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40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商卿寒急忙走了过去,在那一片区域,植物生长的方向有些诡异,地面植物会追光,而那一片的植物,枝叶向着一个方向统一倾倒,随后再因为阳光的照射,拐了一个弯朝向着太阳。
  这明显是被重物拖拽而过以后形成的痕迹。
  那些植物并未因拖拽死亡,而是因为这种碾压改变了生长的方向。
  商卿寒鉴定过之后,让几位物证在这里拍照,然后把其他的人往过调派:“大家沿着痕迹的方向,重点查找。”
  很快,他们就在前面不远处发现了一处泥土被翻动过的痕迹。
  尽管那一处早就已经被人小心翼翼地填平,又抹去了附近的脚印,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来和其他的地方有所不同。
  “应该就是这里!”商卿寒下了决断,“你们马上拍照,留存好证据,然后开挖。”

  十几位物鉴和法医都纷纷忙碌了起来,拉起了封锁线,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刑静有些不敢想象,这林子的下面竟然还真的埋着什么东西。
  有男同事在,她们几个女生不用亲自动手,很快就有人挖开了那处有掩埋痕迹的土地。
  二十公分,五十公分……随着挖下去的越来越深,掩埋的痕迹就越来越明显,只是一直挖到了一米多,还是没有见到尸体的踪影。
  日色逐渐西沉,温度也降了下来,商卿寒的神情越来越严肃。
  物鉴何伟一向对土壤多有研究,看了看附近挖出的泥土道:“这么深的坑,是被挖了几次才形成的。”
  刑静探下身去,再挖下去怕是要有一人深了:“凶手可是真有耐心……” 她工作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深的埋尸。

  商卿寒开口判断道:“凶手不希望别人发现尸体。”
  在挖到将近两米时,腐烂的尸臭味涌了出来,终于有人道:“挖到尸体了!”
  又有两人下到了大坑里,帮着往出清理尸体,刑静探头去看,尸体已经有部分白骨化,但是通过衣着可以判断,遇害人是一位年轻女性,遇害时间是今年春天。
  借着灯光的映照,刑静忽然想起了什么,她把口罩往上拉了拉:“这个衣着……难道受害人是……裴薇薇?”
  说出了这个名字,刑静声音发颤,她觉得眼睛有些发热,随后感觉有泪水在眼眶里打转。作为一直关注着这个案子的法医,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挖到的会是裴薇薇的尸体。
  失踪百余天的女孩终于被找到……她还是不免激动地哭了出来。
  裴薇薇,欢迎回家……
  “裴薇薇?那个失踪已久的女生裴薇薇?”
  “我前几天才看过她父母的采访。”
  “很有可能是她,我记得裴薇薇失踪时就穿了这么一件大衣。”
  “找了这么久,终于是找到了……”
  “她真的是被宋融江杀害的吗?”
  众人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商主任严谨道:“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受害人的身份,你们尽快把尸体运回,进行尸检和比对。”
  虽然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刑静分明感觉到了,商主任长长地出了一口气,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他又叮嘱道:“刑静,你看下现场,我去给谭局汇报一下。”
  刑静道了一声是,然后她看着商主任转头去打电话的背影,心里猜测着,之前警方调查了那么久都一无所获,谭局究竟是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呢?

  这个世界上,难道真的有人能够窥测出那些凶犯心底的秘密?
  晚上八点,陆俊迟的车终于下了高速路,停在了一处饭店之外。
  之前苏回希望当天能够赶回华都,于是陆俊迟完成了交接以后,两人没吃晚饭,就开车往回赶。
  现在距离华警已经不远,陆俊迟再次提出要请苏回吃饭,苏回也就没有拒绝。
  陆俊迟选择了一家点评上评分不低的粤菜馆,点了几样清淡的菜。
  陆俊迟是饿了,苏回却吃得不多。

  陆俊迟有些歉意开口:“苏老师这饭菜是不是不合你口味?”
  苏回摇了摇头,低头喝着水:“这里的饭菜挺好吃的,我饭量一向不大,你不用介意。”
  说到这里,他低咳了几声。
  苏回这么坐着的时候,腰又有点隐隐作痛。这一时好一时坏的状态,让他完全不敢用力。
  陆俊迟吃得差不多了,他放下筷子,用纸巾擦了擦手,随后抬头对苏回道:“不管咋样,这一案都要特别感谢苏老师,如果没有你的指导,案子是不会这么顺利,这么迅速破获的。”
  苏回侧头:“不用谢我,我只是碰巧帮了一点小忙。”
  实际上,这段时间他每一次遇到陆俊迟都有一定的偶然性,不知不觉的就跟了一个案子。

  陆俊迟又道:“苏老师,我有一件事不太明白,在这个案子里,我感觉你是在运用一些犯罪心理的推导,准确率也很高,可是第一次见面时,你为什么有些排斥犯罪心理侧写呢?”
  苏回一愣,然后开口解释说:“陆队长你误会了,我并不是排斥犯罪心理侧写,我只是认为,那些心理侧写必须建立在实际案情的基础上。”
  那次和陆俊迟见面时,时间短暂,很多缘由他并没有时间说清楚。
  看陆俊迟有些疑惑,苏回握着手杖继续解释:“我个人认为,犯罪心理侧写师并不能坐在办公室里。仅凭一些照片,文件,是无法得出正确结果的。而伴随着调查,对凶手获知的越来越多,并且确认情报真实的情况下,犯罪心理可以作为一种辅助手段存在。”
  苏回此时的说法,结合这一案的实例,陆俊迟有些理解了。
  他开始去拜访廖主任也好,询问苏回也好,都是让他们站在案子的外围进行指导,在对犯罪分子不够了解的情况下,得出的侧写如同廖主任对他说的那些结果。即便其中有正确的信息,也是和错误信息混杂在一起的,并没有实际意义。
  所以那时候苏回一再提醒他,不能把此时的侧写结果当作真实结果,一定要结合实际情况。
  但是随着案情一步一步进展,已知情况越来越多,犯罪心理侧写就可以起到一定作用了。
  陆俊迟又问:“苏老师,为什么你会反对行动分析组的存在?”
  苏回的眼睫眨动了一下,他低头喝了一口水道:“因为那时候,那个部门已经误入歧途……”
  陆俊迟忍不住还想反驳他:“你不能这么说,那个部门毕竟是当年其他人的心血,而他们也的确给出了很多有用的指导……”
  苏回俊秀的脸上没有表情,手却不自觉地握紧了杯子:“正是这种偶尔的正确,让他们更加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
  苏回怕他不明白举了个实例:“实际上,在犯罪心理侧写开始应用的历史上,不乏有这种情况出现,比如当初警方追查绿河杀手时,侧写分析就给出了和凶手截然不同的结果,侧写师认为凶手可能抽烟,酗酒,还有可能有过前科,这样的分析结果导致基层警方多次和凶手擦肩而过。这就是警方太过相信并且依赖犯罪心理侧写造成的恶果。”
  说到了这里,苏回似是不愿意再讨论那些,抬头岔开了话题:“你们重案组平时碰到的连环杀手多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