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快感而杀戮》
第74节

作者: 青衣少年

收藏本书TXT下载
  事到如今,他的话天真的像是孩子的呓语。
  外面的层层包围,他们插翅也难飞了。
  结果无非两个,是他们死还是带着这些人一起去死。
  苏回安静地坐着,他之前的话虽然简单,却给了米舒足够的暗示。
  有时候人心中的决断就是在微妙的瞬间发生变化。

  他像是轻轻动了动手指,推倒了一枚多米诺骨牌,而这连锁反应还远没有停止。
  米舒安静了一会,她的眼里泛起了绝望,颤声再次哀求道:“覃哥,我想自首……你放过我吧……”
  覃永辰万万没有想到米舒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知道,他这辈子最痛恨的就是背叛,就是离开,现在,连她也要背叛他了吗?
  他瞪圆了双眼,另一只手也按在了手中的雷上,似乎下一秒保险栓就会一拔而出。
  “我们作为家人,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那么多的日日夜夜……到了现在……”米舒喘息了一下,她的脸色苍白,眼角流出更多的泪水。
  一旁的婴儿忽然爆发出一声啼哭。
  米舒忍不住用手抚住小腹,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开口道:“我怀孕了……”
  不等覃永辰质疑,她就继续说:“是真的……我曾经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无法怀孕,可是就在几天以前,我帮隔壁阿姨提了东西回去以后就不太舒服,又因为例假推迟去买了一根验孕棒,我真的怀孕了,我是可以陪着你,但是孩子……”
  米舒抽泣着说:“我可以放弃自己生的机会,陪你疯狂到底,无论结果怎样,但是这个幼小的生命,这个还没有见过世界的生命……我想要试着保护他。”
  覃永辰看着米舒,他的手一直扣在那枚雷上,这句话像是一枚子丨弹丨,把他的心脏射穿了。
  他依然带着被背叛的怒意,他甚至无法判断米舒所说的话的真假,双手颤抖,拼命抑制着拉动保险栓的冲动。
  他的目光狠狠盯着米舒的小腹,像是要穿过衣服,把她的身体洞穿。
  “覃哥,我……我从来没有骗过你。”米舒哭着说。
  覃永辰没有辨别过那些细节,他一时无法判断她的话是真是假。
  他现在只是愤怒,他们说好的不离不弃,可是她现在还是想要丢下他离开了。
  无论是什么原因!
  这样的事情已经在覃永辰的生命里上演了一次,他再也不会让第二次发生!
  覃永辰深吸了一口气,爆炸,火光,在他的脑海里不停闪动,那些景象就像是催眠一般,他期望着那样的结果。
  女人都是会撒谎的,她只是不想和他一起死,她在编造谎言,覃永辰握紧了那枚雷,他看了看屋子里的几个人质,杀念四溢。

  只要他动动手指,一切就可以结束了。
  “我……我可以抱着那个孩子出去吗?”米舒擦了擦眼泪,她以为覃永辰的沉默,是一种默许。
  她也杀了很多人,她也并不是一个好人,但是她和覃永辰是有区别的,很多残忍的事情她做不到。
  她想要活着,她也不希望看着这个孩子死在现场。
  孩子……
  覃永辰的手抖了一下,他看向了躺在沙发上的婴儿。然后他又看了看米舒,她抱着腿蜷缩着,看起来是瘦小的。
  这一次是有所不同的。
  万一呢,可是万一呢,万一米舒真的怀了他的孩子……
  那是他的骨血,是他的传承,就算他们合该千刀万剐,那个孩子是无辜的,只要米舒走出去,孩子就有可能会活下来……
  覃永辰的双目已经血红,丧心病狂之中,最后的一丝人性却从心底冒了出来。
  然后他骂了一声:“滚!”
  “谢谢,谢谢你……”米舒像是得到了特赦,她生怕覃永辰改变了主意,去沙发上抱着孩子,一步一步往外走去。
  看米舒为自己争了一条生路,张小才急了,他站起身质问:“你凭什么放了她?!覃永辰你这个王八蛋!”
  人与人的关系在这样的环境里,早就已经薄如晨冰,他们之间的矛盾变得尖锐起来。
  在这剑拔弩张之下,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着。
  覃永辰往前走了一步堵住了他的出路:“这件事你不懂。”
  张小才瞬间崩溃了,他想要反抗,可是知道自己也打不过覃永辰,他见过他最为疯狂的一面,知道这个疯子什么都做得出来。
  又怕又恨的张小才颤声道:“你说的那些话,都是骗小孩子的吧?!你答应过我的事,从来没有做到过。”
  到了现在,他才知道那所谓的什么家人,所谓的什么在一起不再抛弃对方,都是编织的美好谎言而已,是他一厢情愿相信了这个男人的疯话。
  他飞速地想着,凭借自己对覃永辰的了解,还有什么话能够打动他,怎么才能够给自己换来生的机会。但是没有……他找不到。

  “走出去未必是条生路,你留在这里,我陪着你,我们一起。”说完这句话,覃永辰扫视了一圈屋子里其他的人,放走了米舒和孩子已经是他的极限。
  “剩下的人,一个也别想从这间屋子里出去。”
  这句话等于是判了其他人死刑。
  屋子里一时安静极了,没有人敢说话,就连重伤的董佳颖也咬牙忍着疼痛,她趁着覃永辰没有注意她的方向,挣开了脚下的绳子,向着卧室爬去。
  陆俊迟看了一下苏回,两个人眼神交流,苏回读懂了陆俊迟的意思,他是在问他,什么时候适合动手。

  覃永辰一直警惕性很高,就算是他和米舒说话时,也一直盯着他们的方向,手指也是紧握着,他甚至没有完全相信米舒的话,陆俊迟可以感觉到,他对着米舒也有浓烈的杀机。
  好在,覃永辰最后还是放走了米舒,放走了婴儿,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
  局势在一点一点扭转,逐渐对他们有利……
  苏回低着头,手在陆俊迟的背上划着字。
  陆俊迟读懂了:“等他看向她……”

  进屋以后,苏回就在考虑应该如何破开这个局。
  没有机会,他就必须创造一个机会。
  时间太短,他没有办法说服劫匪,那就只能从劫匪之中的关系入手。
  他和米舒说了三句话,给了她一个引导,那个聪明的女人马上抓住了这最后的一线生机。
  苏回在赌,赌米舒爱着覃永辰,赌米舒不想死,赌覃永辰也对米舒有着一些感情,赌他就算再没有人性,面对自己的骨肉也还是有恻隐之心。

  那么在米舒离开时,覃永辰会陷入回忆,他会质疑自己如此处理的对错,他会走神,那时候就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米舒从他们的身边擦身而过,一路走下了楼。
  半分钟之后,她终于出现在了楼梯口,怀里抱着婴儿,声音颤抖着:“别开枪,别开枪……我自首……我身上没有武器……”
  外面的丨警丨察也看到了米舒。

  “出来了,女劫匪出来了……她抱着孩子!”
  “那……那个男劫匪呢?”
  “二十分钟要到了,是否要突击?”
  “狙击手有把握吗?”
  “劫匪在里面的角度,射击不到。”

  程歌觉得情况有些不妙,可是现在并没有更好的破解方法。女劫匪一走,男劫匪就会毫无留恋,拉动保险栓可能只是时间的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