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47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随后陆俊迟走到落地窗前,用手撩起了一角窗帘,看着外面的环境。
  落地窗上映出了他坚毅俊朗的面容,陆俊迟的神情严肃。
  这里是十楼,窗外的视角很好,只要再安装两个摄像头,就可以观测到外面的环境,把一切尽收眼底,这些东西组里都有现成的,回头看来得把乔泽叫过来一趟,首先排查一遍安全情况,再装上各种装备。车里,家里,这些地方首先要保证安全。

  小区的环境很好,人并不多,夜色之中,窗外的灯光如同萤火,照亮着整个城市。
  谭局说得轻描淡写,陆俊迟可不敢大意。他已经很久没有做保护证人的工作,可是保护苏回的这件事他还是接了下来。
  这是因为华都曾经发生过一起案件……
  案件的死者是于烟——曾经的华都第一侧写师。
  表面上看,于烟和陆俊迟没有什么交集,陆俊迟进入警队之时,于烟已经身死,可其实,于烟和陆俊迟之间有着外人不与人知的一层关系。
  陆俊迟的妈妈姓于,这位于烟就是他的亲小舅。
  陆俊迟和陆昊初从小是听着这位小舅舅的故事长大,甚至学警都是受他影响。
  于烟五年前遇害的时候,陆俊迟还在国外念书。
  那是个冬天,下了大雪,于烟有事出去,好不容易打了一辆车,半路上遇到了修路,于烟无奈下车,随后就被埋伏在路旁的凶手开枪击中。
  他身中了三枪,其中一枪击中了心脏,另外两枪射中了腹部,以至于完全没有救护的时间,也没有留下任何的遗言。

  那时候于烟倒在了雪地之中,左手捂着伤口,身上流出的血迅速流出,染红了他的指尖,也染红了皑皑白雪。
  稍后陆俊迟从国外赶了回来,参加了于烟的追悼会,小舅舅躺在花丛之中,看起来还十分年轻。
  警方迅速找到了凶手,那是一位于烟曾经亲手逮捕过的凶手,刑满出狱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找以前的狱友买了一支枪,然后设伏杀了他。
  比起实施抓捕的丨警丨察,那些坏人们反而更害怕,更憎恶那些能够看透他们内心,预测他们行为的侧写师。
  杀害于烟的凶手在警方的追捕之中被当场击毙。

  于烟的死,在警界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位天才侧写师的陨落,成为华都警界的一大遗憾,也是重大损失。
  一转眼,事情已经过去了将近五年。
  陆俊迟依然时常梦到于烟,他有时在想,那时候于烟躺在冰冷的雪地之中,该是多么痛苦,多么绝望。
  如果当年于烟遇害的时候,他在华都,那么事情是不是会有所不同。
  也许那时候,于烟的身边,就是缺少一个像是他这样的人……
  不管怎样,两个人面对,总是比一个人面对要好得多。
  于烟死后不到一年,也就是四年前,谭局力排众议,按照于烟的愿望搭建了行为分析组。也正因为于烟的牺牲,所有的侧写师才被匿名保护,无人知道他们的真名,也不知道代号之后会是谁。
  那个仅有几人的分析组,曾经是整个华都总局的骄傲。
  他也是在那个时候遇到了那个人……
  整整两年的时间,从陌生到熟悉,甚至是更为亲近的关系。
  在那件事情之后,那个人就像是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联系过他。
  可是因为这些过去,每次提到犯罪心理侧写,提到行为分析组,陆俊迟就会忍不住和苏回辩驳。
  他想要维护那个小舅舅用生命换来的组织,想要维护那个人为之努力的组织,尽管它只存在了短短两年多。
  陆俊迟愿意来保护苏回,因为他有种感觉,他觉得苏回在某些地方和小舅舅很像。

  陆俊迟甚至怀疑,苏回和那个神秘的行为分析组,有着某些恩怨,或者是联系。
  月光,预言家,知更鸟,其中知更鸟被传为可能是女性,其他的两人之中,预言家更为沉稳。
  那么苏回,极有可能就是月光了。
  喝完了一杯水,陆俊迟先去次卧打扫了一下,这地方果然是被苏回当做了储物间,靠墙的地方摆满了纸巾卷纸以及各种消耗品,苏回似乎是喜欢囤货,各种的东西都要买多份。
  陆俊迟发现很多的储物柜都是空着的,他一样一样把东西归拢,分类,放到它们该在的地方去。
  杂物放好,屋子里很快就被打扫了出来。
  衣柜里有上好的乳胶枕,蚕丝被,陆俊迟自己也带来了一些床品。

  他迎来了在新环境之中的第一晚。
  第二天苏回睡到了上午,他打开了房门,眼前朦朦胧胧的,可还是觉出来有些什么不同。
  首先是常年拉着的窗帘被人拉开了,终于有阳光洒了进来。
  外面的桌子上摆了几株小小的绿色盆栽,一下子装点了房间。
  整个空间不再那么凌乱而冷冰冰的,这里忽然变得柔软又明亮了。
  苏回一处一处仔细看去,几乎不敢认自己的家了,室内一尘不染,客厅里除了桌子上的拼图还有他的书没有动,其他的地方井井有条。
  随后他的目光往书桌上的笔筒看去,视线里,里面好像是多了东西,走近了一看,居然是满满的签字笔,苏回抽出一根看了看,里面的水都是差不多满着的,看上去像是新笔。
  他回头有点诧异地问陆俊迟:“你帮我买笔了?”
  陆俊迟道:“没有,都是从你家里找出来的。”

  “这么多?”苏回惊讶,“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陆俊迟指了指:“有夹在书里的,本子里的,有在地上的,有塞在沙发缝里的,对了还有,猫窝后面那里有好几根。”
  悬案终于破了,有些是苏回自己忘记了或者是弄丢了,除了那些外,家里还有个偷笔的贼。
  苏回眯着眼睛,看向了罪魁祸首亚里士多德。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苏回觉得亚里士多德也干净了几分。
  亚里士多德若无其事地开始卖萌,在干净的地面上打了个滚,还是身体侧翻三百六十度的那种。
  这嫌犯的萌卖得十分到位,苏回的气瞬间就消了,他把五指插入亚里士多德的绒毛里,发现它的毛变得松软而柔顺了。
  连猫也被洗过了,干干净净的。
  陆俊迟问他道:“对了,想吃什么?我和菜场下个单,让他们送菜过来。”
  苏回抱着猫问:“你会做饭啊。”
  “是啊。”陆俊迟回答的自然而然,“我在国外时和同学合租房子,都是自己煮。回国也会做一些。”
  苏回道:“我吃的不多,也不挑剔,中午随便做点就行。”
  两个多小时以后,苏回看到的桌上摆的是一桌子菜,满屋子都是食物的香气。
  水晶虾仁,豌豆西兰花,椒盐排骨,还有一道菌菇鸡汤。这些食物说不上多华丽,但是都是家常口味,这么短时间能够做出来,颇不容易。
  苏回已经不记得,上次在家里吃这么丰盛是什么时候了。
  有瞬间,苏回忽然发觉,这房间里的一切好像都已经不一样了,只是多了一个人,就开始热闹温暖了起来,他好像回到了父母还在的时候。
  看他愣着,陆俊迟主动给他盛了一碗鸡汤。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