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33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陆俊迟看向了乔泽,眼前的人还只有二十四岁,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面对一位凶残的连环杀手,以死相搏。
  贸然追出去,他有可能受伤,也有可能牺牲。
  陆俊迟拍了拍乔泽的肩膀安慰道:“是你在盘查之中发现了疑点,才让我们锁定了凶手。你很警觉,也很勇敢。你刚才已经尽力了,我们一定会抓住他的。至于现在,你还是打起精神,我们还需要找到那名被绑架的受害者。”
  乔泽听了陆俊迟的话,振作起精神,拿出了对讲机,开始联系着后续支援以及120。
  警员们在画廊之中搜寻着,到了此时,重案组终于能够确认,这位画家傅云初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凶残的“屠夫”。
  “这里!”陆俊迟很快找到了一处暗门,门上有一处铜锁,他顾不上其他,直接一枪把门锁破坏,然后踹开了门。
  一条通往地下的幽暗道路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从地下传出了一股浓烈的血腥味……
  如果傅云初早就预谋着把这个地方变成他的屠宰场,他一定是需要一个足够隐秘的杀人分尸场所。当年他购买这里的时候,恐怕就是看上了这里私密的地下室。
  陆俊迟双手握着枪从楼梯上走了下去,小心翼翼,眼前的走廊里亮着幽暗的灯,两边是数个房间,他越往前下走,血腥味就越重。

  几名警员跟着进入,在他身后走入了有些昏暗的地下室。
  陆俊迟走到一个房间外,就听到了一种嘴巴被捂住时,鼻子发出的呜呜声。
  房门没有锁,陆俊迟推了一下门就吱呀一声打开了。他闪身举枪,确定了里面绝对安全,没有埋伏才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沾满血的房间,墙壁、地面上有着大片大片的暗红色,就连屋顶上也被溅上了鲜血,放眼望去尽是血红,像是人间地狱,令人作呕。

  在屋内的金属床上,躺着一个四肢被绑缚着的女人,而她的手腕上还在源源不断流出鲜血,这女人正是不久之前失踪的女店员宁珂……
  陆俊迟走进去放下枪,受害人虽然意识有些模糊,但是明显还活着。
  他松了一口气,回身对曲明道:“赶快救人!”
  陆俊迟和曲明迅速取下宁可嘴上的胶条,然后把她从绑缚的钢床上解下来,曲明脱下了自己的外衣帮宁珂紧紧绑缚在手腕上方,血流的速度暂时缓了下来……
  宁珂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但是她能够确定自己是被救了,在陆俊迟给她包扎的时候,她的眼角滑出了泪水,张了张嘴,轻声说了一声:“谢谢。”

  陆俊迟对她道:“别害怕,你没事了,救护车马上就会到。”
  两个人迅速安顿好了被害人,陆俊迟又想到了什么,对站在一旁的乔泽说:“马上调取下傅云初的相关资料。”
  乔泽愣了一下:“都需要什么?”
  陆俊迟道:“全部,越详细越好。”
  此时其他的警员也已经试着挨个打开了旁边的门。
  走廊里还有数个房间,大部分都没有上锁。

  其中的一扇门内,有面有几个衣架,上面挂满了各式各样的女装,地上则是放着一些大码的女鞋。
  其他的几个房间,有的堆放着杂物,有的里面是各种的化学药品,还有的摆满了之前装着手脚的那种空木盒。
  陆俊迟走到了走廊的最深处,深吸了一口气拧开了门,这个房间和前几个房间不同,里面被打扫得干干净净,靠墙的地方放了两个高高的货架,在上面摆了一些大个的木质箱子。
  在房间的角落里,放了几个大型的冰柜,此时还在滋滋作响。
  陆俊迟看着那些方形的匣子,心里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那些匣子让他想起了那些装着手脚的盒子,可是眼前的盒子却大了很多。
  陆俊迟想到了刚才在大厅里看到过的一幅画。
  他那时候匆匆而过,只撇了一眼,还记得画的名字是《挚爱》。
  在那张画上,一个女人的身后就是摆满了这样的数个匣子。
  陆俊迟走近了,取出了手套戴上,他从架子上搬了一个匣子下来。打开盒盖以后,发现里面放着的是和那些匣子里一样的白色防腐剂。
  陆俊迟的心脏怦怦跳着,他知道,眼前的盒子里装着的应该是苏回之前所说的——凶手的图腾。
  根据匣子的大小,他大约估算出了里面究竟是什么。
  只是陆俊迟还有些不肯相信那个事实。
  他用手拨开那些粉末,向下挖去,触碰到了人的肌肤,然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团浓密的黑色的毛发……

  那是女人长长的头发。
  陆俊迟的心中浮上来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不用再往下了,他已经能够确认盒子里放着的是什么了……
  苏回和他说的没错,凶手的战利品和别人的并不相同,所以他才会把手脚当作副产品进行出售。
  陆俊迟回转身,打开了那些冰柜,里面是被冰冻着的切去了手脚和头颅的残骸,一时难以看清有几具……
  这里像是一处屠宰场,又像是一处人间炼狱,那些尸体就那么随意堆放着,让人感觉和牲畜没有区别。
  陆俊迟站直了身体,他见过太多惨烈的案发现场,见过各种各样的尸体,可就算心理强健如他,也一时觉得有些难以呼吸。
  “陆队,支援和救护车都已经到了。”乔泽说着话走进了屋子里,他被冷气冰得一抖,然后看向那些冰柜里的东西,瞬间就捂住了嘴巴……
  此时的白虎山监狱之中,苏回还坐在宋融江的对面,他的目光看向眼前的男人,就算视觉里模糊一片,他依然可以感觉到对方眼中的敌意与凶残。
  如果宋融江的手上有刀,那么此时他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扎向他,深深刺入他的身体里。
  审问室里开了中央空调,温度有一些低,苏回今天多穿了一件外衣,还是可以感觉到一种透骨的寒冷。
  事到如今,前两次见面搭建起来的关系已经完全发生了改变。
  苏回知道,宋融江对他的信任已经降低到了极点,他再也难以从这个男人的口中得到什么肯定的答复,他必须换一种方式与他交流,才能够获知他想要的答案。
  苏回承认宋融江是个有些不同的凶手,他自负,敏感,残忍,这也符合他对于他的侧写。
  宋融江的起始点并不是很高,这从第一个案件的杂乱无章就可以看出来。

  但是随后,他的升级速度非常之快,第二个案子中,他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
  到了裴薇薇的案子,他大量地毁去了证据,回答起来滴水不露,犯案手段,心理承受能力都上升了一个台阶。
  丨警丨察反复地去搜集各种证据,法官对他严加盘问,这一切都没有让宋融江承认这桩罪行。
  如果不是因为裴薇薇满足宋融江的受害人选择,而宋融江又有充分的作案动机和条件,警方几乎难以把裴薇薇的失踪和宋融江关联起来。
  苏回认为,这样的表象代表了一件事。
  从最初开始,从宋融江进行杀死裴薇薇的谋划开始,他就打算瞒下这次行凶。
  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裴薇薇和他有关联,人们也就无法找到裴薇薇的所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