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65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说着话,曲明把一张男性照片贴在办公室的白板上。那是一张放大了的身份证标准照,照片上的人肤色黝黑,眉头锁着,整个人看起来就有一丝阴郁之气,看起来和之间监控之中拍到的男人非常相似。
  “覃永辰,男,34岁,身高1米82,学历大专毕业,他在之前曾是一家健身中心的教练,在两年前发生的4.17德城超市大火之中被烧伤。”
  夏明晰啊了一声:“我想起来了,我好像知道这个人……”
  曲明点头继续讲述:“我想很多人应该都看到过那条新闻,火灾发生时,覃永辰和他交往了五年的女友正在火灾灾情最严重的四楼。他和女友在火灾之中走散,覃永辰脱险后发现女友没有出来,不顾人们的劝阻,返回到大火之中寻找女友。”

  乔泽听到这里也忽然想起什么道:“我也看到过,当时很多媒体好像都报道了……”
  “在消防员到来前,覃永辰把女友救了出去,可是他自己被浓烟熏得昏了过去。女友在这时选择了自己逃生,逃出了火场,女友几乎毫发无伤。覃永辰却被烧成了重伤,差点死亡。当时他全身有60%皮肤被烧伤,并且住进了ICU。覃永辰在火中救女友的事情,一时成为人们热议的话题。而他的女友因为丢开他,被无数人谴责。”
  苏回一时看不清白板上的照片,抱着抱枕,侧头认真听着,那段时间他没有留意过这些社会新闻,或者是留意了却印象全无。不过这样的经历,符合他对那名罪犯的心理测写。
  夏明晰道:“我记得那时候他女友说,如果她留下,很可能也会被烧伤。在危难之前逃生是人之常情,总之是被骂惨了。后来为了救覃永辰我记得还众筹来着。”
  曲明一边说,一边在白板上贴上资料:“在当时,覃永辰伤势严重,几度病危,住了很久的ICU病房,并且反复感染。当时是有一些好心人听说了覃永辰的事情给他捐款众筹的,也有人来专门探望他,不过这件事的热度并没有维持很久,很快就被其他的新闻淹没了。”
  陆俊迟催问道:“那后来发生了什么?”

  曲明继续说:“覃永辰的父母已经去世,哥哥嫂子并不觉得他救人是件好事,反而觉得他是被爱情冲昏了头,拒绝支付医药费用并且想要和他断绝关系。这时候本来谈婚论嫁的女友家中变卦,不再同意这门亲事,再后来女友干脆一家搬走,。那些众筹来的善款不过是杯水车薪。覃永辰独自面临高额的债务,又丢掉了工作。治疗了许久才慢慢好了起来,他的身体大面积烧伤,没有钱款再进行植皮,只能终止了治疗。”

  乔泽听到这里道:“怪不得之前监控每次拍到他,覃永辰都是穿了一身黑衣,捂得严严实实,带着手套,原来是因为烧伤……”
  “后来出院以后的覃永辰多方联系,找到了前女友,他在前女友的公司门外拦住了她并且质问她。两个人在当时发生了一些推搡。而这一切,都被路人录了下来,后来还传到了互联网上。”
  郑柏道:“我说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我看过那一段视频录像……他是威胁他前女友来着,我那时候好像还去网上说过了几句……”
  曲明点头:“这一次,当时支持覃永辰的人们一个一个倒戈了,大部分的人都认为他不应该继续纠缠女孩,已经在对女孩构成恶性骚扰。网上的主流声音是,男朋友救女朋友,不是应该的吗?当时回去救自己的女友,是他自愿的,作为成年人,就应该承担这件事造成的后果。他们现在分手了,就不应该继续纠缠。还有人说,覃永辰现在已经算是毁容了,女孩不愿意就不应该勉强她。就算是有少数人指责女孩对救命恩人不知感恩,对前男友绝情冷漠,也很快被其他的声音盖过……”

  “网民们骂得很难听,甚至骂他为什么当时没有被烧死。覃永辰也开始和他们对骂。他当时和网上的人辩驳了很久,后来甚至开始辱骂一些中立的甚至是偏向同情他的网友,很多人都觉得他已经疯了。再后来,覃永辰曾经有一次带着刀去找前女友,然后被保安还有路人拦了下来,女友报警,他被判了一段时间,出狱后,就再也没有人见过他了,他消失在了公众的视线里。”

  苏回听到这里开口道:“你把他当时和别人争辩的帖子给我看一下。”
  曲明早就有整理,把一叠资料递给了苏回,苏回皱眉看着,希望从那些言论之中整理出覃永辰的心理变化轨迹。
  苏回发现,开始的时候,他和那些人的争论点主要在于事情的是非对错。
  覃永辰当时去救女友的行为是对的还是错的?
  女友抛弃他是对的还是错的?
  覃永辰认为他自己的做法是正义的,女友的做法应该受到谴责和惩罚,他的伤全是因为女友而来,如果没有他回去救她,她早就已经死了。
  女友现场逃离是对他的第一次伤害,事后弃他不顾是对他的二次伤害。
  她应该受到惩罚,或者是对他做出赔偿。

  可是显然,女友和大部分网友们不这么认为。
  到了最后,覃永辰被这些讨论压垮了,他满身戾气,开始无差别的攻击谩骂。
  覃永辰甚至提出,危难时刻背叛和抛弃亲人的人就是罪该万死。
  这样的情况下,就更没有人支持他了。

  随后曲明把一张短发女人的照片贴在了白板上:“这个女人叫做米舒,今年32岁,身高1米65。米舒之前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的女程序员,在覃永辰失踪前,她曾经去医院探望过他,也曾经给予过覃永辰一些帮助,我们和近期的监控进行了比对,她应该就是劫匪之中的女人。”
  照片上的女人留着短发,十分瘦弱,看起来文静漂亮,精明能干。
  “经过苏老师提醒,我们查阅了一些资料,发现米舒曾经是三年前一起案件的受害人。在那年八月的一个夜晚,米舒和她的前夫在街边散步,遇到了三名混混,混混开始是对着米舒吹口哨,随后众人发生了一些摩擦口角,她的老公丢下她逃跑,而米舒则被那三位男性拉到了路边玷污。”
  这是一个有些悲伤的故事,原本应该对女人提供保护的男人,却先逃之夭夭。
  郑柏忍不住道:“这样的男人也太废了吧。”
  曲明道:“就连事后,都是米舒自己报的警。后来有网民在网上骂米舒的丈夫,那个男人说自己如果留在那里,很有可能会被杀死,他遇到了生命危险,逃跑是人之常情。”
  乔泽义愤填膺道:“又是人之常情?那也不能就这么丢下老婆跑了吧……我觉得这个把老婆丢下的男人,的确该进监狱。”然后他咦了一声道,“这好像是和覃永辰之前的观念有关联了,怪不得这两个人走到了一起……”
  夏明晰抿了一下唇,作为在场唯一一个女生开口道:“从道德上你可以谴责她的丈夫,不过从法律上,只能说他没有履行丈夫的义务,构成民事侵权。有没有触犯刑法还得了解具体情况再下决断。这种事情要看开,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