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56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傅梅的表情瞬间变了,“你们……你们等一下。你们把话说清楚,我……儿子说什么了……”

  苏回转过头来对傅梅说:“阿姨,你的儿子已经供述了自己当晚杀妻的事实。”
  傅梅睁大了双眼,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的一双眼睛直直的,脑子里似乎有一种情绪,炸裂开来。
  苏回却又继续道:“阿姨你还一直在保守着秘密,他们却先说了……”他说到这里,看着傅梅逐渐变得青白的面容,叹口气又苦笑道,“你被他们背叛了……”
  陆俊迟装出一丝不快的表情,拉了苏回一下:“这些你不该和她说。”

  家人,背叛,这些词像是石头,重重地压在了傅梅的心头。
  傅梅挣扎着坐起身,伸出手来摇摇欲坠想要拉住什么:“这不可能!你们……你们在骗我……”
  听了她的话,陆俊迟顿了下脚步,略带了怒意地回转过头:“傅梅,那一刀,是你自己捅的吧。你的目的是为了给你儿子脱罪,可是你这样的行为是妨碍司法,让你也成为了罪犯!”
  警方不可能查到这么细节的情况,没有口供,他们不可能知道那晚发生过什么。
  他们一定是掌握了历从波的证言……
  傅梅瞬间被这几句话击溃了,眼睛里流出泪水。
  她的坚持已经变得毫无意义。
  陆俊迟的手已经落在了门把手上, 再次催了苏回一次:“走吧,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
  苏回却像是不忍心,叹了口气, 回身从口袋里拿出纸巾, 给傅梅递了一张。
  傅梅浑身颤抖抽泣着,然后她抬起头道:“等……等一下……我愿意说……”

  苏回抬头问陆俊迟,像是在为傅梅求情:“陆队, 她现在愿意开口了……你要不要再听听她的供词?”
  陆俊迟的脸上还有点不耐烦, 又往回走了两步, 站着靠在墙边:“你现在有什么想要说的?如果你告诉我们实情,我们也许可以试试, 帮你申请减刑。但是如果你继续胡言乱语,谁也救不了你。”
  他嘴上说得严厉,手中却按下了录音笔,开始记录。
  傅梅终于被击垮了, 她颤抖着张开了口, “前天, 前天晚上,整件事情是这样的……”
  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 傅梅一辈子都无法忘记。
  虽然以前,历从波也经常打骂谢佩兰, 但是这一次有些不同,他们在楼上时,就可以听到历从波的大骂声还有重击声。开始的时候,他们还可以听到谢佩兰的叫声还有喊救命的声音, 但是后来那些声音越来越小。
  那时候傅梅是无比害怕的, 她颤抖着问老公厉伟:“今天好像时间有点长了。”
  厉伟正在看手机, 摘下耳机不耐烦地抬起头来问她:“你怕什么?”
  傅梅有一种女人的第六感,她心悸得厉害:“我怕出事……”
  厉伟道:“能出什么事?你放心吧,儿子有准。”

  傅梅忐忑地哦了一声,没有说话。
  可是儿子,真的有准吗?
  历从波小时候就有一些暴力倾向,他虽然瘦弱,却会偶尔和其他的同学打架,他和谢佩兰结婚以后,从第三个月开始,就开始对谢佩兰实施家暴,最初只是打了她一个耳光,那时候谢佩兰流了鼻血,被打破了眼眶,哭着要回娘家,可是历从波跪下来求她,还写了保证书。
  第二次家暴发生在婚后六个月,第三次是八个月……
  家暴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也越来越暴力,直至谢佩兰怀了孕,历从波稍稍收敛了一些,可是随后的一次,直接把怀孕五个月的谢佩兰打入了医院……
  那次傅梅去拦了一下,也被打破了额头。
  如今,他们的孩子已经一岁半……
  傅梅觉得,历从波可能这辈子都改不了了。

  有时候历从波打完了谢佩兰她还会帮着劝劝儿媳,她会告诉他历从波还是爱他的,告诉她忍一步海阔天空。
  那时候,看着陷入沉思的傅梅,厉伟忽然抬头道:“你的闲事管得还不够多吗?以前你去拦的时候,不还被儿子误伤过?回头人家小两口和好了,你里外不是人。”
  傅梅紧张地搓了搓手:“那女人也真是的,孩子还小,就跑出去玩,和我说是和以前的同事聚餐,结果是去什么同学聚会,还和男同学说什么过得不幸福。信息都发到了手机上,正好被从波看到了,你说咱儿子能不生气吗?”
  厉伟点头:“那个女人……婚后就没有工作了,全靠从波养着,从波工作压力大,也不容易。”
  楼下的击打声忽然停住了,连痛苦的低吟声都变得细不可闻。
  话说到了这里,他们就听到了儿子叫谢佩兰,还有惊慌叫他们的声音。
  老两口冲下楼,才看到儿媳浑身是血地躺在地上,微睁着双眼,一动不动了。
  傅梅看了一眼那血淋淋的现场,啊地叫了一声,然后迅速捂住了嘴,差点呕了出来,她知道这次恐怕不好了。
  厉伟皱眉问:“怎么回事?!要不要打120?”
  “来不及了……”历从波的脸色一片苍白,倒退了两步,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然后他的眼泪刷地流下来:“她……她已经死了!我刚才摸过,没气了!我……我杀人了!爸!妈!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打死她的!”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么会这样……”傅梅颤声说着这句话,比起儿媳的死亡,她更加害怕的是,儿子杀了人,可能要进监狱了,她忽然感觉整个世界都塌了下来。
  到了这时,家里的两个男人都慌了起来。
  厉伟急红了眼睛,指着她的鼻子骂着:“你之前为什么不拦着儿子!你为什么没有看好儿媳?这都怪你,要不是你个作精两头拱火,怎么会这样?”

  儿子在哭喊着:“我不想坐牢啊,我不是故意的……”
  那些话像是刀子一样扎入她的胸口,可她直到现在,还在想着要怎么弥补这一切,怎么挽救这个家。
  “小点声,你们小点声……”傅梅哀求他们。
  楼上孩子的哭声传来,更是让人心情烦躁。
  厉伟继续骂她:“现在你的儿媳死了!你的儿子就要去坐牢了!你这个做婆婆的开心了吗?”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傅梅反倒是先冷静了下来,她的眼前世界倾斜晃动着,声音仿佛不是自己发出的,“那我把这个罪认了吧,人是我杀的……”
  厉伟指着谢佩兰的尸体:“丨警丨察又不是傻瓜,这样的伤口怎么会是你能够打出来的?”
  那怎么办,怎么办?傅梅坐下来,抱住双膝。
  除非,有其他的凶手出现,才能够让他们摆脱这个困境。
  儿子还在哭着:“妈妈,你不想我死吧,你帮帮我……”

  “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傅梅喃喃说着,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你们记得……上次我去文文家后,回来和你们说的那件事情吗?”
  厉伟和历从波都安静了下来,随着傅梅说的话想去……
  傅梅道:“之前,有一群劫匪,专门入室抢劫……最近我听说华庭小区出事了,夫妻两个都死了,说不定也是这群人做的。只要丨警丨察肯相信这些事情是一伙人做的,我们就可以逃过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