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16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一急之下把米依兰告诉自己的朱新福绰号给叫了出来。
  朱新福小眼睛一眨眨地看着小米:“这个称呼是近亲专用的,欢迎加入朱家。”
  小米又跺了一下脚,真不能和这家伙说话,没皮没脸。

  找个机会非好好整他一下不可。
  陈文静可能是独居时间长了,反倒喜欢他们闹一些,一脸笑容地看着他们闹。
  把一切安顿好后,已经快中午了。
  一直没答理朱新福絮叨的小米出了单元门就再次提起医药费的事,对朱新福表示感谢。
  突然,小米有了个怪主意,准备调戏一下这个二猪头。
  今天算是见识到了。
  电梯里,小米想起米依兰对朱新福的评价,真是恰如其分。
  “你们俩先下去等我,我换件衣服就来。”陈文静止住了笑声。
  这哪里是活宝,明明就是个瘟神。
  就算要说这些话,也应该是悄悄说,怎么到了他嘴里全部当着人面说?
  小米气得说不出话。
  陈文静在一旁咯咯笑。
  “凶什么凶?不是为了给你省点钱吗?不知好歹!”
  小米狠狠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闭嘴吗?”

  “还是听陈姐的吧,都是收钱的人请吃饭,哪有交钱人请客的道理?”
  陈文静执意不允,二人争执不下时,朱新福说话了:
  “陈姐,哪能让你破费呢,还是我来请。”小米忙说。
  只是没想到今天是朱新福替米依兰来了。
  小米昨天就想好,除了要交的房租外,多透支出来的钱有这个预算,请陈文静和米依兰吃饭。
  陈文静表示要庆祝一下,她做东搓一顿,欢迎田小米到来。
  这才知道,朱新福一共花了一千多医药费。
  “既然你提起来了,按说这钱让你拿是天经地义吧?”朱新福问。
  “我没钱!”
  “没钱你还这么理直气壮、慷慨激昂?”
  小米突然挽住朱新福的胳膊:“要不,我给你做女朋友吧?”
  朱新福扒拉开小米的手:“干什么?以身抵债啊,不要,你不是我的菜。”
  这家伙,不上当!
  “逗你玩儿呢,看把你吓得,哎,你有没有女朋友啊?”小米笑着问。
  “没有,要那东西干啥?烦都能把人烦死!”
  “你把女朋友叫东西?亏我没当你女朋友!”
  “对啊,所以你不是嘛。”

  “你说我不是东西?”
  出东门再往东走不远就是陈文静选定的一家山西菜馆了,之所以选定这家,是因为小米的另一个合租女孩子刘香玉就在这家菜馆做服务员。
  陈文静没生气,笑着解释说这两年就没买过衣服,除了在家里的便装外就剩运动衣和正装了,这身衣服还是生小孩前上班时穿的。
  “你是不是故意呢?!”小米大声喊了起来。
  “咱们是去吃饭吗?我怎么感觉像是去应聘呢?或是……,那饭店里有……?”朱新福终于又露出他的獠牙了。

  “没事,问吧,我倒是挺爱听他说话的。”
  “陈姐,你别理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小米好像预感到这二猪头说不出什么好话来,连忙阻拦。
  陈文静笑着问:“什么?”
  “我也被惊呆了,只是我有一件事情搞不懂,想请教一下。”朱新福慢慢腾腾地说。
  “陈姐,你好耀眼啊!”小米上去拉住陈文静的手。
  白晳的皮肤在深色服装的衬托下,文静中多了几分冷艳。
  小米和朱新福都傻眼了,稍微打扮了一下的陈文静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一袭偏分刘海的真空锁骨发,深蓝色的套装,一双尖头细跟的黑色高跟鞋,身材的凸凹一展无余,更显出干练有致的风格。

  “还在拌嘴啊?“陈文静从楼道里出来打断了二人。
  “是你自己说的!”
  走到半路,小米才想起没看见大宝和二蛋,一问朱新福,早让他给打发回去了。
  “做你的哥们儿算是倒了大霉了,光干活儿不给吃饭。”小米说。

  “要知道是陈姐请客,我就不让他们走了。”
  小米无语,都没劲儿和他吵,一吵他准又搬出为自己省钱的理由,还得领他的情。
  “那边就是物美(北京知名连锁超市),很近吧?”陈文静指着南边的物美给小米看。
  这个小区生活上倒是很方便,小区就有两个小超市还有几家便利店,离物美算来也就几百米远。

  山西菜馆就在东门斜对面,转眼就到了。
  门迎小姐把三人让进大厅后,刘香玉就看见了他们:“陈姐!”
  “介绍一下,这是小米,今天搬进咱家的,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陈文静又对小米说:“香玉比你大,叫姐就行了。”
  “香玉,好纯朴的……名字。”朱新福低声喃喃。
  小米掐了他一把。
  “长得也挺踏实的。”朱新福还不闭嘴。
  可这么坐吃山空下去也不是回事,陈文静已经准备再次出山了找工作了。
  由于夫妻俩都属高薪阶层,结婚前就在北京买了房,这一离婚把房子也卖了,陈文静分到了大头。
  本来打算等孩子能上园的时候再出来找工作,可老公赶时髦玩儿劈腿,两人离了婚。
  陈文静在生孩子之前一直是一家500强企业营销部的管理人员,生孩子后就辞去了工作,由老公一人挑起家中的经济重担,自己在家带孩子。

  在陈文静的介绍下,小米对同室的租友们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刘香玉为三人找了个小包间坐下就去外面忙了。
  “好诗!”朱新福好像一点也不疼似的,冲小米竖起了大拇指。
  小米这次狠狠地掐了他一把:“问世间脸为何物,直叫你如此嫌弃?”
  小米还没说话,朱新福就张口了,还装出一副害羞的样子,令人浑身鸡皮疙瘩:“还没到那一步,正处着呢。”
  夫妻相都出来了,什么眼神这是?
  “小米,真白净,”刘香玉端详着小米,又把头转向朱新福:“这是你男朋友啊?真有夫妻相!”

  刘香玉是从河南农村和男朋友一起来京打工的,没准备在北京长久呆下去,挣够了盖房钱就回老家结婚。
  刘香玉很拚,早点和日餐的工作都兼,只有在晚上她下班后才能见到面。
  交谈中,陈文静才知道小米和朱新福的相识过程,又笑了起来。
  “你们这段偶遇都能写书了,还没请教你贵姓呢?”陈文静问朱新福。
  “他姓朱。”小米说。
  朱新福瞪了瞪小眼睛:“行,你说姓朱就姓朱,反正成家以后你说了算。”

  “脸!”小米也不知为什么和朱新福突然变得很熟了,用手戳着他的脸直喊。
  弄得陈文静也不知道朱新福是不是真的姓朱了:“到底姓啥,我不能也跟小米叫二……吧?”
  朱新福把身份证掏出来往桌上一拍:“真姓朱。”
  “你比我小五岁,叫姐不亏。”陈文静看了看身份证说。
  “陈姐,你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以后北京有什么事尽管找我,没咱办不了的事!”朱新福一拍胸脯,小米立刻想起米依兰对他的评价,牛吹得山响,什么事也办不成。
  大概是吃人的嘴短吧,朱新福这顿饭没有再对陈文静说不阴不阳的话,也让陈文静领略到了他如狼似猪的吃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