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54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陆俊迟起身总结道:“不管怎样,这都说明,谢佩兰不是马上死亡的,证言的确有点问题。”
  苏回又指向了旁边:“还有这里。”众人随着他修长的手指看去,那是两块痕迹,都在比较靠下的位置,一块是竖着的,有点摩擦痕迹的血痕,还有一块,是圆形的浅淡血迹。
  苏回道:“这块擦痕血迹,很可能是死者的头靠墙滑落时造成的,而旁边那块,可能是死者用手扶了一下墙壁。死者应该是挣扎呼救过。”
  听着苏回的分析,齐队长的脸上发烧,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些是他们之前遗漏的证据,这些痕迹都表明,死者的死亡过程漫长,这和证词并不相符。
  凶手猛击了谢佩兰的头部,隔了一段时间,又猛击了几下,这样的过程可能重复了数次。
  这个可怜的女人,曾经躺在地板上,呻吟,抽搐,挣扎,直至死亡……

  家人都在家中,怎么可能会对漫长而残忍的行凶过程完全无所觉察?
  蒋向把这几条记录下来,又拍了照片道:“多亏苏顾问在,我稍后会在报告上进行补充……”
  齐队长听到这里承认了自己之前的错误,咬牙道:“还是苏老师观察细致……这个案子的确有很大的疑点。可能要对那几名相关的人员进行二次询问了。”
  苏回低头道:“这些还是要做试验以后才能定论。”
  听着他们赞赏苏回,陆俊迟比自己被夸了还要高兴,他站起身,盘算着下一步应该怎么继续调查。
  案件很快就找到了突破点,口供的不吻合之处说明这一案之中另藏隐情。
  他翻看了一下之前的走访记录,如果真的如同苏回推断的,那邻居不可能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
  等蒋向和齐队长离开,陆俊迟正准备叫人和他再去楼下和邻居聊聊,忽然听着苏回低低喊了他一声。
  陆俊迟弯腰问:“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然后他有点反应过来,皱眉问,“你怎么还跪着?”
  苏回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而是冲着他勾了勾手指。
  陆俊迟无奈,附身凑近他。
  苏回这才伏在他的耳边低声说:“我跪麻了站不起来,你能不能帮我一下?”
  陆俊迟:“……”
  苏回跪着的姿势身后就是电视柜,明显站不了人,陆俊迟就在他的前方弯腰从腋下把他抱住,然后扶了起来。
  苏回整个人轻得厉害,完全不像是他这个身高应该有的重量。他的腿麻得彻底,腰上也使不上力,靠在陆俊迟的身上,拉住他的衣服嘶了一声。

  陆俊迟问:“麻得厉害吗?”
  苏回道:“就是还不能动,你让我靠一会。”
  陆俊迟犹豫了一下,伸出手环住了他的腰,太细了……
  两个人的位置靠得实在是近,从后面看来,是陆俊迟搂住了苏回。
  那边蒋向的眼睛往这边刚一撇,马上被火烧了似的转开了:“那个齐队长啊……我有事情问下……”
  陆俊迟全不在意,然后他看到了苏回脚上的鞋带开了,叹了一口气:“你啊……”
  在他看来,苏回真的是足够不省心,那么聪明的一个人,怎么就不能照顾好自己呢?
  等苏回站稳,陆俊迟蹲下身,手指灵巧一翻,给苏回的鞋上系了个蝴蝶结。
  苏回眼睛一眯,显出眼下的卧蚕来:“谢谢陆队长。”

  陆俊迟道:“你要不先找个地方坐一会?我去邻居家看看。”
  苏回揉了揉刚缓过来的腿,走了几步坐在了复式楼的楼梯上。
  他怕之前的腰伤反复,不敢弯腰,腰背挺得笔直,那坐姿看起来像是坐在楼梯口等着父母回家的小孩子。
  陆俊迟叫了一位小丨警丨察,刚准备下楼,想了想又折返回来,把苏回的背包和那些案子的资料递给了他。

