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9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有一种男人只有男人的性别而没有男人的胸怀和气魄,许立新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刚给小米挖过坑,又和刘胜男吵过架,这时却像个没事人一样从刘胜男的手中抢过了手机。
  “听口音是北京当地人,那一定有房啊,配小米富富有余啦!你要是找个刘东明这样的,还房贷也得还到有孙子那天。”他边说还边把刘东明也捎了进去。

  “北京人有什么了不起的,就不喜欢他们那个贫样!”王诗意说。
  要是提起北京当地人,许立新当是一室这些外地人中最了解的一位了。
  “这你就不懂了,嫁个当地人,有了孩子就是北京户口,将来入园、上学、找工作都不是咱们这些北漂能比的!我漂了十几年了,吃的盐比你走的路多!”
  许立新这句话倒是发自内心,他来北京漂了近二十年,到现在还在打房贷呢。
  关于北京人的话题争论了两分钟后,还是杨华不冷不热地说了一句马主任就是北京人才嘎然而止。

  见大家都陷入了尴尬中,马利群却显得非常大度地表示,在他看来,只要生活和工作在北京就都是北京人,尽管和老北京人在生活习惯及文化方面存在一些差异,但都在为北京的发展和建设做贡献,理应不分彼此。
  “那能一样吗?北京人一个月2000块吃喝就够了,我们连房租都交不起。”王诗意小声嘟囔道。
  马大主任当然是和李晶晶在一起,不时地频频举杯;
  从饭局一开始主任和副主任扯了几句淡后,随着酒劲儿的缓缓上升,大家无形中地形成了几个小团伙。
  不过亲戚也有亲戚的好处,老板给他们9个人安排了一个足以坐下十五六个人的大包间,还有沙发,还有ktv。
  “那是当然。”许立新没听出刘胜男话里的讥讽味道,一向以一室消息灵通人士自居的他此时一脸得意。
  “你消息真灵通,什么你都能打听到啊。”刘胜男笑着说。
  聚餐的地方是杨华选的,味道不怎么样,价格也不低,许立新又很没脸地和刘胜男套近乎,告诉她这是杨华亲戚开的店,当初她从河北来就是投奔这个亲戚的,她肯定能吃到回扣。
  “就是就是,咱们不说这个了,给马主任接风去!”许立新大言不渐地说。
  这个话题如果深论起来对于一室的设计师们来说多少有一点忧伤,只有李晶晶持不同的态度,呆在家里守着父母不好吗?偏要往北京挤,谁也别怨,都是自找的。

  小米和王诗意在一起;
  刘胜男和杨华;
  秦文莲和许立新;
  只有刘东明一个人默默的喝着酒,充满怨恨地看着在一起说说笑笑的马利群和李晶晶。
  酒桌之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最终都得散。
  秦文莲看出了刘东明的异样,做为刚提拔的领导,总要展示一下关怀,就坐到了刘东明的旁边。
  许立新跑去和刘胜男杨华说话,最后三人又和小米王诗意凑成一个大伙……
  只有马利群和李晶晶是唯一从始至终在一起没有分开的。
  抬杠斗嘴的、心怀鬼胎的、献媚讨好的、拉拢腐蚀的、吹牛放炮的在一起交相辉映,唯独小米对即将到来的加班有点愁眉苦脸。
  “向大家宣布一个消息!”李晶晶突然高声喊道:“马主任说了,请大家尽情喝,喝高了不怕,他给大家在楼上的宏达宾馆开房!”
  马上迎来了几个人的稀稀落落的掌声。
  从马利群脸上变形的笑容来看,不会是这家伙提出要和李晶晶开房被李晶晶趁势给他挖了个坑吧?

  这个周末对于小米来说又是倒霉的一天,因为要加班,不光没有自然醒的觉可睡,起了个大早却发现家里水电都停了。
  最重要的是能有俩个自然醒的觉可睡,以此来调节一周辛劳带给自己体力和精力上的透支。
  周末的俩天都是自己的日子,用一天洗洗衣服、打扫家,上街购购物,如果有时间还能和爱人孩子在附近转转,男女朋友可以约个会,出去疯一疯,已同丨居丨的不在此列。
  此后的马利群笑容就没自然过,一直到这顿周末狂欢结束。
  李晶晶这姑娘聪明伶俐、爱憎分明,和你合得来你欺负她都行,比如小米,怎么弄她都可以,否则的话,离她远一点才是唯一正解。
  马利群一来就瞅中了李晶晶,就是他光有眼力没有运气了。
  李晶晶是天津女孩,家境很好,在北京也有很多亲戚和朋友,米依兰走了后,她自然就成了一室的第一美女。
  活该,李晶晶是那么好惹的?吃不着荤让你惹一身腥。

  李晶晶借机再让他破费一笔更有可能。
  以小米对马利群的理解,开房这种事他借着酒劲儿提出来是有可能的。
  用不知哪天喝剩下的半瓶矿泉水随便在嘴里涮了涮,匆匆忙忙出了门。
  跑到天通苑北站打了个倒车,一路睡到崇文门。

  路过买了两个馒头,去鸭脖店配了10块钱的鸭肠和豆皮,这就是她为自己准备的午饭。
  到公司比平常还早,8点不到。
  公司没人打扰,效率也很高,按这样的速度,半下午就可以做完。
  10点多时,刘胜男来了。
  “胜男姐,你也加班啊?”
  “我加什么班,怕你做不完,来帮帮你。”
  一股暖流涌上心头,小米的鼻子一酸。

  刘胜男早上就把孩子交给姥姥带着跳广场舞去了,自己跑来帮小米的忙。
  秦文莲刚上任心里有把火是正常的,再加上这人报复心强,偏偏小米和王诗意对她的议论刚好被她听到,新仇旧恨一起算,遭点小报复也算正常,刘胜男一边干活一边开导小米。
  如果长久下去,她也不建议小米这样隐忍下去,加班可以,但你得给加班费。
  吃饭间,小米的手机响了,是猪大肠发来的语音。
  听小米说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米依兰停顿了片刻,只对刘胜男说了声:“看着她点,别让她再闯祸了。”
  “我来办公室打份材料,正好看见你们加班,小米给你当助理了?”米依兰问,原来她还不知道一室的这个人事小调整。
  “兰兰姐出手就是不一样,这档次。”小米高兴地说,兰兰姐这个称呼小米是不敢在公司叫的,不过这是加班,叫起来也满顺口的。
  盒子里是两份比萨,袋子里是炸鸡。
  不知不觉已到了中午,办公室门一响,米依兰进来了,提了两个大盒子,一个纸袋,刘胜男连忙站了起来:“米经理。”
  “总之以后少惹点事,长点记性。”刘胜男的腔调和米依兰差不多。
  这件事情秦文莲一个小小的设计室副主任就做不了主了,得由经理上报给分管副总才能把加班费批下来,到时米依兰一出手,秦文莲就不一定敢像现在这样欺负小米了。
  小米带上耳机:“这几天喝一回大一回,忘了给你回信了,没想到医院没花多少钱,出来后的用药太贵了,全是进口的,医保报不了,现在已经花了3万多了。”
  “啊?!”小米不由自主地啊出了声,这是真要讹自己啦!
  死胖子接着又发来两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