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19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马利群安排的还算人性化,考虑到穿高跟鞋排练脚会很累,在排练节目期间,每位参与人员在上班时可选择较为舒适的平底鞋或低跟鞋,就不硬性要求穿高跟鞋了,并一再向大家表白这是他特意为大家申请来的特权。
  “穿高跟鞋跳舞一定是马利群的主意。”小米对李晶晶说。

  老师为设计部的8个人设计了一套结合少许拉丁风格的水兵舞,要求穿高跟鞋表演,说只有高跟鞋才能更充分地展现女性的魅力,上身着下摆打结的衬衫,下着半腿短裤,看起来活力十足。
  王诗意因为动作太笨拙落选了。
  这次马利群没客气:“要是秦付主任年轻三十年的话,肯定轮不上小田和小李领舞。”
  人家秦文莲还没过40岁生日呢,他一下给年轻了三十年。
  秦文莲气得扭身就走,小米她们差点没憋住笑。
  几天的时间,小米已经适应了新居的生活,拥挤而温馨,陈文静又像姐又像妈地照顾着小米和刘香玉。
  早上再也不用设置闹钟了,陈文静每天把小米叫醒的时候,已经在厨房为她做好了早餐,面包、煎蛋、牛奶,或者煮一小碗鸡蛋面,有时也从外面买些油条豆浆之类的回来。
  “你要是非和我明算帐的话,那就每月给我100元早点钱好了。”陈文静见小米总是难为情的样子,干脆收了她100块钱。
  小米知道陈文静这100元完全是为了让自己心安的象征性收费。
  一个人住的时候,晚上也常常有饿的时候,要么下楼去小区里的超市随便买点,要么就点个外卖。
  和陈文静住到一起后,外卖是不可能再吃了,像个妈似的管着她,不让她乱花钱,还说外卖的食物也不一定健康,只有在家里实在没有东西吃的时候才允许小米下楼去买点东西。
  陈文静的儿子力力也很可爱、懂事,晚上回到家后,由于刘香玉还没回来,三个人就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小米逗着孩子玩儿,没几天功夫,小米成了小力力最亲近的人,最喜欢和小米玩儿。
  每天早上把小米叫醒吃早点后,陈文静再把力力送到幼儿园。
  朱新福看见了小米,站起来使劲招手。

  好哇,最近几天朱新福给自己发过语音和视频要请小米吃饭,小米都推脱了,这还找上门来啦!
  朱新福一改他那大裤衩子老汉衫的形象,一身休闲打扮,脚上穿一双运动休闲鞋,和陈文静俩个人坐在花园的长椅上有说有笑地聊得正欢呢。
  朱新福!
  小米领着力力来到花园,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在花园里边。”力力指着花园说。

  “妈妈呢?”
  “力力!”小米一喊,力力就向她跑过来了。
  刚进小区没走几步,就远远看见小力力站在小区喷泉边上吹泡泡玩儿,陈文静是个很讲究干净的人,这种含有化学品成分的东西平时是不会让力力碰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周日这天,排练完舞蹈已到中午,吃了马利群买的盒饭后,小米换了鞋就回家了。
  “小米你回来了,吃饭了没?”陈文静问。

  “吃过了,你们呢?”
  “山西菜馆,刀削面,大肉丸子炸豆腐。”朱新福拍了拍肚皮说。
  “你吃了三碗?”小米撇嘴问。
  “那怎么能够呢,三碗?你太小瞧我了吧?”朱新福这么一说,小米就知道他又要开始满嘴跑火车了。
  “又是陈姐请的吧?”小米都后悔问这句话。

  “今天幼儿园休息,早上你走了以后,我去超市买东西,怕力力跟着捣乱,就给新福打了个电话,刚好他就在附近,让他帮着看看孩子,当然是我请吃饭了,一碗面也不能算请客。“陈文静解释道。
  错怪朱新福了,原来是陈文静把他找来的。
  朱新福说刚巧他在望京办事,接到电话就来了。
  越描越黑,望京很近吗?陈姐都亲切地叫他新福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涌上心头,这里不会是有事儿吧?

  怎么可能,他俩也太不搭了,自己都觉着这想法可笑。
  “那你们聊吧,今天舞跳得累了,我想回去躺一会儿。”小米说。
  “陈姐都离婚好几年了,朱哥虽然比陈姐小五岁,可还是个大小伙子呢,陈姐可能是看中了朱哥厚道,又是北京户口,对力力也好,女人到了这个年龄把孩子放在第一位,图个稳定。”
  “是嘛,就算是也不会这么快吧?”小米不知道该不该信刘香玉的判断。
  “怎么不可能,你是没看见陈姐看朱哥的眼神……,就像端在眼睛里一样。”
  “别乱说,他俩?可能吗?”
  “照这样的发展速度,我看咱俩得重新找房子啦。”刘香玉忧心重重。
  “噢。”小米若有所思地答了一声。
  “听朱哥说下周还要带着她们去什么泡泡体验馆玩呢。”刘香玉说。
  从刘香玉口中得知,不光是今天,昨天朱新就来和陈文静一起带着力力去立水桥公园玩去了。
  小米回到家中,刘香玉也回来了,菜馆两点下班,服务员和厨房打杂的都是下午四点半上班。
  “死一边去。”
  “跳舞了?别走啊,跳一个再走,我给你把把关。”朱新福又没皮没脸的笑上了。
  小米笑了笑,怎么想这俩人都不可能。
  单凭刘香玉对朱新福厚道的评价,就知道她这眼神不行。
  “朱哥那个形象碰上陈姐不和找上仙女一样吗?一百个愿意,放心吧,很快的。”刘香玉又说。
  “那陈姐也会提前和咱们说一声的。”小米不愿和她争论这个无聊的话题。
  刘香玉不光是有想法,还有行动。

  她已经向物业打听过了,9号和10号楼的公寓有空房,40多平,一个月2500。
  一直到下午近五点的时候,陈文静才带着力力回来。
  “力力你就在楼道里吹泡泡,不许乱跑,我和你小米阿姨给你做饭。”陈文静嘱咐道。
  陈文静从冰箱里拿出了肉,把上午买的菜扔给小米摘,她一边切肉一边问小米:“姐问你个事,你一定要如实说。”

  陈文静的问话着实让小米吓了一跳,原来刘香玉的判断是正确的。
  她问小米和朱新福到底是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哪怕互相有点意思也算。
  小米如实告诉她,和朱新福只是普通朋友,连好朋友都算不上,再说那天搬家也是米依兰让他来的,要不然连忙也不会让他帮的。
  “哎,又一片上好的白菜地要让猪拱啦!”小米叹气道。

  “我只是想和他先处一处,看有没有这种可能,必竟还不能算很了解。”陈文静补充道。
  成不成还不一定呢。
  小米知道此时是劝不了陈文静了,常言说劝合不劝离,自己也没必要给人家添这个堵,还不讨好,祝福他们吧。
  情人眼里出西施,人粗心肠好不说,耍贫嘴也成了幽默了。
  真让刘香玉说中了。
  “这有什么配得上配不上的,我现在带个孩子想找个合适的不容易,朱新福呢,人看着粗,其实心肠还是满好的,人很幽默,对孩子也不错,更重要的是力力也喜欢他,这一点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