  苏回道了一声谢,坐在复式楼的楼梯上,翻看着那些尸体照片。
  照片上的谢佩兰一双眼睛半睁着,右侧头部到耳朵全部都是血肉模糊的一片,鲜血和脑组织早就和头发纠缠到了一起,死状无比凄惨。
  如果说这一起案子不是那些外来的劫匪所为,那么真正的凶手,会是谁呢?
  苏回盯着那些照片,从中能够体会到,凶手对着谢佩兰的浓烈恨意……

  凶手的形象逐渐在他的心中具象了起来,整个犯案的过程也越来越明晰。
  可是那些只是理论而已,他还需要实际证据,来证实自己的侧写。
  苏回忽然抬起头问蒋向:“蒋物鉴,你带鲁米诺了吗?”
  “带了。”蒋向有两瓶鲁米诺,是随着物鉴箱一直带着的,“你觉得哪里还有血迹?”
  苏回道:“我也只是猜测……你能不能帮我喷一下沙发后面的那面墙。”
  蒋向带上口罩,往前走了两步,将信将疑地看着沙发后面的墙纸,那里虽然有一些暗淡的痕迹,但是并不能确定是血迹。

  他往上面喷了一些鲁米诺,试剂反应了一会儿,然后蒋向看了看上面显现的荧光色咦了一声。
  屋子里泛起了鲁米诺那种让人熟悉的酸味,苏回又咳了一阵,好不容易才稳住,他看不清楚,只能去问:“有发现吗?”
  蒋向看了看墙上逐渐显现出的斑点:“有。”
  鲁米诺试剂是鲁米诺和过氧化氢的混合物,灵敏性非常高,能够检验出百分分之一含量的血,特别适合探测微量或者是擦试过的久远血迹。
  苏回放下心来,哑着嗓子沉声道:“好,那你再喷一下其他的地方。”

  蒋向问:“哪里?”
  苏回:“随便喷吧,空白的地方,墙上,地上。”
  蒋向拿了试剂瓶开始喷洒,于是墙面地面上,更多痕迹显现了出来。
  苏回又道:“你拉上窗帘看看。”
  蒋向唉了一声,随着窗帘被拉上,环境暗淡了下来,像是变魔术一般,米白色的墙纸上以及地面的缝隙里出现了多处喷溅的荧光痕迹,这些痕迹明显都是擦试过的血痕。
  苏回就算眼睛不好也能够看出,一时之间,房间的墙面上呈现出了诸多的血液痕迹,整个一楼犹如一座凶宅。
  这样的景象让人觉得太过惊异了, 蒋向急忙拿起相机连续拍照。

  苏回轻声道:“也许二楼的主卧还有。”
  这时,从楼下上来的陆俊迟正好推门而入,他看了看这几面墙愣住了。
  在一旁打完了电话回来的齐队长也惊呆了, 他皱眉问:“这些血迹是?”
  之前的现场是他带着人勘验的, 这么多的痕迹没有看出来,属于他的工作失误,可是这些墙之前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 谁能想到一处普通的民宅, 用鲁米诺喷洒一遍就会出现这么多的痕迹?
  陆俊迟结合自己的探访信息道:“邻居们开始不愿意说, 后来在我们的追问下,终于承认, 在这家附近经常可以听到打斗声和吵骂声,这一案和另一案的凶手果然不同,凶手恐怕就在家人之内。”

  苏回看向他点头道:“基本可以确定了,杀害谢佩兰的应该是她的丈夫历从波。这位丈夫, 是个家暴妻子的惯犯……”
  齐正阳到了如今还是有些将信将疑, 不想面对事实:“我也处理过一些家暴案, 但是历从波伤心欲绝,痛哭流涕的样子我觉得不像是装的。还有, 他的个子不高,受过高等教育, 还和家里人同住。”在他看来那位历从波完全不像是一位对妻子痛下杀手的男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