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11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小米无语了,连忙转了话题:“那医药费不给人家不合适吧?”
  “你有。”米依兰说。
  “我哪有那么傻?”小米噘噘嘴。

  “听见没,米经理都说了,别和他来往,你这么傻别让他骗了。”刘胜男担心地说。
  米依兰一出手,三个人一起刚过五点就把活儿干完了,朱新福已经订好了饭店,就是前几天和小米大宝他们几个一起去过的位于东交民巷那家。
  从公司写字楼下来步行也就是十几分的路程,朱新福已经站在饭店门口等着了。
  “哎哟,我的小兰兰,好久不见,想哥了吧?”朱新福一见二人走来就一瘸一拐地迎上来,张开双臂做了个拥抱状。
  米依兰挥起胳膊把他的手打开:“少来,就你一个人?”
  “大宝陪我来的,我现在是残疾人,自己来不了。”朱新福说着看了看米依兰身后的小米。
  有米依兰壮胆,小米可不像之前那么怕他了,和他直面对视了一下后把目光移到他脚上。
  还是那双拖鞋,脚上仍缠着纱布,不过脚已经基本不肿了。
  “兰兰姐!”这时大宝也从饭店里迎了出来。
  全是熟人,小米这下心里更有底了,一会儿就按米依兰嘱咐自己的,什么都不答应。
  不过医药费总归还是要给人家的,小米心里想着,跟在几个人后面进了饭店。
  巧了,还是上次那个服务员,他一边把几人往雅间领,一边上下打量着。
  “医药费应该我出,”小米还没说完,米依兰就在桌子下拍了她一把,一急把之前的嘱咐又忘了。
  “现在大家都是朋友了,医药费你自己负担吧。”米依兰又说。

  让小米担心害怕了好几天,这种玩笑开得有点大了,难以接受。
  “要啥,逗她玩儿呢,你朱哥是那种人吗,就想看看她经吓不经吓,哈哈。”
  “怎么样,你这10万还要不要了?”
  直到最后吃完主食上了汤后,米依兰才提起小米的事。
  再后来嘛,他们就不敢看自己了。
  小米发现,朱新福和大宝总是不时地偷瞄一下自己,开始几次自己把目光躲到了一边,后来干脆就和对方来个四目相对,逼得对方躲自己。
  接下来就是他们几个叙旧了,聊起了他们小时候那些朋友的事儿,一直没提医药费的事。
  “你这妹妹腿部力量很发达嘛!”朱新福说完,大伙笑了起来。
  “正式介绍一下,小米是我同事,也是我的好妹妹,朱新福,我的同学兼发小,齐大宝也是。”四人坐定后,米依兰介绍道。
  被朱新福发现了:“瞧什么,没带饭菜,瞅你那小家子气样儿!麻利儿的把菜谱拿来!”
  “出啥,你也没钱,只当认识个新朋友,咱们来日方长!”朱新福高声道,这次大大方方地看了小米一眼。
  小米没敢吭声,只是笑了笑,算是表示感谢吧。
  真要是拿医药费的话,就她这标准月光大员,肯定得从信用卡透支。
  接下来几个月就没好日子过了。

  “小米可是个好姑娘,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啊。”米依兰说。
  “你这话说得我就不爱听了,我能有什么歪主意,除了你我还没对别人动过心思呢,不过这丫头虽然有点傻了吧叽,做个朋友还是不错的,以后哥带你玩儿,北京有啥事哥帮你摆平!”朱新福拍着胸脯说。
  “你才傻!”小米有点生气了,我和你很熟吗?
  听这家伙的口气,原来追过米依兰?
  米依兰说的校花就是她自己啊!

  “你瞧见没?是她伤了我,医药费一分不要,我还请她吃了两顿饭,我够意思吧?”朱新福对米依兰说。
  “我再请你两顿行了吧?”小米脱口而出。
  “正合朕意,哈哈。”朱新福笑着说。
  田小米哼着五音不全的小调,一身轻松地踏上了回家的地铁。
  尽管如此,小米也觉得自己和他们算不成是一伙人,要是没有米依兰在的话,根本就没心情和他们在一起。
  朱新福的这个老大原来是这么来的,你可吓死宝宝了。

  这黑窑厂街四宝可不是什么社会人,是小时候邻居们给起的绰号,是四个活宝的意思。
  米依兰告诉小米,朱新福和他的三个兄弟被合称为黑窑厂街四宝,他岁数最大。
  拌了几句嘴后,这顿饭就在祥和的气氛中结束了。
  “我们老大就爱吃。”大宝还补了一句。
  上了这家伙的当了。
  回到小区的时候已经9点多了,好好睡一觉,明天一早去陶然亭公园。

  小米每周日都要去陶然亭公园跳鬼步,之所以坐一个多小时地铁,5号线倒7号线,然后再倒4号线,是因为米依兰有一次带小米回黑窑厂街的家,早上先带她去陶然亭玩儿了一会儿,小米就喜欢上了这里。
  有山有水,有桥有亭,有唱的,有跳的,有说快板拉胡琴的,还有一帮热情的大妈。
  田小米虽说是南方女生,但从中学到大学小三门一直很强,田径、球类和舞蹈都是她的强项,除了跑调实在是没法唱歌外,样样都能比划两手。
  去米依兰家后的第二个周末,小米自己去了陶然亭,在陶然亭西湖北岸的广场上和几个中年妇女学跳鬼步,两三周后,原来教她跳舞的人都成了她的粉丝,到后来甚至有人一到周日上午八九点钟就到那里等着看她跳鬼步。
  跳完鬼步就去华夏名亭北面去跳新疆舞,快乐一整天后累得半死不活地回到家,洗洗直接睡觉,周末就结束了。
  田小米走到自己住的公寓楼前,总觉得路过的几个老太太看自己的目光有些异样,心里有了种不祥的预兆。
  随着离家越来越近,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心脏也莫名地跳动加速了。
  电梯到了16楼,小米刚走出电梯就被吓了一跳。
  一位邻居大姐指着自己向走廊的另一边大声喊:“就是她,她回来了!”
  “怎么了大姐?”小米连笑脸还没陪出来呢,从走廊的两边呼啦啦地聚集过来一群人。
  足有二十多个。
  “你还知道回来啊,赶快回家看看吧!”一位年长一些的阿姨对小米说。

  “物业给你打电话你关机,你缺德不缺德?”
  “就是,没教养!”
  “……”
  “你憋屎憋尿憋得倒流进嘴里了,满嘴喷粪?”
  小米终于忍不住了,看这男人的岁数也有四十多岁了吧,和一个姑娘这么说话?

  “憋了一天,尿泡差点憋炸了,老子现在还疼呢!妈了gb的!”
  小米回过头刚要给大家道个歉,一个操着奇怪口音的男人脏话也出来了。
  这才想起来,早上起来时停水,匆忙中打开水龙头应该是忘了关了。
  小米打开屋门一看才知道,漏水了。
  一直到小米走到屋门口,这帮人在后面跟着骂声就没停过。
  “让她赔!”
  “是啊,平时你在家音乐放得震天响也就算了,我们都忍了,没想到你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太不像话了你,你一走一天,害得我们大周日的全天上不了厕所!”一个大嗓门儿的东北口音大叔跟在后面冲喊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