓子吼叫着,她拼命地抓挠,踢踹。
  “嘘,别叫了,不会有人来的。”男人说着话牢牢抓住了她,宁珂奋力一抓,在男人的手腕上抓出了一道伤痕,可是她的反抗也就到此为止了……
  男人皱眉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伤口,那表情却有些嗜血的贪婪,他从衣服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针管,扎在了她的脖颈上。
  宁珂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她的眼睛悠然睁大,可以感觉到冰冷的液体注射进入她的身体。
  男人在他的耳边说:“乖乖的,就不会很疼。”

  宁珂很快就感觉眼前开始眩晕了,男人把她从房间里拽着头发拖拽出来。
  她可以看到,这里有长长的水泥走廊,周围有不止一个房间,男人打开了另外一间房间的房门。
  四周摇晃着,旋转着,宁珂努力睁大了双眼,她忽然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然后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一间满是血的房间。
  屋子里的中央是一张金属的床,墙上,地下,四处都是喷溅的暗色血液,屋子里开着隆隆的通风扇,可还是有一种腐臭的味道。
  桌子上陈列着一些工具,上面也沾满了血迹,看起来像是一些分尸的机械。

  她好像变成了一只待宰的羔羊。
  而这里就是一处位于地下的屠宰场。
  男人把她抱起来,放在了那个钢板床上,然后把她的手脚固定住。
  宁珂冷得打着寒颤,她昏昏沉沉的,有瞬间想到了那个噩梦般的童话故事《蓝胡子》。
  冰凉把宁珂整个人都包裹住了,她的眼前眩晕着,感觉自己好像身处在漩涡之中,身体害怕得一直在抖,连带着眼前看到的景象都在颤动。
  “救命……救命”宁珂轻轻挣扎着,发出了微弱的声音,她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恐惧却在把她一口一口吞噬掉,她的眼角流下了泪水。
  可是她还不想死,她才只有二十四岁,她的家里还有父母和哥哥,如果她死了,他们怎么办?
  “嘘……”男人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冲着她笑了,“让我把你做成,一件完美的艺术品。”
  男人的手伸过去,骨节分明,他回身拿了一件雨衣,想要披上去,开动一旁的机器。
  宁珂看到,机器上面有着锯齿,那锯齿没有清洗过,似乎还粘黏着一些血肉。
  就在这时候,宁珂听到了一种声音,那声音有点远,像是一段音乐声,从楼上不知什么地方传了过来……

  男人明显也听到了那个声音,他有些不快地皱皱起了眉头,回身看去……
  宁珂忽然意识到,那声音好像是门铃声,有人来了……
  会不会是邻居终于听到了她的叫声?或者是丨警丨察来救她了?
  就在她松了一口气之时,男人忽然回转过身,用胶带缠上的她的嘴,然后干净利索地在她的手腕上划了一刀。

  宁可瞬间瞪大了双眼,发出呜呜的挣扎声。
  可能是药物的作用,她感觉不到剧痛,但是可以感觉到刀刃摩着她的手骨而过,几乎要把她的整只手从手腕处剁下。温热的血顺着她的手腕不停流下,随后滴落在地面,力量和生命随之流逝。
  门铃催促似的响了第二遍。
  男人擦干净了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低伏在她的耳边说:“我去招呼下客人,等下回来再来款待你。”
  此时的白虎山监狱之中,苏回取出了包里的东西,这已经是他和宋融江的第三次会面了。而此时,距离宋融江执行死刑已经不足三天,这可能是他最后一次和这个变态杀人狂会面了。
  宋融江依然是被狱警带了进来,可能是因为休息不好,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一切依然是前两次的流程,狱警把宋融江的手铐打开以后,从审问室里走了出去,关上了门。

  苏回从包里拿出了烟和打火机,递给了宋融江,他打开了录音笔和记录册:“我们今天来聊一下……”
  宋融江拿起了烟,熟练地把烟点燃,然后他深深吸了一口,眯着眼睛吐出了一口白烟,他打断了苏回:“苏老师,我就快要死了,人真是奇怪,在等死的这段时间里,我每一天的心情都不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