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60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苏回拿起吸管插入那盒牛奶, 吸得滋滋有声:“不会, 我信任你。”
  “历雅文的丈夫最近出差了,不在秦城,我们今天只约到了历雅文。自从他们两个人离婚后,历雅文就没有再买房,一直住在自己开的花店里。”
  陆俊迟说着话把车停稳,指着马路旁的一间花店道:“就是这里,到了。”

  陆俊迟和苏回走入花店。
  那是一家不太大的花店,一共一百来平,花店是营业状态,但是没有客人也没有其他的服务员,只有老板娘历雅文一个人在。
  她看到陆俊迟进来就站起身来。
  陆俊迟很快说明了来意,出示了证件,历雅文昨天已经和乔泽联系过,也知道今天会丨警丨察登门拜访。
  她站起身把店铺的状态改为暂停营业,然后把门锁好,走回后面的桌子旁。

  整个花店里分为前后两部分,前面有几个高高的花架,上面摆满了各种盆栽的鲜花,右边一侧放着几个花束,在旁边还有几本可以挑选花样和定制花篮的宣传册。
  一走进来,苏回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花香味,那香味是多种花香叠加在一起,他的视觉和听觉都已经不太灵敏,仅剩的嗅觉就特别敏感了起来。
  历雅文今年三十岁,是家中的姐姐,对于家里弟弟弟媳的事,她也已经有耳闻,任谁碰到这样的事,都是家门不幸,特别是对她这种离异的女人,娘家出事等于没了靠山。
  可她现在穿了一身藕荷色长裙,头发在脑后盘起,表情却是十分平静,仿佛眼中没有世人,只有那些花。
  桌子上摆了几种刚进的花材,历雅文一边低头修剪枝叶一边道:“其实过程我之前都说过了,不过好像陆警官不太相信,我并没有说谎,你们也可以去问我的前夫。”
  陆俊迟按规则办事,取出了录音笔和记录册道:“事实上,历女士你所说的的确和你前夫说的一致,我们也不觉得你在说谎,只是感觉,你的描述有些简化。我们今天出差到这里,开了几个小时的车,是想要知道当晚的一切细节。”
  历雅文低着头,咔地剪去了鲜花腐烂的根茎,表情有些为难:“可是你再问我多少遍,我的口供还是一样的。”
  陆俊迟道:“历女士,我想问一下,你离婚的原因。”
  “原因?”历雅文顿了一下,依然低着头,“我们感情破裂了,和抢劫案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
  “真的吗?”陆俊迟追问,“可是我们在几个月之前,还在网络上发现了你秀恩爱的记录……”
  这些也是他昨天晚上归拢资料的时候发现的,那些账户在她离婚以后,已经全部清空了,可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陆俊迟用了警方权限,还是调取了出来。
  历雅文的手一顿,目光还是没有移开那些花:“那都是之前的事情了,劫匪进入的当晚,我们是受了一些伤,但是并不危及生命。实话说,我对我前夫有点失望,家里出了事,男人却不足以保护女人,我们就离婚了,这难道不是很正常的现象吗?”
  陆俊迟又问:“那你们为什么没有报警?如果你那时候害怕,寻求警方帮助不是最能够保证安全的方式吗?”
  历雅文道:“警官,虽然当着你的面这么说不太好,但是……并不是所有人都信任警方,我们被那些劫匪绑住的时候,丨警丨察没有来,是我妈妈的出现才救了我们……”
  苏回一直在旁边默不作声,他对那些罪犯们十分了解和熟悉,熟知他们的想法,但是这些普通人,这些证人们,往往是他的盲区。
  “……丨警丨察不光是要在危险发生时到达现场,还有重要的工作就是预防更多悲剧的发生,那也正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陆俊迟说到了这里,忽然伸出手,把录音笔按了一下暂停键,“历女士,我直接问了,你们夫妻二人不想闹到警局,是不想对警方说当天晚上发生的事,也就是你和你丈夫之间的秘密吧。”

  历雅文终于停下了手里的动作,抬起头看了陆俊迟一眼,然后又看了看那按停的录音笔。
  她之前也因为纠纷接触过一些丨警丨察,包括昨天乔泽打电话过来,但是她能够感觉出,眼前的这个丨警丨察,和她过去接触过的丨警丨察是不同的。
  陆俊迟把录音笔放在桌面上,没有继续录音的意思:“历小姐,发生了那样事情以后,我觉得你的心理压力是非常大的,你选择了和母亲都闭口不提当晚发生的事,随后迅速卖掉房子和你的丈夫离婚。对于一个女人来说,你的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理解你一直缺乏安全感,现在,如果你需要,警方会随时对你提供一些帮助。”
  历雅文道了一声谢。
  陆俊迟继续说:“你之前的证言证词,有一部分无法自圆其说,还留有一些疑点,所以在你把真相告诉我之前,我都会执着地查问下去,这些是合法的调查。除非警方得到你的可信证词,否则不会放弃。因为你的回答,不光是你自己的私事,更关乎到更多人的生死。”

  陆俊迟的语气非常绅士,礼貌,但是说的话却很强硬。
  他明确告诉历雅文,这件事不是她能够靠躲避,或者是含糊不清的证词就能糊弄过去的。长久的耗下去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历雅文说:“你们既然那么确信当晚发生了什么,又觉得我们没有描述,那为什么不去问问我的前夫?”
  “我们是会去问他的,但是那并不代表,我们现在可以停止这场问话就此离去。”
  陆俊迟说着又取出了两张照片,那是陆琴和叶之学的尸体照,他努力找的是比较平和,不太恐怖的图片,可是照片上的内容依然让人触目惊心。
  “照片上的这两个人,死于几天前,我想,他们在生前经历过和你一样的事情。你和你前夫目前是我们唯二的幸存者,如果你不说实话,可能会有更多的受害人出现。”

  历雅文终于目光动了,她低头看着那两张照片,如果那天她的母亲没有来的话,她此时也早已经是尸体一具了。
  陆俊迟继续道:“死里逃生,离异,我想这些事情对你的触动也是比较大的,而且这些家事,并不适合和朋友家人倾述。如果你告诉我的话,我可以对你的证言进行处理,帮你保守这些秘密。”
  事情憋闷在心里,也会积郁成疾。
  苏回在一旁安静听着,陆俊迟先把这个女人逼到墙角,然后给她看了其他案件的后果,唤起她的同情心和危机感,最后再进行诱导……
  一步一步瓦解她的防线,化解她的顾虑,问出想要的结果,听起来没有什么惊人之处,却没有一句废话。
  谈话进行到这里,历雅文的表情终于微妙变化了。

  她轻轻眨动了一下眼睛问:“你们可以为我保密吗?”
  陆俊迟点头:“我们可以尽可能隐匿你的信息,只把你今天的话当作追凶的线索。”
  历雅文道:“我不想出庭作证。”
  陆俊迟道:“如果我们抓到凶手,有足够多的物证证明他们的犯罪事实,可以免除你的出庭责任。”
  历雅文随手把那些花收拢到一旁,然后用一次性的纸杯给他们倒了两杯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