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38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到这里,闫雪的双目之中显出了胆怯:“可是你总是会不自觉地做出残忍的事。”
  “我记得你从三岁起,就开始自己抓小虫子玩,蝴蝶,天牛,蚯蚓,还有鱼,后来就是小鸟。”
  “无论是哪种动物,你都乐忠于把它们的头和身子相分离,然后看着它们垂死挣扎,自己在旁边露出满意地笑容。”
  “我那时候试过各种的方法,我给你讲故事,我告诉你这是错的,我教育你爱护小动物,我严厉斥责你,我想让你和其他的孩子一样,每次你和其他的孩子一起玩耍,我就会提心吊胆,提防着你做出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我承认,是我的疏忽,让你没有一个完美的童年,也是因为我的没有看管好你,才让你烫伤,可是那也是有原因的。”
  “我把你送去那些幼教班,老师很快就会来告状,说你不合群,和班上同学发生了冲突。”
  “我带你去看医生,带你研究院,带你去一切可能帮助你的地方。可是,都没有用。”
  “我是把你放在我的饮料店,可是那是我唯一在上班时还可以监管你的地方。我会在人群之后看着你,我以为把你只是有点孤僻,有点古怪,你会随着年龄增长逐渐正常,但是我错了,我有一次看到了你的速写本……我看到了你的那些画……”现在只要回想起那些画的内容,闫雪还是会不寒而栗,她无助地用手捂住自己的脸,“从那以后,我躲得你更远了……”
  傅云初张开口,有些无力地辩驳着:“但是那时候只是画而已……”
  然后他想到,那也仅是那时候而已,他没有胜过自己内心的欲望。
  闫雪叹了口气继续说:“我的工作压力大,我和你的父亲关系也不好,我时常严厉地骂你,打你,然后再抱着你哭,因为我无力,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才能接受你是个怪物的事实。”
  “后来的一切还是发生了,你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用手工刀划破了同桌的脖子,只是因为力气小,刀口没有太深!”
  “学校想要把你开除,所有的家长都用怪异的眼神看着我!”
  “我终于崩溃了,我和你父亲因为你发生了激烈的争吵,他认为你是正常的,而我一直对你有所担忧。最后的结果你应该也知道了,我们离婚了,你转学去了华都才能够继续念书。”
  “我是怕了,我是错了,那些魔鬼般的思想,是刻在了你的骨血里的,我不知道那些残忍从何而来,但是那些就是客观存在的……”
  “我不了解我自己的儿子,尽管你是我的身体孕育出来的……”闫雪说着掩住了脸颊,她哭了出来,“我不知道……怎样才能拉住你。”
  “我早就知道,你可能会走到这一步,我就是不敢承认而已……我时常做着梦,梦到有一天,我也会和那些女人一样,被你杀死。”
  傅云初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儿时的记忆已经相对模糊了,很多现在闫雪说的事情,他都已经记不清了,自己真的是从那时候起就和别的孩子截然不同吗?

  自己真的做过那么多残忍的事情吗?
  现在他以一个成年人的角度来回忆这一切,他发现自己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一直抱有着对闫雪的恨意,这么多年来,每杀掉一个女人,他就像是把自己的母亲凌迟了一遍,他认为是她的冷漠造就了如今的自己。
  可是事实究竟是怎样的?

  为什么从闫雪的口中讲述的是另外一个版本?
  是因为他一直有一个魔鬼的灵魂,所以才走到了今天的这一步?还是因为他自身的行为怪异,而闫雪当年所做的事情加剧了这种发展?
  “我没有做到一个母亲的责任。我以为自己无力教育你,我麻痹自己,我告诉自己,也许你父亲说的是对的,我以为我把你丢开,不闻不问你就能够成为一个好人,一个乖孩子,我做错了事情,我没有肩负起教育你,监护你的责任,我做错了事就要付出代价,你可以夺走我的生命……”
  闫雪说着话,用枯瘦的手拉住了傅云初的手腕,“但是云初,杀了我以后,去自首吧……我求求你了……”
  谈话进行到了这里,外面忽然一阵嘈杂,傅云初转头去看,远远地,他可以看到一些全副武装的特警,还有狙击手举枪瞄准了这个方向。
  丨警丨察经常竟然这么快就找过来了!
  “你是在拖延时间!”傅云初转头看向闫雪。
  “没有……我没有……我根本不知道你会过来,也不知道你做过什么……”闫雪摇着头,“我要是报警了,怎么还会让你去自首……”
  傅云初从包里把枪拿了出来,抵住了闫雪的太阳穴:“你根本就是自私,你从来只是为了自己,你根本就没有考虑过我!”
  安城闫雪家的居民楼下,陆俊迟的车终于停在了楼下,这一路他开得很快又绕了近路,这才能够这么及时到达。
  安城的警方早已经把闫雪的家团团围住。
  安城总局的负责人杨升和陆俊迟一起开过几次会议,彼此都认识,迎过来打了个招呼。
  陆俊迟问:“杨队,里面情况怎样?”
  杨升道:“刚刚疏散了居民。凶手之前在和他的妈妈对话,情绪十分激动。他的手里有刀,也有枪……居民楼里虽然已经撤离了群众,但是地形复杂……难以狙击。”

  陆俊迟问:“你们对峙多久了?”
  杨升有点尴尬地摸了一下鼻子:“十分钟,有特警守在了门口,我们已经进行过一轮喊话预警,目前还没有什么效果……”
  陆俊迟回头打开车门问苏回道:“苏老师,如果要向对方喊话,需要注意什么?”
  苏回略微思考说:“不要给他外在刺激,不要提起他的罪责,不要提起那些被杀死的女人……”他顿了一下低头说,“要点太多了,我可以直接和他说两句吗?”
  喊话和处理现场是有一定责任的,陆俊迟没有想到苏回会主动和他提出,他微微一愣。
  杨升正在一筹莫展,此时在一旁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陆队,你带了谈判专家来了?那这就好办了啊。这事还得让专业的来……”
  陆俊迟迟疑了一下,考虑是否要把苏回并非是谈判专家的事情告诉杨升,但是他看了看苏回,决定相信他。
  眼下,他们中的确没有人比苏回更适合和屠夫对话。
  陆俊迟把对讲机递给了苏回。
  苏回解下了安全带,从车里出来,他的腰行动起来还有些痛,还好没有出现再严重的状况。
  两人跟着杨升走到了一处居民楼的顶楼平台之上,这里和闫雪的房子遥遥相对,大约相隔了二十多米,可以看到屋内的情况。

  平台的两边安排了狙击手,只是因为傅云初一直掩藏身形,又和人质距离很近,无法进行射击。
  苏回靠着护栏站立着,然后他对一旁的陆俊迟道:“我会尝试把他引到窗口边,如果有适合的时候,你们可以对他进行控制。”
  陆俊迟应了一声,拔出了枪来握在手中。
  苏回先是冲着屋内打了个招呼:“傅云初,你好。”
  傅云初出现在了阳台的角落,冲着外面激动喊着:“走开,都他妈走开,我不需要和你们对话!你们谁敢过来,我就杀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