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飘青年的职场生活》
第25节

作者: 一丈光

收藏本书TXT下载
  时间不长,秦文莲就先出来上了车,几分钟后,刘东明鬼鬼祟祟地从楼里出来,上了秦文莲的车。
  俩人开车走了后,许立新才上楼拿了练习册回家。
  “奇怪了,老美的中情局怎么没找你去呢,人才啊,还会蹲守呢。”小米说。
  短暂的沉默。
  刘胜男表示理解,秦文莲虽说比刘东明大八九岁,可一个未娶一个未嫁,现在姐弟恋也不少,要是真能成了也算好事,秦文莲都39了,别人的孩子都上学了,她着急也是正常的。
  “行,我赔礼,这个也给你!”刘胜男把没吃的两个螃蟹大钳子也堆到许立新盘中:“今天你可是灿烂到稀烂了,说吧?”
  “你看看你,吃饭呢,说的什么话?”许立新皱起了眉头。
  “服务员,再来瓶酒!”这次是刘胜男替他要了酒:“你就不能痛快点儿啊,吃了棉花拉线儿屎呢?”
  “这个我没把握,但老妖精总往郭副总那里跑,楼下保安见过他俩坐一个车下过班,勾搭是有的,成没成奸就不好说了,但是……。”许立新停住了说话,环视大家。
  王诗意赶忙又给许立新把酒倒满。

  “和大锅盔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说说?”李晶晶这顿饭可是值了,收获连连、惊喜不断。
  “嘿嘿,看着吧,要能正常才怪,那她和郭大魁算怎么回事?”许立新又说。
  “但是……我可以确定,小米这次没升成设计师就是老妖精告的黑状,杨华也有份。”
  这次小米的精神头来了,虽然她对这俩人早有猜测,但从许立新嘴里讲出来这才算证实。
  郭大魁是公司两个副总之一,他的没水准在公司是出了名的,能当上副总就因为他是董事长的表小舅子,公司对越级上报是有规定的,可对他没用,只要有人打小报告,他都特别上心,还暗中鼓励。

  状是秦文莲告的,杨华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秦文莲拉着郭大魁找到她证实自己黑状的内容时,杨华是做了证的。
  “哎,我们偏偏是大锅盔分管,要是让新来的苏总监分管我们就好了,大家肯定卖命的为公司干。”王诗意叹气道。
  “为什么?”许立新不解。
  “长得帅啊。”

  “长得帅就拼命干?你花痴吧?”许立新摇了摇头,真搞不懂现在年轻人都是什么心思了。
  “哎,帅有什么用,注定不是我的菜,我相信晶晶的魅力,把他捉来给我当妹夫是迟早的事。”王诗意又叹了一声。
  “诗意,我看白高技说得没错,你真是犯花痴了。”刘胜男也说道。
  “犯了,犯了也没有用啊,就人家那个外包装加地位,别说我了,田小米都放不在人家眼里,听说苏总监一来盯上他的姑娘可不少,就看晶晶能不能给咱们一室争一回光了,一定要把这个金王八给钓回来。”王诗意趴到桌子上看着李晶晶说。

  “人家那叫金龟婿!”刘胜男更正道。
  奇葩的是这俩人的行为举止,田小米实在是有些受不了。
  男的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女的应该有四十岁了吧?年龄上的差距倒也没什么,现在的社会中根本不算稀奇。
  一对男女坐在靠近门的座椅上。
  上了5号线的时候,已经10点多了,这时车厢的人已不多,一路上一直在生闷气的田小米,一上车就碰见了两个奇葩。
  秦文莲和杨华是自己升职不成的幕后黑手得到了证实后,让小米在晚餐的后一阶段一直处于一个神态迷离的状态中。
  一晚上,许立新在四个美女众星捧月般地照顾下,终于喝出一个新境界。
  “龟不就是王八吗?胜男姐你太缺乏幽默感了,真不知道我姐夫当初是怎么看上你的。”
  看样子这俩人也是刚上车不久,小伙子穿一件露脐的小花衬衫,扣子解开了一半儿,脖子上一条大粗金链子,十有八九是假的,手上戴一个比扳指还大的塑料戒指。
  再看这女人,一头烫得像新疆细毛羊一样的鸡窝发型,口红涂得感觉像要流下来似的,吊带背心加小短裤,那饱经沧桑的脚上蹬着一双海绵底儿的高跟拖鞋,粗糙的脚后跟儿上还点缀着分布不均的大小裂纹。
  小米的双眼忍受不了这种折磨,把头掉了过去。

  人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景色美不美是次要的,只要是与众不同的就忍不住会多看两眼。
  当小米再次回过头时,女人已经把手伸到了小伙子的胸前不停地游走。
  “玲玲,咱们一会吃啥啊?”小伙子这一声玲玲叫得让田小米的胃瞬间就翻腾了起来,她不得不捂住嘴再次转过身去。
  张自忠路站到了,上来一个50多岁穿运动装的男人,好像没长眼睛似的上来就抱住了正对门的立式扶杆,小米本能地一躲,那对男女就再一次进入了她的视线。
  女的旁若无人地把右腿横搁在了男的双腿上,侧过身子双手搂住那男的脖子像抱着一颗小猪头一样地饿啃着,男的还伸出一只手搂住了女人的大粗腰。
  如果这是一对年青男女的话,在地铁上也算司空见惯的事了,有人不喜欢,但也有人会羡慕,同样的事发生在这两位大神身上,就显得非常的刺眼睛了。
  小米突然想起了秦文莲和刘东明,又想起秦文莲告自己黑状的事,一股莫名的火就升起来了,她跨了一步走到这对男女面前,故意一转身,肩上挎着的高仿名牌小包包就甩在了女人的后脑勺上。
  “你干什么呀?不知道看着点啊?”女人把腿从男人身上拿下来,冲着小米喊。
  “对不起,对不起,大妈,我是不小心碰到你的。”小米脸上露着坏坏的笑。
  “对不起啊,这位弟弟,那我不叫大妈叫什么?”小米接着使坏,没想到这一下可不好收拾了,一男一女全站起身冲着一曼就来了。

  “这三八脑子有病,不会说话?”座位上的小伙子也说话了。
  “你叫我什么?大妈?”这女人愤怒了,一下就从坐位上站了起来。
  “你是故意的吧,看我不撕烂你的嘴!”这女人说完还就真扑上来了。
  小米没想到对方想都没想就扑上来了,这是真要开打?

  这个结果小米是没有预料到的。
  要光是这个女的小米也不惧她,可眼见着那个小伙子也起身过来了。
  本能地往后一退,刚好碰到那个50多岁穿运动装的男人身上。
  “干什么干什么?”这个运动男一撸袖子就挡在了田小米面前。
  运动男突然这么一嗓子,那俩人顿时被唬住了。
  “两人欺负一个小姑娘?再敢往前一步别怪我不客气!”
  胳膊一抻,双腿一分,把手里的大皮包一横,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式。
  那俩货还真不是什么有种的,估计是实在没把握这满口京腔的老头在车上还有没有同伙,就算没有同伙和一个老头儿干一仗,打赢打输都是输。

  俩人对视了一眼,嘴里骂骂咧咧了两句就退回去了,等他们一转身才发现,他们的坐位已经被俩位真正的大妈占了。
  那女人瞪了一眼抢座的两个大妈,又瞪了一眼田小米,拉着那个小伙子走到车门附近接着黏糊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yiduks.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