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55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齐队长对于苏回的这个推断持怀疑态度,原因无他,如果承认了苏回的正确性,他就必须直面自己之前在执法办案过程之中的一些错误和武断。
  “人不可貌相, 这位丈夫的演技应该不差。”苏回毫不留情戳穿了事实, 丝毫没有顾及齐队长最后的颜面, 说到这里,他轻蔑一笑,“至于你说的看起来伤心欲绝,我觉得,可能是不想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想到刑期吓得吧。”
  陆俊迟听了苏回的话,忽然抬头,他觉得他说话的语气有几分熟悉感。
  平时的苏回说话是严谨的,保守的,小心的,可是此时他从他的语气之中听出了一些其他的意味。

  似乎在那一刻,他整个人都变得锋芒毕露。
  齐队长脸上发热,可又不得不面对现实,诸多的证据难以解释:“那么说这些都是丈夫做的??”
  苏回收起了笑容严肃分析道:“前天晚上,他们夫妻两个在吵架之后打了起来,历从波觉得谢佩兰在挑衅他,就疯狂击打谢佩兰的头部。他在击杀谢佩兰的过程之中,歇了两次,他越想越气,下手也越来越重。在整个的过程之中,公婆呆在楼上的房间里,默不作声。因为这样的事情在他们的家里发生过不止一次,有时候他们去拉架,儿子会连他们一起打。他们以为这次也会像是往常一样,躲过去就没事了。但是没有想到,历从波打死了谢佩兰。”

  之前没有足够的条件,苏回说得很保守,现在有了充足的证据,他把整个案情过程复述了一遍。

  陆俊迟也道:“这些也和我探访的情况相符。邻居们曾经看着谢佩兰的脸上带着淤青,她一直对外说是不小心从楼梯上摔的。而且这样的推断也解释了,如果是外人所做,为何没有留下任何进出的监控以及痕迹,因为凶手从始至终就在这就家中。”
  “如果是历从波杀了自己的妻子,他……怎么下得了那么重的手?”一旁有位小丨警丨察颤声问。
  “很多人会认为,在家暴或者杀亲案件之中,凶手会手下留情,让被害人尽量少受痛苦,但是实际上,这是一种误解。”苏回说着话从台阶上站起身,拿起了他的权杖,分析到这些专业问题时,苏回俊秀的脸上面无表情,瘦弱的他却会有一种咄咄逼人的气势。
  “这是典型的情绪型暴力犯罪,在亢奋的情况下,暴力犯罪者的行为和情绪不可控制,有时候越是亲人,就越是残忍,有恃无恐,过程漫长。那种来自于熟悉之人的恶意远比陌生人浓烈的多。”

  苏回总结道,“一般来说,只有丈夫,会对妻子抱有那么深的恨意。”
  人与人之间的熟悉,在减少距离感的同时,也会让罪恶更加肆无忌惮,毫无底线。
  在行凶时,恩惠和柔情会被忘记,失误忤逆以及日常的各种摩擦却被无限放大。
  有的人外表看起来温文尔雅,关起房门却会变成无比残暴的野兽,他们可以做出超乎人类想象的事。
  这些罪恶行径在家暴,虐童,弑父,杀母等案件之中反复上演。
  每一桩提起来都令人胆寒。
  “妻子长期受到家暴,为什么之前没有报警记录呢?”小丨警丨察又问。
  蒋向在一旁捅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再问这些于事无补的问题:“家暴的证据搜寻,认定,以及最后离婚,哪里有那么容易。”

  齐正阳沉思了片刻又问:“可是受伤的人不止妻子,还有婆婆,如果你说是丈夫杀妻,那婆婆所受的伤又该怎么解释呢?还有,他们又是从哪里得知那几个劫匪的情况的?”
  “要么是发生了暴力转移,要么是……”苏回说到这里摇了摇头,否认了自己刚才的推理,“不是暴力转移,暴力转移很少更换凶器。”
  苏回想到了一种可能性,仅是想起来就有点让人恶心,他轻声道,“具体是怎样,那就要问问那位受伤的婆婆了。”
  说到这里苏回拉着护栏站起身,“除了做墙面的血迹实验,你们还可以看看丈夫的衣服,如果他是凶手的话,他身上的血迹会是飞溅上去的,会出现一些特殊形状的血滴,和沾染上的血迹不同。”
  陆俊迟转头道:“如果这一案和之前的连环抢劫杀人案不是同一凶手的话,我建议不要并案。不过这两个案子之中,一定有我们尚未知晓的关联点。”他说到这里扭头道,“齐队长。”

  齐正阳脸上一片红白,还没反应过来,听到被点名才唉了一声。
  陆俊迟安排道:“现在掌握了这么多的证据,你再去问下丈夫的口供。看他是否会供认杀妻一事。”
  齐正阳道:“谢谢陆队长,我这次一定好好审下。”他之前的做法出现了一些纰漏,陆俊迟让他自己查漏也是给一种给他脸面的处理方式,这是他将功补过的机会。
  陆俊迟回头看向苏回:“苏老师,你和我去医院探视下那位婆婆,看看她究竟会怎么说吧。”
  华都第一附属医院的病房区,楼道里永远是噪杂的,探视的人们,那些往来的护士医生穿梭不停。

  陆俊迟前不久刚陪过一天床,对这边轻车熟路,他和苏回一路走进病房。
  陆俊迟把门关上,然后转向躺卧在床上的傅梅。
  傅梅正是近期第二案之中的婆婆,这位中年女人今年56岁,看起来却比实际的年龄要大了很多,根据几名证人的证言,她于前天晚上九点左右,被入室的匪徒刺伤了肋下,手术后脱离了危险,刚刚苏醒一天。
  如今,她的丈夫和儿子还要照顾只有一岁大的婴儿,她就被一个人丢在了医院。

  苏回在床前的硬木凳上坐好,用手指习惯性地摸着权杖。
  他看出来,在这个家庭之中,当妻子死亡以后,婆婆位于整个家庭食物链的底端。
  陆俊迟走过来坐到他的旁边,和傅梅核实了各种信息以后,开口道:“目前警方已经经过了调查,当天晚上发生的事实是和你们的口供不符的。”
  傅梅侧头,脸上的眼袋还有法令纹都是轻微下垂的,向下的线条让她备显疲态:“我没有说谎。”
  “真的吗?”陆俊迟表示质疑,“我们对室内的血迹进行了还原,谢佩兰的死亡过程至少持续了半个小时以上,这半个小时之中,你和你丈夫真的什么也没有听到吗?”
  傅梅咬了一下牙:“什么都没有听到……我的家里遭遇了劫匪,警官你们应该去找那些劫匪……”
  “关于那天晚上……”陆俊迟继续发问。
  傅梅合了一下双眼完全不想配合:“警官,我有点累了,关于我知道的,之前我都已经说了。”
  正说到这里,陆俊迟的手机滴的一响,他拿起来看了看,然后和苏回耳语了一阵。
  苏回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历从波全都招了?”他说话的声音不大不小,正好让傅梅可以听到。
  傅梅合上的眼睛猛然撞开,惊讶了瞬间:“什么?!”
  “嗯,稍后直接让他们来抓人就好。”陆俊迟说着话站起身来,似乎已经不准备继续这场询问。
  不等她反应过来,苏回看向傅梅的眼神带了怜悯,他也站起身道:“阿姨,那今天就先这样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